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山沟书画家

    第三一八章 请圣像

        星宿城

        自上而下鸟瞰,便知此城格局甚是玄妙。

        外城连亘,城墙之上隐约有神灵戍守。这几十年,即使外界谣言四起,张家老祖宗早已殡天,但张家依旧安然无恙,全靠着这座城池的大阵守护。

        外城二十八宿,据传八十余年前,有人得知张家老祖画龙钉死在华南寺,三个法书境的画师欲夺圣人遗物,还没杀入内城,在外城就被二十八宿神将斩杀。这杀鸡儆猴的手段,也让整个大乾有觊觎之心的人,对张家打消了念头,圣人虽失踪了,但是张家并不好惹。

        内城有五处要塞,对应着阴阳五行。至于这内城杀阵威力如何,至今仍是一个谜,有人猜测,外城杀阵可轻易斩杀法书境高手,这内城的五星杀阵,必然是张家老祖宗留给后人最强的自保手段,斩杀圣人不敢说,至少能够挡住圣人一时半刻,所以江北百年间,世家江山几经更迭,唯有这个古老的家族,犹如常青树一般,屹立不倒。

        中央巨大的宫殿内,一处巍峨的摘星楼中,歌舞升平,然而跳舞的,并非婀娜多姿的女郎,恰恰相反,都是些身材匀称,上身无遮的俊男,擦着精油,看上去让匆匆路过的侍女脸红心跳。

        帷帐之中,体态丰腴,婀娜多姿的白衣女子慵懒地侧卧着,眼眸比起牧倾允更加摄人心魄。

        “小姐,第一关筛选的人出来了,老爷请您过目。”

        女子又长又白的大腿一展,像是要坐起来的意思,一旁服侍的侍女帮着垫好了靠垫。

        过来禀报的侍女朝帷幕外头还在载歌载舞的男宠们挥了挥手,示意退下,指着带来的画谱一一介绍着。

        “这位想必小姐也认识。吴中四子之一,贺知章贺秘监。”

        女子看着画谱上那方额卧蚕眉的中年男子就头大,黛眉微皱,“这等歪瓜裂枣,到底还要我说多少次,别来辣眼睛!”

        侍女一脸尴尬,这话也就是自家小姐敢说,要让吴中之人听到,风流倜傥的贺秘监被贴上辣眼睛的标签,会是怎样的哭笑不得。

        “吴中四子里,也只有张长史勉强能看。”张家小姐两指捻起一颗葡萄,送入嘴中,一副处之泰然的样子,“他可曾来?”

        “张长史乃亘古以来最年轻的入圣第一人,其余三人皆过来了。”

        张家小姐吐出葡萄籽,轻笑一声,“入圣第一人,配亘古以来第一美,岂不妙哉?”

        侍女不敢笑得太夸张,只是轻声说道:“想来以草圣那样功参造化,对于儿女情长之事,恐无眷恋之意。老爷说了,吴中四子之中,其余三人实力也不容小觑,希望小姐您斟酌斟酌,毕竟是给您挑姑爷呢。”

        张家小姐托着香腮,摇头道:“起开起开。与张长史一比,其余三人岂不是都为歪瓜裂枣?看着就心生厌烦,对了,几个月前,陇西那个道庭内失踪的少年郎君可曾寻到?”

        女侍摇了摇头。

        张家小姐叹了口气,“有入圣之资,词儿又写得如此妙,这样的男子,才配得上我张灵雪嘛……”

        “小姐,别闹了。赶紧……”

        “我没闹!”

        ……

        ……

        演武场上,四周的白绢已经里三层外三层得裹得严严实实。高台上身着月白色下人服饰的老者缓缓走上台,声音中气十足地喊道:“诸位公子,老奴这厢有礼了。鄙人张家大总管,姓张名三。”

        “小心点,此人实力深不可测。”一旁的夜七郎声音如同蚊子一般,传到钟岳耳朵里,正好能够听清楚。

        钟岳看着这月白色的圆领袍,心里暗道:一个家丁都穿得这么骚气……

        “诸位笔能提墨,都是江北英俊豪杰,此番主家招婿,吾家老爷不仅是替小姐找个姑爷,更是要挑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男丁,来掌控星宿城。”

        此话一出,底下之人都正襟危坐,仿佛是早已知情。

        钟岳也是眉头一挑,难怪这么多人过来了,他左思右想,单单一个女子,即便被人描述得沉鱼落雁,想来也无法吸引这么多人前来入赘,看来对于很大一部分人来说,都是冲着这笔丰厚的“遗产”而来。

        张三说道:“吾家老祖宗长年云游四方,广结善缘。此次第二关,乃是我家老祖特地传音叮嘱,亲自设计,所以诸位今日即便未能有所收获,想必有幸一睹圣人画作,对于各位的书道、画道也有不小的裨益。”

        抠脚老汉冷笑着,喃喃自语道:“装什么臭嗨皮,还亲自设计叮嘱。你家老祖死了上百年了,还要扯大旗。”

        钟岳斜眼觑了一眼,这位老大哥真是风大不怕闪了舌头啊,这口气是想当人女婿?是来当爹的吧?

        “这第二关,是吾家老祖亲笔所绘的佛门镇兽!诸位在一个时辰内临摹画作,能入吾家老爷法眼者,可进入第三关比试。”

        钟岳听到张家老头的话,不由看了眼身旁的这位,没想到还真是对头!

        夜七郎也是贱兮兮地朝钟岳挑了挑眉,朝钟岳衣袂底下有意无意地瞟了几眼。

        “请圣像!”

        一声高唱,顿时将众人的目光都给吸引了过去。钟岳也是顺着视线望了过去,想要看看究竟是什么画作,居然搞得这么隆重。

        被黑色幕布遮住,高一丈有余的巨像,在之前几十个家丁的人拉扯下,底下垫着滚木,慢慢地从东边拽过来。

        钟岳眉头一皱,“这特么是画呐还是雕塑啊,这么沉?”

        一旁显然已经是打算跟钟岳合伙的抠脚老汉笑道:“圣人墨作,你以为呢?小老弟,待会儿擦亮眼睛看仔细点!”

        钟岳瞧着这么大的一幅画像,心里暗道:老哥您眼睛是有多瞎啊,这么大个玩意儿你自己看不见?

        被遮起来的画像连拖带拽地到了演武场正中央,张家大总管从桌上拿起一支朱笔,口中喃喃有词,随后大呔一声,“启!”

        鲜红的朱笔凌空一挥,画像之上的黑幕仿佛无风自起一般,瞬间落下。

        巨大的画壁缓缓露出真容。

        钟岳定睛望去!

        忽然瞳孔一缩,眼前的画壁……居然……

        居然是空的!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