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都市至尊邪少

    第1196章 暗夜无星藏玄机

        ,最快更新都市至尊邪少最新章节!

        这一次,却是不急。解决了学院的难题,心情正好的向罡天,是在神都内闲逛起来。

        他的事情是完成了,江山几人,却是在他离开后,立刻是在道院聚集商量起来。对他们而言,事情才是刚开始。

        “江师兄,其实,你应该去保护罡天的。他让两宗失了颜面,更是伤了景昌鱼,对方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几人才是一坐定,孙均便是抢先开口,言语间,自然是免不得带着抱怨的语气。

        如果是在以往,江山自然是会和他抬杠一番。但现在,却只是轻笑摇头!

        “你笑?你笑什么啊?万一罡天有什么闪失,我等如何有脸再去面对院主师兄?”孙均见着大是不乐意,这人,也真是太过份了点。在这时候,居然还能笑的出来。

        “你啊,依我看你不只是丹痴,现在是成真痴了!”江山的笑容不减,反而是呵呵笑出声,脸上一片高兴之色。

        听他这话,似乎是另有一层意思在内,孙均的嘴是张了张,欲言又止,静听江山来说。

        “诸位师弟,当日师兄曾说,只要有罡天在,学院的天便是塌不下来。初时,我等皆是认为师兄高看了他。但是现在呢?事实证明,是我等小看了罡天。”

        “景昌鱼,不朽圆满,一身战力不在我之下,却是在罡天的手中吃了暗亏而逃,你们可是想到了什么?”

        “江师兄,你的意思是说……”花岁犹豫着道:“能惊退不朽强者,只有是比他更强的人才行。而这人要么是已经成为始君,要么是同为不朽,却已经掌握了本源力量。”

        “罡天是始君?这不可能吧?但依着院主师兄的说法,第二种可能却是有几分成真。罡天,掌握了本源力量?”

        “或许,这才是能解释院主师兄为何那样说了!只有罡天是掌握了本源力量,才是有可能才为学院的擎天柱。”江山嘿嘿一笑:“孙师弟,你是担心罡天,我等亦和你一样。但是,如果他是个掌握了本源力量的不朽强者,你认为,谁还能留得下他?别忘记,他最善长的可是速度。”

        江山的这话,显得的是极有道理。而且他说的也极是不错。向罡天的速度,绝对是能用鬼神莫测来形容。

        怕就算是司圣弦这始君出手,也不见得能留得下他。

        孙均想了想是点点头,江山的话,他也是认同的。

        “罡天回龙城,担心龙城安危只是一方面,据我估计,他此举的真正用意是将天下众人的目光吸引到龙城,给学院一个休养生息的机会。那么,我们要如何做呢?众位师弟,可是有什么想法?”

        “江师兄,诸位,我倒是有个大握的想法。”万刚是大声嚷嚷着。

        “你说出来让我等听听!”江山点点头,示意万刚继续说下去。

        “我是在想,此次之祸,来源于司氏!既然他是想打压学院,那么我等又何必再为他们培养子弟?我认为,从此以后学院不再收司氏弟子。而原有的司氏子弟,也全悉驱除。”

        “这……是不是太狠了点?”娄空星迟疑了下,见众人的目光都看过来,是又连忙道:“诸位,你们可别误会,我只是觉得此举乃是与司氏正面叫板,怕是不妥。毕竟,那老家伙可不是吃素的。”

        娄空星的话,是让众人的神色微凝。显然,对他口中所说的老家伙,大家都是忌惮几分。

        而这人,自然指的是司圣弦。

        “那又如何?一个司氏不行?那就连云洛的云氏,天亘的段氏子弟都尽数驱除。此后,立下令谕:皇家弟子皆不许入学院。”万刚是一脸的怒意,看他的样子,是已经到了快要爆发的边缘。

        “这样的话,我认为可行。”花岁沉吟着点头,如果是拒绝三大皇族,量司氏的人也是无话可说。

        “这是个机会!趁着罡天的余威,我们真要是这样决定,怕也是能成。”孙均也是点头,显然也是赞成的。

        如此一来,加上万刚,五人中已经是有三人同意。

        娄空星听到,只是叹了声:“这事,还得请江师兄做主。”

        “那就这样办吧!他司圣弦不是认为自己是始君就了不起吗?既然如此,司氏的弟子让他自己教去。”江山狠狠地出声,同意。

        十年的怨气,他也是受够了!

