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圣墟

    第八百四十四章 可怕真相一角

    一口漩涡漆黑如墨,不知道怎样形成,它的背后仿佛是一头混沌未开辟前的巨兽,张着巨口,有些瘆人。
        
        楚风上来了,魂光即将回归,不是被人打爆回去,而是自主离开。
        
        最近这段时间,他都已经快控制不住自身,不断被一股莫名的空间之力牵引,总想将他排挤出堕落之地。
        
        现在,离开的时间到了。
        
        他带着小朱雀,冲进漆黑的漩涡中。
        
        “啾啾!”毛茸茸的小家伙伤心的哀鸣,大眼清澈含泪,看着下方的母亲还有几个姐弟,不断落泪,悲咽着,在这里哭泣。
        
        它算是背井离乡,进入一片陌生的世界,如果没有意外,可能跟母亲永远不能再见了。
        
        而正是它的母亲,亲手送它离开,只是为了给它一条生路,让它活的更好,而不是在这个没有希望的世界呆下去,最后被灰色物质侵蚀。
        
        “别伤心,等以后你跟我足够强大了,可以再来这个世界,看望你的母亲。”楚风劝道。
        
        其实,他也知道,小朱雀不可能再见它的母亲了,自此一别应该就是永别,阴间宇宙一天的时间,这里可能就是百年!
        
        整片堕落之地被阳间的大能炼为时间至宝,时间流速太诡异与恐怖。
        
        哪怕真有一天,小朱雀再回来,这个世界恐怕也是沧海桑田,那曾经存在的都消亡,那号称最强的神祇也早已化作尘埃,一切都将腐朽。
        
        那时,甚至连老朱雀的坟都可能倾塌、倒下,归于平凡与普通的土地,不复存在。
        
        真要回归,那应该只剩下伤感,以及最后的嚎啕大哭,什么都不会找到。
        
        “孩子,你要坚强的活下去!”老朱雀的声音传来。
        
        “啾啾,我……很伤心,会永远想念你!”小朱雀发出虚弱的声音,然后,它就跟着楚风消失了,进入漩涡最深处。
        
        “好孩子,去吧!”黄毛狐狸也开口,在下方叹道,挥了挥爪子。
        
        魂钟发光,护住小朱雀,它躲在当中,而楚风也在钟体下,他还真怕自身记忆不复存在,遗忘所有。
        
        黑色的漩涡幽邃,缓缓转动,让人天旋地转,在这里发懵,有一股莫名的能量涌来,要侵蚀人的魂光!
        
        “真的来了!”楚风发毛,他不能接受记忆被斩,忘记这里的经历,他想完整的回去。
        
        然后,一股莫名的雾霭飘散过来,看着柔和,但是到最后触碰到魂钟时却爆发出万钧之力,重重的轰在钟壁上。
        
        当!
        
        响声震天,让魂钟剧烈颤动,钟壁发光嗡嗡作响,一时间钟壁上居然浮现图案,都是复杂的云纹。
        
        这让楚风惊异,他深知,这是一枚种子,并不是真正的金属器物,居然浮现纹络?
        
        可以想象,此时魂钟遭遇了多么可怕的能量轰击,原本是要侵蚀楚风魂光的,结果现在被钟壁挡住,那些雾霭变得刚猛霸道起来,对他进行猛攻!
        
        轰!
        
        钟体发光,云纹密布,仔细看应该都是天然的,一枚种子而已,不可能是雕刻上去的,都是自然形成的玄奥纹络。
        
        “有些门道,像是秩序?!”楚风讶异,只是种子啊,居然有规则秩序纹络隐藏。
        
        当!
        
