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风月宝鉴

    242 红巨人

        酒楼老板看见伍樊一行,再次光临,笑容满面,过来敬烟。伍樊推辞不抽烟,黄水根和钟凯都是烟民,并不客气,接过香烟,便吞云吐雾起来。

        三五杯酒后,气氛热烈起来,众人谈笑风生,天南地北,一阵闲聊。伍樊关心黄水根的婚姻大事,打听他看上了哪个村的村姑。黄水根支支吾吾,众人都转而拿他来打趣一番。

        酒后,已是夜间九点,伍樊送程秋芸离去,众人回到8号别墅,伍樊带其余人进入了盘古泪。交代他们自行修炼后,伍樊去往第一殿中的棋王家。

        棋王见到伍樊现身,分外亲热,长日不来,以为伍樊出了什么意外,此时再见,自然喜上眉梢。伍樊取出一大堆食品饮料,棋王更是笑得脸盘如一朵花。

        “棋王,你要告知赵九段陈九段,阳间的明日上午九点,开始象棋比赛,接着是围棋,连轴转,时间不定,你们最好早做准备。”伍樊道。

        “他们两个刚刚还在我这里,刚出去不久。伍兄弟你放心,这些我都记在心上,万万不能误了你的大事。”棋王拍胸脯道。

        一旦享用了比起第一殿好得多的美食,棋王是一日不见伍樊,如隔三秋,伍樊的要求,自然满口应承。

        “今日上午和下午,我赢下了篮球和足球比赛,不至于丢了面子。”伍樊又道。

        “恭喜伍兄弟了!对了,李老他们还留下了两篇文稿,说你来到时,交给你带走,我也看不懂,你拿去吧。”棋王从饭桌边上的棋谱书上头,拿了一叠纸张,递给伍樊道。

        伍樊略略一翻,都是高深的物理课题研究演算论文,即使在目前的地球空间,都是属于前沿理论,于是都收进了空间戒指中。上一次寄送给杂志的稿件,都还没有回音,手中还有两篇没发呢,因此伍樊收到了新论文,并不放在心上。

        告辞出到村口,见四下无人,伍樊一念之后,去到灵潭洞。伍樊照旧搬出了大堆食品饮料,沈天宝欢天喜地的模样,让冯祖明江浩二人忍俊不禁,连连调笑。

        “阿樊,天宝居然在修道方面天赋异禀,短短几日,就炼化出了真气!”冯祖明赞道。

        沈天宝一脸得意的神色,望着伍樊,希望得到伍樊的夸奖,小孩子的心性,大抵如此。

        “不会吧,那不就是说,天宝即将入道?!”伍樊从前人的经验得知,有的人确实天赋异禀,短时间即可入道,但对绝大多数人来说,一年入道,三年,五年入道,都是事属平常。沈天宝满打满算,正式修炼也不过半个月,如果就已入道,那他的天资是太逆天了。因此,伍樊听后,颇为惊讶。

        “确实如此,他的丹田气池,已经开辟出来了。”江浩也道。

        “天宝过来,让我看看!”伍樊一边说,一边放出魄力,在沈天宝身上查探。果然,他的丹田气池还十分狭小,比鸡蛋大不了多少,但总算是活生生地存在,里面还有一颗如黄豆大小的真气球体,赫然在目。

        再扫视一下沈天宝的四肢百骸,奇经八脉,伍樊面色变得凝重,道:“天宝,上天给一个人关上了一扇门,就必然为他打开一扇窗。你的身体体质,属于极为难得的金属体,导电性能优良,容易吸收灵气,转化为真气。你要好好珍惜,努力修炼,将来必定能取得较大成就,成为人上人。”

        “伍哥哥,我会的,将来要让爷爷过上好日子,也要报答伍哥哥的恩情,还有明哥浩哥。”沈天宝稚气的童音,流露出的真诚,更多几分。

        “我还有一大堆烦心事,要去处理,不多陪你们了。这次我多带了几袋米面,香肠腊肉腊鱼也有,吃饱一点,身体要紧。”伍樊叮嘱道。

        沈老热泪盈眶,得到伍樊无数好处,心中一直过意不去,如今伍樊更是带孙子沈天宝走上修道之路,而且在修道上有过人天分,可谓老怀安慰,对伍樊的感恩之情,有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

        回到盘古泪,伍樊静心修炼,不再研习炼丹炼器。

        明日一早开始的象棋挑战赛,只能依赖棋王他们,但挑战者都是国内的顶尖高手,棋界耆宿。在酒楼用餐时,手机群中有人发布消息,说国内国际的象棋双料冠军吕万宗,已经来到了光州,又有人说,世界围棋第一人李柯正在香港参加交流活动,将于明日一早,莅临岭南大学交流指导。

        即将到来的象棋围棋挑战,伍樊心中根本没有底,只要不输得太难看,就是胜利。

        休养了一夜的伍樊,第二日一早,见黄水根习惯早起,已经在厨房煮早餐,见到伍樊,说早餐有面有粥。

        吃过早餐后,伍樊就和众人回到8号别墅,然后驱车前往学校。手机群里,早已有人发布了比赛的时间地点,是今日上午九点,岭南大学的大礼堂。

        “伍哥哥,你能带我们到另外一个世界,自由穿梭,就像一个神仙,以后,没有人打得过你。如果打不过,可以瞬间逃到盘古泪里去。”张诗琴道。伍樊一直以来,都是那么神奇,让张诗琴都习以为常了。