        不过,在说完这话后,他的眸子中却是闪过丝忧色,如此的话压力可是全都落在了罡天的身上。司圣弦如果想要对付学院,怕是第一个对付的人就是向罡天。

        但是,江山并没的点明,只是在心中让自己为难。

        又是商量一番,几人才是发出讯息,布告天下。

        向罡天在神都城内是边走逛,东瞧瞧西看看是不亦乐乎。就在他心情大好时,却是听到了有人说起学院的事。细细一听,向罡天是差点直接跳起来。这群师叔果然不是亲的啊,如此做不是要把自己架在火上烤吗?向罡天也不再逛了,直接往传送阵掠去。

        只有早早回到龙城与龙老会合,才是能化解现今的局面。要不然的话,还真是会有杀身之祸降临的。

        碧霜城,养神殿!

        大将军离诺和太傅东阳仁是垂首站立,坐在那龙椅上的司碧阎,则是铁青着脸大骂出声,气急的他,是完全没了皇帝的神态。

        在司碧阎身后的阴暗中,司玄机微闭双眼是木然站立,这位暗卫的统领,脸上是看不出有半点的喜乐。不过谁都明白,他的喜乐其实是不重要的,因为,他只是司碧阎养的狗。这位不高兴,他就得咬人。

        “陛下!”

        看到司碧阎的怒气是稍微的变弱几分,东阳仁抓这机会,拱手开口。

        “说!”

        “是!陛下,老臣是觉得,学院此举无非是因为向罡天这小辈,此人若是消失,怕是学院那几位也不敢再拿此事说道的。”

        司阎发怒,自然是因为江山几人联合公布于天下的布告,学院不再收授皇室弟子。

        这一举动,明眼人都知道是冲着司氏来的。让他这位自觉拥有半壁江山的司碧阎是如何能不生气?

        但是,气归气息他可是没有想过要杀人。听到东阳仁的话,司碧阎是微微一楞:“杀他?太傅,你认为帝国还有这能力吗?还是说,你要朕去请老祖出手来对付此子?”

        司碧阎可不是善良之辈,能没有杀人心,是因为他知道,杀一个能伤到景昌鱼那样强者的人是有多难。

        如他所说,除非是老祖司圣弦出手,要不然的话,还真是没有把握。

        可是,司碧阎也是有着自己的担心,老祖身上的旧伤未复,而那小子心狠手辣又是诡计多端,万一老祖落入他的算计中,岂不是……是以,司碧阎不敢冒这险,才是没有杀人心的。

        东阳仁听着,立时为之语塞。

        “老臣思虑不周,请陛下恕罪。”

        “算了算了,你也是为朕分忧,不怪你。”司碧阎挥手摇头,他是不傻,自然是知道,这个时候怪罪一个太傅,屁用都没有。

        就在这时,司玄机双眼猛然是睁开,阴沉沉地道:“陛下,真要是想对付这小子,其实也不是没办法!”

        “你说,是何办法!”

        听到司玄机说有主意,司碧阎的眼睛顿时是一亮,不止是他,离诺和东阳仁也是面露惊色地看过来。

        对他们的注视,司玄机却像是没看到一样,依然是朝着司碧阎躬身道:“陛下,您可是听说过一句话:暗夜无星,天藏玄机!”

        “你是说暗天楼?”司碧阎惊呼出声,对这暗天楼,他自然是有听说过的。

        没有人知道,暗天楼的存在有多久。也没有人知道,暗天楼在什么地方,有些什么样的人?

        有传言,这暗天楼是行方真界一些古老世家联合成的杀手组织。

        也有人传言,暗天楼是来自其他真界的势力。

        但是不管怎样,只要是他们暗天楼接的任务,就一定会完成。其最惊人的战迹,是在远古战场刺杀始君境的强者。而且是不止一次,得手也是不止一次。

        试想,一个有着如此威名的杀手组织,司碧阎能不知道?

        “玄机,你是能联系上他们?”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司碧阎是开口相问。

        “如果陛下是允许,老奴自当是有办法。”司玄机笑眯眯的说着,看到他的笑容,不知为何,司碧阎三人都是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允……允了!不计代价,朕也要他死!”从惊醒中恢复过来,司碧阎似乎是在恼怒自己的失态,是怒喝出声。

        司玄机轻笑应着,是躬着身子退后几步,又是向微地闭上眼,不再多说。

        至于离诺和东阳仁两个,是只能面无表情。

        堂堂的帝国,居然要请杀手诛杀学院的弟子,这消息要是传出去,怕整个帝国的颜面都会丢尽的。

        “离老,东老,你们退下吧!”

        事情有了解决之法,司碧阎是不想再多谈,挥手示意两人离开。

        却说离诺和东阳仁两个是一路步行,不言不语,一直是走出碧霜城,才极是有默契的在宫城之处停下来。

        “东老,此事……”

        “离将军,您也是知道,中枢院的那些人,炼丹炼器或者是布个阵法他们也许能有点用。这样的事可是无能为力的。军中高手无数,你或许是能有点作为。告辞!”

        “慢走!”