        魂钟再震,让楚风与小朱雀在钟体内都感觉要炸开了,被莫名的能量攻击。
        
        “你这不是弄死我不罢休啊,这是什么鬼门道,难道有生物控制?!”楚风心惊。
        
        在钟体外,缠绕着一层洁白的仙雾,看起来神圣祥和,但却是可怕的,能磨灭一切,可斩人记忆,灭人魂光。
        
        “你凭什么剥夺我记忆,到底是什么东西?!”楚风哪怕是精神魂光状态,也感觉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感觉这雪白的雾气的背后仿佛有一双眼睛。
        
        “啾啾!”毛茸茸的小朱雀轻鸣,浑身火红,它怯怯的,躲在楚风的后面,离开母亲,离开原本的世界后,它充满不安,内心虚弱。
        
        雪白雾气从魂钟底部冲来,想要接近楚风,不磨灭他的记忆誓不罢休。
        
        “哧哧!”
        
        黄毛狐狸所留下的咒语、能量现在起作用了,发出黄霞,弥漫开来,阻挡这种妖异而神秘的雾气。
        
        然而,以黄毛狐狸那般强大,它留下的后手居然也不能抵挡,雾霭向上蔓延过来。
        
        这有些可怕,非常瘆人,要知道,黄毛狐狸自号天尊,哪怕被废,可它既然敢施展这种妙术,自有把握,可还是挡不住雾丝。
        
        当!
        
        最后,楚风猛力捶打魂钟,震出一缕又一缕钟波,阻挡白雾,居然将它成功抵住,然后排挤出去。
        
        轰!
        
        魂钟剧震,那白雾不甘心,依旧在冲击,化作万钧之力,轰砸过来。
        
        不过,整座魂钟都封闭,荡漾涟漪,对抗白雾,使之不能被侵蚀。
        
        漩涡如同一口海眼,倒吸这个世界,楚风他们深入进去了,周围一片漆黑,什么都不看到。
        
        “当!”
        
        一声剧震,一团白雾再次猛烈冲击过来,当中像是有一只青色的眼睛,凝视魂钟内部,不放过他们,非要斩记忆。
        
        楚风看清,白雾中真的有东西,血淋淋的眼球,无比的瘆人,很呆滞,不像是神智,但却在严格执行某种命令。
        
        楚风顿时有种要窒息的感觉,他觉得魂光都一阵阴冷,毛骨悚然,居然能发现这种真相。
        
        一时间,他从头凉到脚,因为无意间而已,他发现这所谓的通道都可能是某位大能布置的,留下的后手。
        
        据他所致,这条道路最起码存在数十上百万年以上了。
        
        某些存在,他的布局动辄就是数百万年,这是多么久远的事,他想干什么?
        
        他一下子想到黄毛狐狸的师傅,曾想炼化堕落之地,将整片世界化为时间至宝,这是他的手笔吗?
        
        楚风感觉不像,依照荒漠狐狸所言,应该没有那么久远呢。
        
        还有其他大能在这里留下后门,甚至,是更久远年代不可考证的事?所图什么?
        
        然后,楚风想到诡异物质灰色雾霭,让整片世界都病了,走向毁灭,是否会跟这里的后门有关。
        
        “可是,按照黄毛狐狸所说,即便是阳间的大能想要跨越混沌界壁,来到阴间宇宙都十分艰难,不到身死关头,他们不会消耗自身珍贵的血精,自保寿元还来不及呢,这里是怎么回事?”
        
        “轰隆!”
        
        钟壁剧震,那白雾中的青色眼球在滴血,非常呆滞,直接冲击魂钟,要破开能量涟漪,从底部钻进来了。
        
        “不好!”楚风大叫。
        
        而拳头大的小朱雀更是瑟瑟发抖,躲在楚风的肩头上,轻语低鸣,金色的大眼中写满不安,非常害怕。
        
        “别怕,我保护你!”楚风低语,既然答应老朱雀保护好它的孩子,而且还拿了人家的神药,说什么也不能让这个小家伙受到伤害。
        
        楚风将它藏在背后,自己挡在前面,阻住那只青色眼睛。
        
        那眼眸原本非常巨大,比山体还要恐怖,宛若一颗星球,但随着接近钟体在急骤缩小,撕开涟漪,滴着血,彻底进入钟体内。
        
        最后,它化成脸盘那么大,流淌的血鲜红中也夹杂着黑血!
        
