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视觉设置:
  • 棉花糖小说网 > 飞剑问道 > 第二篇 第十五章 刘家

    第二篇 第十五章 刘家

      

      郡守府地牢并不大,加上六百亲卫主要是负责保护郡守大人,看守地牢人手少,地牢又较小。一般关押的都是郡守府内犯事的下人们,又或者郡守大人点名抓来的些凡人。若是真正的重犯……都是关押在六扇门的大牢里。

      此刻,郡守府地牢里。

      正有一中年男子被绑在木架上,身上衣服都有些破了,透过破损衣服能看到满身的鞭痕,他低垂着脑袋喘息着。

      “大人。”在地牢内的健仆们连恭敬行礼。

      “刘族长,刚才太忙,要见广凌郡各方人物,如今方才有时间来见你。”公冶郡守笑着走过来。

      中年男子听到声音,抬起头来,看着走来的公冶郡守,声音沙哑连道:“郡守大人,郡守大人!我愿为郡守大人效犬马之劳,还请郡守大人给我刘家一条活路啊。”

      刘家。

      之前也被民间称作是广凌郡排在前三的大家族,可实际上,这前三的家族中,刘家根基是最弱的!因为刘家之前是给前任郡守‘温郡守’做事的,自身实力底蕴都弱,如今温郡守高升了!在广凌郡,刘家也就没了靠山。

      “郡守大人还没抵达广凌,我就派人献上重金给大人,郡守大人需要我刘家做什么,尽管吩咐啊。”中年男子连道。

      “我需要你们刘家做什么,不都说了么?”公冶郡守说道。

      中年男子连道:“可,可……”

      “难道你的人没告诉你?”公冶郡守微微点头,“那你刘家这次的罪,真是白受了!我便再告诉你一次,很简单,你刘家交出三十万两的银子,或者用铺子宅子来抵也可以,凑足三十万两。那你刘家的事,我都可以一笔勾销,不再追究。否则你刘家全家一个都活不了。”

      “三十万两,我刘家哪有三十万两啊。”刘族长满是泪水,“郡守大人明鉴啊,之前我刘家给温郡守做事,可也大笔银子献给温郡守,都无太多剩余,便是算上诸多宅子铺子,也勉强过十万两。”

      “看来你是不想活啊。”公冶郡守微微点头,“可你知道,死也有两种死法,一种是干脆利落的死去,另一种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被折磨十天半月再死去?啧啧,牢里折磨人的手段,刘族长刚才只是尝了个鲜,真正的手段还没上呢。”

      “真拿不出。”刘族长祈求道。

      “让刘族长把牢里的刑罚手段都尝尝,让他尝够三天,三天后才准他死!”公冶郡守淡然吩咐,“到时候让刘家全家一同陪刘族长。”

      “是。”旁边负责刑罚的健仆们连恭敬应道。

      “公冶丙!你草菅人命,你如此待我刘家,以后谁还敢给你做事?”刘族长面目狰狞,“谁还会信服你?”

      “信服?不,我只要他们怕我。”公冶郡守嗤笑,“至于给我做事,这满天下想要给我做事的多了去了。”

      刘族长嘶吼:“我奈何不了你,不过,会有报应的,会有报应的。”

      “报应?”

      公冶郡守嗤笑,便朝外走去。

      ……

      而此刻在东海郡的一处宅院内。

      胖乎乎的刘琦正在院落内走来走去,一旁灯笼昏暗光芒照耀着。

      “琦儿。”一旁的妇人走出屋子,“可有广凌的来信?”

      “娘,还没有。”刘琦连道。

      话音刚落。

      “公子,公子,有信了,有信了。”外面推门而入,一小厮连拿着信冲过来。

      刘琦连接过,展信一看,顿时脸色都白了。

      “怎么了?”旁边妇人道。

      “爹他们,全部被抓走了。”刘琦声音都在发颤,“一群不认识的高手,抓走了刘家人。如果所料不错,也只要那位新郡守会这么做了。”

      刘族长很谨慎。

      他打听到了新任郡守‘公冶丙’的名声,知道此人做事霸道强势,谨慎下便让刘家的儿孙大批送离了广凌,分别送往三处。像嫡长子的刘琦……便带了超过十万两银子,连大夫人等人也都是跟着刘琦来到了江州第一大郡东海郡!在这等地方,那位公冶郡守手再长也影响不了这里。

      刘家,也自此分出了三个支脉!