        “诗琴,这是伍樊的一个天大的秘密,我们千万不能泄露出去,否则惹来杀身之祸,就完蛋了。”顾萱婷语气肃然道。

        “我又不是三岁小孩,今年我都十八岁了,怎么会不知道保守秘密。不过,世界上谁能杀得了伍哥哥?如果有,那才是天大的笑话。”张诗琴一脸不服气道。

        “诗琴说的也有一点道理。”海伦娜道。

        “是了,伍哥哥,我们为什么不从盘古泪直接回到学校,还要辛苦开车?”张诗琴好奇问道。

        “这个跟我的修为境界有关,从哪里进去,出来时就回到哪里。等我提升几重境界之后,或许可以想去到哪里都行,嗨,现在我还停留在悟道巅峰,灵石都快用完了。”伍樊解释了一番,不由叹气。

        “要是有十个八个五行甘露碗,伍哥哥就不用愁了。”张诗琴道。

        “说得容易。”顾萱婷冷声道。张诗琴对伍樊黏黏糊糊的,顾萱婷早就有点不满,总是隐忍,有时不免带点脾气。

        在学校停车场停好车后,伍樊四人走向大礼堂。时间还早,八点钟不到,一些学生三五成群,都往大礼堂走去,提前占好位置。

        很多人并非象棋爱好者,但因为伍樊篮球足球都表现得太过逆天,象棋挑战赛必然对抗激烈,光是看热闹就激动人心。

        “看,伍樊来了!”“哇,大神,我的偶像!”“伍樊,我爱你!”。。。。。。

        路上,伍樊的到来引起了不小的动静。林韩二人被人围观,表现出端庄大方,静若处子的一面,而张诗琴则双眸含笑,左右四顾,昂首挺胸,神色自得。

        大礼堂占地颇大,气势恢宏,伍樊四人拾级而上,从入口处的两尊石狮之间,迈步进入礼堂。

        既然已经应战,就没有回头路,如果象棋比赛输得难看,围棋也就不用比了。省事是省事,就是灰头土脸的,面子上不好看。也不知道棋王他们,是不是已经做好了准备。

        一念之间,伍樊透过**,锁定了第一殿的棋王家中。

        “啊——”伍樊突然惊叫一声,停住了脚步。

        此时,第一殿刚刚入夜,棋王家中的灯笼打翻在地,棋盘棋子散落各处,还传来暴喝声。“不好,出事了!”伍樊心头大急。

        “你们先进去,我有一点要紧事。”伍樊撂下一句话,转头就往外飞跑而去。

        “凯利,出了什么事?”海伦娜等人望见伍樊慌慌张张离去,都紧张询问,停下来面面相觑。

        “伍哥哥不会有事的,我们先进去。”张诗琴道。黄水根钟凯等人看见伍樊转眼间已跑远,呆呆出神片刻,唯有听从。

        众多学生见到伍樊飞跑离去的身影,都心中疑惑。

        伍樊一进入树林,见四下无人,即刻穿梭到棋王家中。眼见棋王家中一片狼藉,除了象棋子散落一地,还有围棋的黑白棋子,滚得到处都是,伍樊心中震惊。

        什么人这么大胆?伍樊跑出门外,飞快去到村口,放眼望去。前面路上,皎洁的月光下,棋王和赵九段陈九段三人,都分别被人用绳索捆绑了。一个身体高达四米的巨人,大如常人脑袋的拳头,正拉扯了一根粗绳,在前头拽着棋王三人行走。

        “不听话我一拳将你们砸成肉饼。”那巨人咆哮着。

        伍樊使出身法,一步跨越几丈远,片刻就落在那巨人的前头,拦住了他的去路。那巨人身穿黑色的粗布背心和短裤,大腿如常人的躯干一般粗大,肤色是红彤彤的,头发则是明黄色,让人惊异。

        阴间第一殿居然有红种人吗?!

        “小小蝼蚁,你终于肯出来了,我一脚踩死你!”红巨人看见伍樊,即刻丢下绳索,口中怒骂,一边抬起右脚,踩向伍樊。

        真气凝成的巨大脚掌,朝伍樊头上盖来,伍樊大惊,抬手打出真气,凝成水桶一般粗大的钢柱,击打过去。

        “轰隆——”

        脚掌和钢柱相撞,发出爆响,火花四溅,浓烟滚滚。

        伍樊被震得倒飞出去,落在五丈开外,手掌心被震出几道裂口,流出了鲜血。

        红巨人则稳稳站立,一脚踩出的真气余势不消,将地面打出了一个深坑,形如巨大的脚印。

        棋王三人眼见红巨人踩出一脚,威力就如此浩大,伍樊直接被打飞出去,都骇得瘫倒在地,浑身颤抖。

        “好厉害的功力,至少修炼到养道境界了吧?你是什么人,竟敢来第一殿撒野?”伍樊运气疗伤,转眼间右手掌心的伤口就已愈合,恢复如初,于是喝问道。

        “我知道你,你就是伍樊,就让你死个明白。第一殿原先的指挥使潘通天,是我暗日门的同门师弟,我叫赤通水。听说你害死了我师弟,今日我引你出来,就是要报我师弟之仇。”红巨人说话,嗓音奇大,震得人的耳朵嗡嗡作响。

        “你要报仇无所谓,等一会我们就打一场,如果被你打死,我无怨无悔。但能不能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否则心里有疑问,打也打得不畅快。”伍樊神色自若道。红巨人赤通水实力强大,但自己有鬼头刀,还有仿制雷公锥,未必不可一战。

        赤通水站在伍樊面前,有如一座山岳,全身散发出磅礴无边的气势,幸好伍樊的真气浑厚,能够抗住他的威压。

        “好,你问!”赤通水道。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