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医品宗师

    第三十七章 这个学生我保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

        气功大师治死人的新闻一出,顿时就激起了民愤。

        原本在网络上就一直反方丘的那些人,纷纷借机壮大声势,带着一大群人直接冲到方丘的微博下,开始各种质问。

        “气功大师治死人了,你知道吗?”

        “你没瞎的话,应该看到新闻了吧,封建迷信害死人你知不知道,而你就是封建迷信的帮凶!”

        “帮凶,你要让这些封建时期的糟粕害死多少人?”

        ……

        宿舍里。

        虽然没有登陆微博,也不是很了解微博上的情况,但是方丘确实看到了气功大师治死人这则新闻。

        看到这则新闻之后,方丘就立刻上网,仔细的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这则新闻,了解了整个事情的主要经过。

        结果。

        这一看,方丘立刻就发现那个所谓的气功大师,该很本就不是什么正统的气功师,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

        让这种根本不懂正统气功的骗子治疗,不出问题才怪了。

        与此同时。

        这则新闻的出现,也引起了教育厅领导的高度重视。

        原本,对教育厅的领导来说,这种新闻他们平日里顶多也就只是多看两眼,为自己积累多一点饭后的谈资而已。

        可是,偏偏在这个新闻出现之前,发生了方丘带领同学练习气功这种事。

        这么一来,气功就莫名其妙的跟学生跟教育联系在一起了。

        气功治死人的新闻出来前,教育厅的领导还勉强抵挡得住压力,可这则新闻一出来,无论是网络上还是民间的舆论,无疑都会疯涨。

        这样下去迟早要出问题。

        省教育厅。

        厅长办公室。

        一名身穿西服,头发花白,脸堂圆正,给人一种不怒而威之感的中年人,坐在办公桌前,通过桌上的电脑,看了新闻又看了网络上的舆论之后,立刻拿起电话打了出去。

        这边。

        一间不算豪华的职工园区房里,刚下班回家,连饭都没赶上吃的陈寅生,累得往沙发上一瘫,然后打开电视。

        此时,电视上正在播放气功大师治死人的新闻。

        看到这则新闻。

        陈寅生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果不其然。

        “嘀嘀嘀……”

        甚至连新闻都还没放完,陈寅生裤兜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掏出手机。

        看到来电显示的号码,陈寅生忍不住的手一抖,差点把手机给仍到地上。

        显示在他手机屏幕上的,赫然是省教育厅的号码!

        “喂。”

        深吸一口气,陈寅生接起电话。

        “陈寅生?”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有些熟悉的问话声。

        “是我。”

        陈寅生点点头,问道:“您是,牧厅长?”

        “我是牧卫平。”

        电话那头传来平淡的话声,说道:“现在是下班时间,打扰你休息了。”

        “不会不会。”

        陈寅生赶紧说道。

        “恩。”

        牧卫平点点头,说道:“这么晚给你打电话,其实就是想跟聊聊发生在你们学校的,学生练习气功的事件。”

        “您说。”

        陈寅生心中一颤。

        “我希望你能在这件事情没有闹大之前,尽快解决这件事。”

        牧卫平的语气很平淡,好像没有生气,也没有半点逼迫的意思,似乎就只是在正常的说话一般,说道:“我给你的时间是一天,一天时间必须要解决掉气功这件事,否则等候处理,明白吗?”

        “我明白了。”

        陈寅生点点头,话声很声,仿佛一瞬间苍老了许多。

        “恩,抱歉,陈副校长,打扰你休息了,再见。”

        说完,牧卫平挂断电话。

        看着断线的手机。

        陈寅生沉默着,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一动不动,久久不语。

        ……

        第二天一早。

        副校长办公室。

        “让方丘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刚上班,陈寅生就立刻给齐开文打电话。

        齐开文知道最近气功事件的严重性,也没敢多问,立刻让柳菲菲通知方丘。

        接到通知。

        方丘立刻朝陈寅生的办公室赶去。

        他不知道,接下来即将面对的会是什么情况。

        他还记得,陈寅生亲自给他道过歉,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在气功事件事发的这些天内,陈寅生才一直都没有找自己。

        而现在。

        情况似乎有些不同了。

        方丘知道,外界给的压力太大了,或许陈寅生已经扛不住了,才会让自己去找他。

        因此,方丘不敢迟疑。

        “咚咚咚……”

        来到副校长办公室门前,方丘敲了敲门,然后推门而入。

        “副校长,你找我?”

        一进门,方丘就看到陈寅生的气色不是很好,看上去就好像一夜没睡。

        “恩。”

        陈寅生点点头,深深的看了方丘一眼,才张口问道:“气功加针灸是不是真的有效?”

        “我可以肯定!”

        方丘立刻点头回道。

        “你能不能给我展示一下?”