      刘族长本人一来年龄大了,故土难离。二来很多铺子酒楼宅子也没法那么快转为现银,他于是和少数刘家人还留在广凌,也是相信堂堂郡守,做事应该不会太难看。

      哪想公冶郡守太过狠辣,便是刘家在广凌剩下的这些全部献上都不够,要足足三十万两……那真得将已经分给三个支脉的银子全部拿回来才能勉强凑够。

      “老爷。”旁边的妇人顿时软倒在地。

      “娘,娘。”刘琦连抱着母亲,心都慌了。

      这一刻,刘琦还记得父亲吩咐他事的那一幕场景。

      “琦儿,我刘家根基弱,靠上温郡守才有如此大家业,温郡守还算仁厚,可新郡守却难说,刘家根基弱,随时可能倾塌,不能把希望赌在新任郡守身上,你是嫡长子,跟随你去东海郡的人也最多。以后就要靠你自己了。”刘族长道。

      “爹,随我们一起走吧。”

      “我这么多年一直在广陵,不想走了,那新任郡守要银子,广凌刘家全部给他就是。他还要我的命?这会坏他名声,不至于的。”刘族长道,“不管以后广凌刘家怎样,你这一脉都别回来,以后你便是东海刘家了。”

      “孩儿明白。”

      回忆起当时的一幕。

      看着此时的信,刘琦明白,那新任郡守比预料的还要可怕,人还没到广凌,就派人先一步抓了刘家人。

      以后再没爹依靠了!东海刘家,靠他刘琦了,他有母亲,有弟弟妹妹们,有很多跟随的刘家人要靠他。

      刘琦忽然感觉,肩上很重很重。

      “公冶丙。”刘琦心中悲愤万分,却又无力的很。

      ******

      九山岛上。

      大殿上,九山岛主坐在那,眸子中闪烁着怒火。

      “我这师弟当真翅膀硬了,这般不给我面子。”九山岛主低哼道,他也知道他奈何不得他师弟,他师弟表面上是先天虚丹境,可那是因为要渗透进朝廷,表面的实力都是伪装的!真实实力却早就达到了先天实丹境,因为修行秘法缘故,才能完全隐藏。

      才有信心进入人族朝廷官府内,不怕被发现。毕竟妖魔的法门,一旦被发现,朝廷一定会斩杀的。

      有如此实力!又有朝廷官府力量,九山岛主一些小手段都没用。至于亲自动手?云魔山恐怕都会震怒!毕竟‘公冶丙’是云魔山派遣进朝廷的重要棋子。

      所以,他堂堂先天金丹境大妖魔,对这师弟一点办法都没有。

      “师尊。”青牛大妖进来,恭敬道,“师尊召我,不知何事?”

      “你去找你五师弟。”九山岛主吩咐道,“他乃先天实丹境,又擅飞行之术,如今那元符老头、红玉婆娘都离开了广凌。让你五师弟夜里去偷袭秦府,杀那秦云夺宝。以他飞行之术,随时能逃走,那官府也奈何他不得。”

      “五师弟不一定会答应啊。”青牛大妖道。

      “告诉他,若他拿来童男童女心头血,《天妖秘卷》上卷我也可赐给他。”九山岛主说道。

      青牛大妖犹豫了下,点头:“是。”

      《天妖秘卷》乃是妖魔中一极顶尖传承,九山岛主也仅仅只是得到上卷,青牛大妖甘心效劳这么久,在诸多徒弟中,也只有青牛大妖得到过上卷。

      这次却赐下上卷给五师弟。

      可想而知,九山岛主何等想要那些童男童女心头血,主要是水神大妖死了,想要再搜集这么多太难了。

      ……

      夜。

      秦府。

      秦云和父亲秦烈虎正在一起喝茶聊着。

      “今晚郡守宴请各方时,你没看到刘家吧。”秦烈虎说道。

      “是没看到。”秦云点头,当初在燕凤楼自己教训的‘刘琦’就是刘家人。

      “你爹我也是六扇门银章捕头,认识的兄弟多,我听到的消息是……刘家人应该是被抓进了郡守府地牢。”秦烈虎摇头,“我们这位新郡守,够狠的啊。比那位温郡守可狠多了。”

      秦云惊讶:“郡守大人今日刚抵达广凌,刘家人就被抓了?”

      “是在他抵达之前,刘家人就被抓了。”秦烈虎道。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