        离诺立在原地,目送东阳仁离开。直至他走远,才是轻轻地嘀咕出声。

        “老狐狸,不就是怕陛下怪罪吗?不过这一次你是想错了!只要能杀得那小子,陛下可不会怪罪的。也许,是时候动用他们了!”

        离诺的眼中有凶焰闪动,他口中的他们,在碧霜帝国的军中,有另一个称号——死士!

        这些人,是蠢蠢欲动!而在太罡宗内,也是乱做成一团。

        两名长老级的人物,与冯玄机一起是围坐在景昌鱼的身周,三人各自是在出手,一起替他压制驱逐其体内的本源力量。

        但是,收效甚微。三人的手段再加上景昌鱼自己,四人联手,也是无法完全的磨灭那轮回本源力量。一旦几人停手,伤势不仅会在短时间内恢复,而且是还要加重几分。

        几次之后,景昌鱼的气色与之前相比,反是衰弱不少。

        “不行!咱们不能再动手。景兄,你的意思呢?”

        再一次徒劳无功之后,冯玄机趁机开口,听他这样一说着另外的两人也是摇头叹气。两人同样是不朽强者,对本源力量也是有所了解,但直到今天,才算是真正的领教到本源力量的强大。

        “多谢三位了!”景昌鱼苦笑:“此事无果,看来景某是只有再去趟学院,给人家低头认错了!”

        “景兄,那之后呢?”冯玄机眼中寒芒闪动:“你这一低头,丢的可还有宗门的颜面。此子,着实是不该留。”

        “杀他?”景昌鱼的目光在冯玄机三人身上扫过,眼睛微闭,在脑海内回想一番,摇头道:“依我的推算,就算是你我四人同时出手,也没有十成的把握杀了他。反而是极有可能再被他伤!如此,不值。”

        “我等不杀不了!那就请人杀。”冯玄机的眼中寒芒更甚,声音是压低几分:“暗夜无星,天藏玄机!景兄,两位,你们意下如何?”

        “冯兄说的是暗天楼?此事……须得征求宗主的同意才行。”景昌鱼摇头,不赞成。

        云极宗,在行方真界可是名门正派。如果让人得知四位长老级的人物竟是做出请人暗杀的龌龊之事,以后,还有何面目自称名门?如何再与学院、太罡宗并立于真界中?

        “暗天楼行事诡密,景兄你所担心的事是绝无可能发生的。再说,我等也不必亲自出面!只需派只妖宠去做此事即可!”冯玄机说到后面,是冷笑出声。

        “景兄,你也不必担心,要杀此子,也是得等他治好你之后才动手,不会让你命有所危的!”

        “冯兄,此话你怎能如此说,我景昌鱼又岂是贪生怕死之辈?也罢,就依你所说,这求人之事不去也罢!我倒要看看,这一股本源力量能耐我何?”

        被冯玄机的话一拿捏,景昌鱼顿时是有些生气。诚然,他这话是说中了景昌鱼的心思。

        说罢,不等冯玄机等人再开口,他是踏云飞离。

        “景兄,景兄……你知道我并无此意的!”冯玄机起身,追出几步是喊叫几声,但景昌鱼并没有停下,他也是只能再落回地。

        “冯兄,景兄也是气急!不过此事却是慢不得,依我俩之见,既然是决定要动手那就趁早更好!”

        “不错,迟则生变!早做早了!”

        两人见冯玄机落地,连忙是你一句我一句地说出声。

        听到他们所说,冯玄机的脸上露出一丝寒意,目光在两人的脸上扫过,竟是有中利锥一样,逼得人不敢直视。

        同是不朽,两人竟是在冯玄机的注视下低下了头。

        “两位,你真是觉得此事可行?”

        “冯兄,这向罡天已然成势,迟则更是生变。好不容易等到了仙河叟离去,难道,咱们又要受此子压制不成?趁着他威势未利,就当先诛。”

        “冯兄,我等两人可是一心为了宗门,并无他意的。请冯兄明鉴。”

        “看来,是只能如此了!”冯玄机目光流转,看着那阴暗之处,点头叹气,算是应承下来。

        至于接下来的事是如何操作,却不是需要告诉两人的。送走两人,冯玄机也是闪身离开。

        借用传送阵,向罡天是回到龙城!

        脚踏龙城,心中是安心不少。向罡在也不急着回龙府,离开五十年,免不得是要好好的看看龙城是有怎样变化的。

        一路走着,向罡天将一切收入眼底,倒也是满意。这五十年,小金等人作的还真是不错,龙城与之衣相比,显是更是兴旺。这是个好迹象。

        花了两三个时辰的时间,向罡天才是来到龙府外。

        与五上年前往样,龙府倒是没有任何的变化。守候在府门外的龙卫,看到向罡天,几人立时是身子一矮,跪拜于地。

        “恭迎主上回府!”