        “无量天尊,弥陀佛,挡不住了!”楚风毛了,他最多应该是被洗掉记忆,可是小朱雀的肉身怎么办?!
        
        他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小朱雀遭劫!
        
        嗡!
        
        呆滞的眼球颤动,发出虚弱的光,向着楚风斩去,果然一刹那间,他的有些记忆要被剥夺,要被磨灭。
        
        楚风怎么甘心,奋力对抗,他将一些负面的情绪,这百年来的一些无用的记忆,拼命倾泻而出,抵挡眼球。
        
        这很有用,挡住它的去路!
        
        同时,钟壁发光,魂钟激荡,涟漪阵阵,也消弱眼球的光芒,对楚风造成的威胁没有那么强烈。
        
        “不行,这样下去,不见得能顺利回归大梦净土,小朱雀可能就会遭遇危险!”
        
        楚风心中一沉,他发现自己赌不起,大不了他被磨灭记忆,而小朱雀则可能会付出生命与血的代价。
        
        他果断带驾驭魂钟,拼命挣扎,逆着来路,向着堕落之地冲去,这无比地艰难,因为整片世界都在排挤他,而如同海眼般的漩涡也在旋转,将他吸住。
        
        楚风耗尽能量,真的拼命了,他怕小朱雀惨死,那样的话太对不起人,想要杀回去。
        
        最后,钟声悠悠,魂阵剧颤,连钟体都暗淡了,不再释放乌光,楚风自己则也魂光暗淡,昏昏沉沉,漩涡中冲出,从高空中跌落下来。
        
        “啊,怎么会?!”黄毛狐狸吃惊。
        
        “孩子!”老朱雀更是心颤,冲上高天,不仅接住小朱雀,也保护住楚风,将他们带了回来。
        
        小朱雀很好,安然无恙,被楚风保护的没有负一点伤,倒是他自己非常虚弱,差点耗尽魂光,逆着来路回归太艰难,他险些活活累死。
        
        不过,有老朱雀与荒黄毛狐狸在这里,他只要还有一缕生命波动,显然就不会出大问题。
        
        即便如此,楚风也足足修养三天三夜,这还是吞了一滴神药液的缘故,可想而知,他的伤多重,魂光将崩,差点干枯而死!
        
        “前辈,对不住,有负重托!”楚风介绍情况,说他到最后不敢冒险直接带走小朱雀。
        
        “谢谢你,这么在意它,保护它回来。”老朱雀很感激,楚风这样拼死回来,这说明非常负责。
        
        楚风道:“我带走几根朱雀羽毛,还有几滴朱雀血液,去试验,看一看回归我的世界后,这些能否保留下来,如果没有问题,我再回来,反正还有不灭山那条路可以走!”
        
        他真不想小朱雀发生意外,所有才这样谨慎与小心。
        
        “好,谢谢你,孩子!”老朱雀点头,表示同意,它也真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意外受伤。
        
        最后,楚风独自上路,这一次有些异常,非同一般。
        
        等他进入黑色漩涡深处后,那只青色眼睛,从星辰那么大迅速缩小到脸盆到,直接杀过来,冲进魂钟,要磨灭他的记忆。
        
        而且,楚风看的清楚,整颗滴血的眼球上,还连接着许多丝线,那是秩序之力。
        
        “这难道是规则形成的?”
        
        若是别人,早已眼前发黑,但是,楚风用魂钟硬抗住了,在此过程中,他也在释放自己的记忆,留给眼球去磨灭。
        
        比如,这百年来的无用经历,一些琐事等,还有各种负面情绪,都被他丢出去,让那青光磨灭。
        
        一时间,楚风发现,这样对他很有利,整个人都轻灵了,魂光渐渐清澈如水晶,不再斑驳,不再杂乱。
        
        虽然以前不在意,但是,他的确感觉到自身有一丝暮气,毕竟在这个世界生活了百年,说心态一点都不苍老那是不可能的。
        
        但是眼下,他借助这个机会等于在清洗,在淬炼,将无用的记忆都主动斩掉,魂光变得纯净无暇。
        
        “难怪古代对强大的修士形容时,会说如同赤子之心,果然有其道理,我想他们也在主动斩尽暮气,洗尽没用的记忆,随时斩掉负担,保留心中一份纯净。”
        