        陈寅生又问。

        “当然可以。”

        方丘点点头,然后说道:“不过,学校里没有病人,不好施展。”

        “去医院。”

        陈寅生二话不说,直接站起身来,率先迈步而出,对方丘喊道:“走!”

        进入医院。

        俩人一起来到方丘在针灸科的诊疗室。

        恰好,俩人来到的时候,门外刚好有一个患者在等着求医。

        远远的。

        方丘就看到了这个病人,只见他戴着口罩,右眼的眼角却提得老高,跟左眼完全不在一条水平线上。

        显然,病人患的是面瘫!

        方丘坐诊。

        病人进入诊疗室。

        “您的情况,我已经看出来了,先把口罩摘下来吧。”

        方丘对病人说道。

        闻言。

        病人也不迟疑,立刻摘下口罩,露出一副嘴唇歪斜,面部纠结的模样来。

        “这个能治吗?”

        一旁,陈寅生低声问道。

        “可以。”

        方丘点头。

        “好。”

        陈寅生点点头,说道:“那就这个吧。”

        方丘点点头。

        然后指引着病人,坐到针灸区的坐椅上,然后拿针开始治疗。

        方丘知道。

        得了面瘫的病人,往往会有一面的面部肌肉非常僵硬,经常连眨眼,抬眉都很难,而治疗面瘫,最好的方法就是针刺疗法。

        针刺选穴,主穴:翳风、下关、颊车、阳白。

        配穴:四白、鱼腰、地仓、合谷。

        使用弱刺激手法,并采用地仓透颊车、阳白透鱼腰等手法,留针20分钟。

        开始下针。

        这一次,方丘没有使用内气,而是用的纯粹的气功。

        他知道,陈寅生需要的是真正的气功加上针灸的效果,而不是内气。

        15分钟后。

        方丘取针。

        身为中医药大学的副校长,陈寅生自然也了解方丘使用的这个方法是需要20分钟的留针时间的,但是方丘只留针15分钟,这是不是与气功有关?

        这边。

        “好了,你这个病治疗2个疗程应该就能好,每一个疗程是三天,每一天都要针灸一次,你回去以后要注意保暖,可用棉垫、大口罩或者其他棉制的物品保护侧边的脸部,同时应该多注意休息,减少外出,避免风寒,保持室内的空气清新,无论洗澡还是洗脸都一定要用热水,平时多对着镜子练习一下各种表情动作。”

        说完,方丘正好取回最后一根银针。

        密切关注着病人的陈寅生一看,顿时就惊讶了。

        只见。

        原本鼻歪嘴斜的病人,此时竟是已经恢复了一大半,而且脸上也能做出一些表情来了。

        真的有效!

        陈寅生双目一瞪,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病人。

        在留针时间少了五分钟的情况下,普通的治疗方法,效果竟然还能这么好,这一切似乎都归功于气功。

        对陈寅生来说,这无疑是一个非常好的,冲击力也非常大的消息。

        “继续努力。”

        震惊的深吸了一大口气,陈寅生才拍了拍方丘的肩膀,说了一句之后,就自顾的离开了。

        诊疗室里。

        方丘却疑惑了。

        陈寅生的表现似乎有些奇怪啊,一大早的把他叫来看气功加针灸的效果,到底是为了什么?

        返回学校办公室。

        陈寅生表现得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如同平时一般正常的上班,也没有提任何关于方丘和气功的事。

        一转眼,到了下午五点。

        距离下班还有半个小时的时候,陈寅生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仔细一看。

        打来的号码,与昨天晚上打到他手机上的,赫然是同一个。

        “喂。”

        陈寅生接起电话。

        “陈校长。”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很是威严的话声。

        “牧厅长。”

        陈寅生说道。

        “恩。”

        牧卫平应了一声,然后遇语气有些沉,用那种能给人极大压力的话声问道:“气功事件和方丘,处理了没有?”

        对于牧卫平昨天晚上的云淡风轻和现在的不怒而威,陈寅生没有感觉到丝毫的诧异,因为他知道牧卫平本就是一个公私分明的人,因为昨天晚上已经是私下,打扰到了自己生活的缘故,牧卫平才会表现得那么淡然和客气。

        但现在,是工作时间,他显露出来的,是他这个省教育厅厅长该有的威严,仅此而已。

        “牧厅长……”

        陈寅生沉吟了一下,然后深吸一口气,郑重说道:“今天早上,我亲眼见识到了气功和针灸加在一起的真实效果,请恕我不能按照您说的去做,这个学生我保了!”

        “你说什么?你保他?陈校长,现在可不是气功有没有用的问题,而是全国上下包括网络上的舆论问题,随着舆论的火苗越来越强,最终也肯定会烧到你们学校,到那个时候你们难做!我们也难做!”

        ...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