• 返回: 马前卒

    2048:意料之外

    ?    李家荣自然也看到了从同方城内升起的飞艇,心中亦是一惊。不过他担心的是这艘飞艇会从空中对他的军队发起袭击而非其它。眼见着那艘飞艇悬停在高空之中并没有什么其它动作的时候,倒是放心了不少,看来这只不过是一艘负责侦察战场情况以便于敌人将领指挥的侦察飞艇罢了,倒是要比斥候有用得多。

        乌林在五芒阵的中央,也抬头看了一眼飞艇,在他的身边,紧紧地跟着一个身背信号旗的信号兵,这是他与飞艇联结,同时也与远处的江上燕联结的纽带。

        汹涌而来的齐军很快就吞没了他的五千人马,五芒阵便如同浩瀚海洋之中的一块礁石,在一波波狂野浪潮的冲击之下,顽强地挺立着。

        十里开外,江上燕也抬头看着天空中的飞艇,密切关注着飞艇的动作,他需要一个最好的时机切入到战场之上,而这只能依赖于乌林的判断,江上燕相信,像乌林这样的沙场宿将,必然不会错过最佳的那个时间点。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万余骑兵耐心地等候着最后的命令抵达。

        天空之中的飞艇突然开始了在空中加速的飞行,不停地变换着轨迹,勾划着一道又一道的印痕,看到这一切的江上燕嘴角上勾,露出了一丝微笑。

        他翻身上马。

        随着他的动作,万余骑兵齐唰唰地跨上马匹。

        “出击!”江上燕摧动马匹,小跑着向同方城方向奔去。

        李家荣的心中没来由的焦燥起来,齐军疯狂的攻击,并没有撼动明军的阵容,虽然他们的军阵比最开始的时候,已经缩小了不少,但每缩小一点,弹力反而就要更大一些。

        天空之中的飞艇异样的举动,自然不会逃过他的眼睛,这鬼东西当然不会是空中闲得没事做而发起了羊角疯,它的动作,肯定代表着什么用意,只是他不明白而已。

        作为一名将领,他极度讨厌这种自己无法明白,也无法掌控的事情。

        “城内在集结兵马!”身边的掌旗突然叫了起来,李家荣将目光从空中收回,看向同方城头,果然,城头旗帜招展,本来在城墙之上严阵以待的明军正在迅速地减少。

        是乌林自觉撑不住了,想要城中军队出来接应他退回去吗?李家荣有些疑惑,因为直到此刻,他还有一万预备兵没有动弹,等的就是这一刻,城内不出兵则已,一出兵,必然会撞在他们的面前,那是一块硬铁板,只要出城的兵被缠住,那么夺取同方城并不再是梦想。

        只是,真有这么轻易吗?

        举棋不定之中,他看到同方城数座城门几乎在同时打开,内里的明军蜂涌而出。

        左右两翼的齐军在这一刻都是大喜,事前他们虽然这样计划过,但对于这一状况的出现,并不抱太大的指望,但奇怪的是,并不指望的事情,居然莫名其妙的出现了。

        不管是因为什么,对于了们来说,这是一个绝佳的千载难逢的机会,不用等待李家荣的军令,两翼的齐军将领很自然地就带兵迎了上去。

        事情至此,即便是双方将领,也再也没有办法控制整个战场之上的态势了,只剩下了最后一件事,那就是撸起袖子,干吧!直到一方彻底失败。

        李家荣不再犹豫,一伸手拔出了戳在地上的大刀,他准备带上自己最后的预备队,自己最为精锐的一千骑兵,去冲击乌林的五芒阵。打开缺口,切割,穿插,然后凭借着自己的优势兵力,稳稳地将其吃掉。

        战马感受到了主人激昂的战意,仰头长嘶,李家荣的大刀刚刚举起,地面突然传来了一阵阵的震颤,闷雷似的隆隆之声从远处隐隐地传来。

        李家荣的脸色,霎那之间,便变得惨白。

        他猛然回头,视野之中,乌泱泱的骑兵正如同洪水一般漫延过来,飘扬的大明旗帜在这一刻是那样的刺眼。

        一万个步兵聚在一起,或者并不能让人产生多少震撼的感觉,但上万骑兵聚集在一起发起冲锋的时候,场面就着实有些吓人了。

        飘扬的江字大旗让李家荣的眼瞳不住地收缩,江上燕,江上燕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一刻,他心胆俱丧,他终于明白了乌林为什么要在今天出战,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今天这里的一切都显得那样的不正常。

        “聚阵,聚阵!”他向着身边的传令兵声嘶力竭地下达着命令,传令兵也没命地挥舞着旗帜,鼓手们拼命地擂动大鼓,将李家荣的命令传递到战场之上。

        可是一切都是枉然,此刻数万人分成了数个小战场,彼此厮杀惨烈,又如何能够脱身,如何能够好整以遐地聚集起防止骑兵冲击的阵容来?