        楚风恍然,一时间悟透进化的一些本质。
        
        有魂钟帮助,他成功抵挡住的青色眼球的光束,无论是成为场域大宗师的体验,还是跟那些人恩怨情感,都不曾消融,保留下来。
        
        “咦,那是什么?!”记忆得以保留,有选择的丢弃一些,楚风精神振奋,睁开火眼金睛,他忽然看到某种可怕的真相。
        
        漩涡转动,它其实是有裂痕的,或许可以说,这所谓的黑色漩涡是由很多黑色裂缝组成的,只有中间的一条通道。
        
        那漩涡裂缝的后面,有一个可怕的世界,是一片宏大的宇宙,灰蒙蒙,带着雾霭,死气沉沉,阴冷让人发瘆。
        
        那是诡异物质灰雾吗?那是源头吗?
        
        楚风震惊!
        
        然后,他的火眼金睛发挥到极尽,透过黑色的裂缝,看到漩涡中的世界,那像是一片死宇宙,太寂静了。
        
        “不,有生物,有东西!”
        
        楚风看到,有巨人,眸子比星球要大,缓缓的迈步,手中提着石斧,在前方开辟道路,轰击混沌!
        
        而且,不止一位巨人,是一群,是一片,确切的说,他们可能是神魔!
        
        他们的体形太庞大了,最小的神魔其手指肚都比星球大,若非用火眼金睛,用秩序之力,楚风都不可能看清他们的全身。
        
        他们的身上带着枷锁,是囚徒,或持巨斧,或持铁剑,在开辟混沌,在挖掘什么东西。
        
        在这片死气沉沉的宇宙中,沿途倒下很多那样巨大的神魔尸体,都死了,一动不动。
        
        那些还在移动的,眼眸也是呆滞的,满身是血,分明失去神智,在机械的动作着。
        
        灰雾翻腾,诡异物质浓烈,他们在向混沌中开辟,沿途倒下一具又一具尸体。
        
        楚风心头颤动,无比震撼,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他有一种感觉,看到了某种最为可怕的宇宙真相,这在将来似乎非常重要,涉及到了禁忌,可惜,他现在不明白情况,不理解。
        
        他真想回去,向黄毛狐狸请教,或许这个这个自号天尊的狐狸都要被吓到。
        
        然而,他眼下没有机会,也没有力量再一次逆转回去。
        
        在裂缝中的世界,噗的一声,天空中一轮金日炸开,竟然是一头金乌,血液四溅,在灰雾中坠落下来。
        
        “快点,继续挖!”突然,那森冷的宇宙,灰雾翻腾的世界中,有人呵斥所有与天齐高的神魔。
        
        楚风瞳孔收缩,他看到一个同样高大的身影,穿着古老而破烂的甲胄,背着一口制式长刀,刀鞘都烂掉了。
        
        这是……
        
        楚风心头发颤,这道身影有些眼熟,他背着的居然是制式武器轮回刀,甚至他身上的甲胄都跟楚风在轮回路上见到的那些身体干枯、眼神呆滞、思维停顿的守护轮回路的人相似!
        
        不过这里的人明显还有意识,居然与天齐高,如同神魔般。
        
        通过侧面能看到,那人眼窝深陷,血肉干瘪,整个人缺少灵性,眼神也已经略显呆滞。
        
        “这是什么情况?!”楚风在心中呐喊,这里,也跟轮回背后的人有关吗?
        
        同时,他曾听少女曦提及过,轮回刀很可怕,跟阳间有关。
        
        “那些大能想做什么,所谓的阳间大能,到底有多强?!”楚风心头悸动。
        
        嗖!
        
        最终,他从这里消失,踏上归程,向着大梦净土冲去。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