        “起来吧!立刻派人告诉金统领及诸人,就说本尊回来了,让他们来府相见。”

        向罡天收起笑容,一脸的认真之色。他这笑容敛去,整个人的气息也是变得威严无比,这些龙卫一个个更是大气都不敢出,恭敬地应着。

        向罡天进入府中大殿,不到几息的时间,便是听到有破空声传来,小金、郑琦等人是踏云而来。

        进得府中,看到坐在殿首上方的向罡天,众人是身子一矮,拜于地上。

        “属下等参见主上!”

        “行了,勿须多礼,诸位起身吧!”向罡天袖袍轻管挥,一股柔和古的劲力随之发出,将众人都给扶起来。

        单这一手,便是让郑琦的眼神的一亮。现在的他,可是不朽实境的修为,而方才那股力量,却是让他也大为惊讶。

        “恭贺主上修为大增,此乃是龙城之福!我等之福。”

        郑琦再开口,一脸的喜色。

        小金等人是听的有点摸摸不着头脑,但人机灵啊!听着众人是再次矮身恭贺。

        “呵呵,你也不错,不朽初境,这份修为也是极为难得的。”向罡天一眼扫过,对郑琦的境界是一眼看透。

        “这还得多谢龙老指引之恩,要不然的话,属下也无法如此快突破的。”

        郑琦听着,内心极是惊讶。能一眼看透自己的修为,这位主上,怕是比自己想像的还要厉害。

        “行了,坐下说吧!玉安,你先讲,之前要你查的事情可是有了结果?”

        让众人八月十五下,向罡天开口相问,能让他感兴趣的,自然是首推司命。

        向罡天是真的很想知道,当日那司灵凤见到司命,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居然是让她口出狂言,要灭了龙城。

        “少主,此事龙卫已经探清……”小金连听着是起身开口,将所探到的消息全都说了出来。

        经他一说,向罡天才是知道,原来司灵凤所怒的,是因为她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至于司命被度化的事情,并无查觉,而且就此之后,司命也是并无异样。

        知道这些,向罡天这才是放下心来。

        司灵凤知道自己是谁,这并没有多大的关系。只要司命不出问题就行。

        接下来,是安王司乐和良王司善的事。

        安王,早已经是自己人,这五十年来,倒是一直在和司命斗,但并没有再对龙城有异动。

        这事,是很正常的。

        至于良王司善,却是让向罡天有点意外,没想到陆白起还真是有点要事,在这五十年的时间里,他居然是成了良王最信任的人,而且还成了良城的四统领之一。

        可以说,明面上良城的城主是李仡,良王是司善。但真正做主的却是陆白起。至于陆白起是不是得听凤雅筱的话,却是有些难断。

        良城,安城,再加上龙城,碧霜帝国中,已经是有三座城池收于掌中。

        向罡天很是满意,又是勉励一番,才是让众人散去。

        殿内,是只留下向罡天和小金,没有外人在,小金的神色也放松下来。

        “少主,有些件事,能打听吗?”

        “自然是不行!”

        小金没有明说,但向罡天已经是猜到,所以是摇头拒绝。听是这样,小金的脸上顿时是露出失望之色来。

        “少主,您这是对谁都要保密啊?”

        “自然,该知道的时候,自然是会让你知道。接下来,城中的事情依旧由你做主,爷想回九重天看看。”

        “是!”

        听到向罡天说起正事,小金立刻也敛去笑容,认真地应着。但是随即露出犹豫不决之色来。

        “怎么?你还有事?”

        “少主,有件事玉安还真是做不了主,得请您决断才行。”

        “说吧,什么事?”

        “是……是与甄氏有关!”小金迟疑了下,见向罡天是认真的听,才是连忙继续道:“甄氏,是城中的世家,与余氏合称为龙城两大世家。其势力自然是不用说,极其庞大!”

        “哦,比我们还要大?”向罡天听的是来了兴趣,世家力量,这一方面自己以前还真是忽略了。

        “少主,我们在龙城经营才多少年,他们可是盘踞此城有着数百个纪元,传言,两族均是有始君强者征战远古战场。”

        “也就是说,他们族中极有可能是有始君的法身镇守!嗯,是够厉害的。”

        向罡天听的是大惊,学院,就是凭着仙河叟的法身,才能让宵小之辈不敢乱动。

        看来,自己是一直都低估了这些世家的力量。

        或许在他们的眼中,一城乃至是一国,都是儿戏吧!

        “他们想怎样?”向罡天开口相问,在此刻小金说出来,显然是这些世家有人冒头了。

        “少主,约在四十年前,甄氏曾派有人来,说是准备与少主你联姻。当时,小金以少主闭关修练而推脱,但这一次,怕是……怕是没借口了!”

        “联姻?他们打的是好主意!”向罡天念头一转,是呵呵笑出声来。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