        即便是中军中的那些火炮,先前也是全对着同方城的方向,此刻,炮兵们虽然想要掉转炮口,但齐军那种动辄便是数千斤的大炮,又岂是能够轻而易举就能转过头来的?

        蹄声如雷,声声敲响在李家荣的内心深处,他咆哮一声,举起了手中的大刀,带着了的一千精锐骑兵向着已经冲锋而来的明军骑兵迎了上去。

        当他这一千骑兵被汹涌而来的明军骑兵吞没的时候,中军本阵之中的霹雳火终于开始了开火,有一门火炮也掉转了炮口,炮口冒出了火光,向着无边远际的骑兵冲锋群开响了第一炮。

        马候哟嗬哟嗬地怪叫着冲进了惊慌失措的敌人群中,胯下高大的战马两只硕大的前蹄抬起,落下,一名举枪欲捅的齐兵顿时被踩踏在脚下,铁甲发出难听的吱吱喀喀的声音,那个七窍都渗出血来,前蹄落到实处,被马候轻轻一拍马股,两只后蹄旋即迅猛向后踢出,又是两个骑兵口喷鲜血倒飞而出。战马风一般地向前奔出,马候挥舞着大刀,先是一刀将一名齐军将领的脑袋干净利索地砍掉,刀锋余势未衰,向前继续挥也,刀尖轻盈地掠过了另一名骑兵的脖子,眼见着那人惊恐地捂着自己的脖子,但再怎么用力,那血也是止不住地从指缝之间喷出。

        马候眼中不会有任何的怜悯,那是战后才会有的情绪,现在这些敌人,在他的眼中,与平素带着自己的麾下砍的那些木桩子也没有什么两样。

        马猴和他的军队向前推进的极快,他看都没有看正在与拼命攻击江上燕的那一小撮齐国骑兵,而是笔直向前,他要先贯穿齐国人的军阵,将他们切割开来。

        与他相比,许三妹的三千骑兵推进要慢得多,但杀伤却要比马候所部要多出不少,什么人带什么样的兵,马候从小就被贯输的是打仗杀人不是目的,达到战略目标才是最终的目的,所以他想得是如何以最小的代价打赢。

        许三妹绿林豪侠出身,想的却是如何将敌人杀干净然后获得最后的胜利。所以许三妹的军队横截面便铺得很开,而马猴的三千骑兵却是列成了数个锋矢阵。

        乌林再看到江上燕骑兵出现在自己视野之中的那一霎那,已是变换了阵容,先前的五芒阵在齐军的攻击之下已经慢慢地变成了圆阵,成了一个厚实的乌龟壳,此时这个乌龟壳却霍然张开了,变成了一个又一个的攻击阵形,一柄柄的长枪开路,刀盾跟上,由里向外杀出。

        当李家荣的大旗被江上燕的骑兵彻底砍断坠落在尘土之中,当一直很希望能杀到江上燕跟前的李家荣被一个不知名的小兵一马槊给挑起来扔到空中,再落下去的时候又被四五柄马槊同时给刺中悬在半空的时候,齐军终于崩溃了。

        其实他们能在这样的打击之下还能坚持如此长的时间,已经让明军将领们很佩服了。

        一支溃散的军队便不用将领们再费心费力了,接下来的时间是骑兵们收割战果的时候,追杀溃逃的敌人是骑兵们最喜欢做的事情。

        乌林自然也将他仅剩不多的骑兵们丢出去捞一些战功,至于步卒就还是算了,鏖战了大半天的他们,此刻也是疲累不堪,还是留下来善后,打扫战场也是一个不错的活计儿,大兵们能从那些死人身上弄到不少的钱财。

        至此,齐军的一路进攻便算是基本上失败,但一天之后,飞艇传来的情报,便让几个人脸上的笑容都敛去了,彭春的那两万人,压根儿就不是去万州城的,他们擦着万州的边境行进了一长段距离之后,然后突然拐了一个弯,竟然向着湘州方向而去了。

        “本来还想让你们在这里休整两天,我好好尽尽地主之谊的,现在看起来是不行了。”乌林笑道:“你们似乎又要赶路了。”

        “骑兵,就是一个劳碌命!”江上燕大笑着,“劳烦乌将军给我们准备足够的干粮,酒水等物,我们这便去追彭春去,那小子想当孙悟空钻到铁扇公主的肚子里去闹腾一番,我们也只好当一当如来佛袓了。”

        “小事一桩!一个时辰之后,便会备足各位将军部属所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