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大宋国贼

    133 失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最快更新!无广告!

        红豆原本嫌他在此间乱喊惹的主人心烦,没想到这货郎连她面上的胎记也一起取笑,心里立时不高兴,虎着脸赶他,“去别处叫卖,这里容不得你骚情。”说话间拿了门边扫帚,要驱赶货郎。

        货郎不走,嘻嘻哈哈笑,跳着脚叫,“小娘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有病要治啊,不治怎么能好。”

        门外吵杂被屋内黑婆娘听见,抄了烧火棍出来,黑婆娘汉语不利索,说的都是鬼话,叽哩哇啦跟鞭炮一样,终于吵到王汉,在后院坐不住,拄着单拐,慢悠悠地晃出来,听到货郎叫唤,让两个女人停手,自己和货郎对话。

        “可是什么都会修?”

        货郎嘿嘿笑,“只要出得起价,没有我修不好的。”

        王汉便拍着自己的断腿,“修的好吗?”

        货郎摇头晃脑,“木头断了用钉子,人腿断了用膏药,我这里有一帖十全大补神仙膏,乃是药王李洪水亲手所制,专治跌打损伤瘸筋断骨,凡人骨伤三日可好,小官人可要来一帖试试药效?”

        药王李洪山几个字听着陌生,但提到铁拐李却是人尽皆知,之前王汉或许不了解,前阵子带着林灵素往巴蜀去过一趟,正好经过药王故里,看到过铁拐李庙,也听说过药王事迹。

        宋时的传说和后世的传说截然不同,这里说的铁拐李是被李耳点化后成仙,生平最得意的本事便是治理外伤,尤其对骨科伤患有特效,流传给后人的就是个伤风痛骨贴,就连王汉此刻腿上贴的膏药,那大夫也说是从巴中名医处学来的配方。

        故而货郎这番说,让王汉心里泛起激灵,拿眼仔细看,看他矮墩墩圆溜溜,一双眼睛贼溜溜转,不像是好人,心里就先疑惑,怕是这厮来害自己。

        反念想,假若这厮真是自己仇人,要害自己那得邀请同伙一起来,又怎么会单独行动?

        几番犹豫,便问他:“一帖膏药好多钱?”

        货郎闻言咧嘴笑,“值钱不值钱,全凭心里断,这膏药你先拿去用,算我寄在你这里的人情,他日再来找你还。”

        说完,手里膏药递给王汉,回身挑了担,迈开步子走,口里继续叫着:修鞋补锅,修风箱补碗~

        看他走路不快,没几步就出了巷子口,拐个弯消失。

        看着手里膏药,巴掌大一块,黄棕色的动物皮毛上有一滩黑色事物,上面用纱布遮盖,鼻子嗅嗅,浓烈的中药味刺鼻。

        这一切发生的莫名其妙,让王汉摸不清头脑,揣摩不出那货郎的用意,也估摸不出他的来路。

        是敌是友?

        走回后院,王汉闭目沉思,最终定了主意,判定此人为友。若是敌人,害自己的方法有千百种,最不可取的便是这种。至于他究竟是谁,用意如何,先放任不管,将来终究有明白的一天。

        当下将旧膏药去除,贴上新膏药。肌肤初接触,那膏药凉丝丝的舒服,不要三五分钟,肌肤如同火烫,能感受到膏药内里一股温度慢慢向里渗,最终到达断骨处,逐渐麻麻痒痒,宛如无数虫子在内里蠕动。

        王汉担忧伤势,过一会便揭开看看,皮肤完好无损,便放了心,十拿九稳地肯定,货郎不是坏人。

        睡过一夜,第二日王汉就丢了拐杖,在院子里行走,断腿处已经恢复如初,判若常人。

        红豆这才开始懊悔,早知道那货郎是个神人,就该听他的话,把自己脸面变漂亮。

        王汉恢复了正常,心里那股子火就按捺不住,当天就要动手,把那些个阻挠华夏崛起的人挨个审查,全都灭杀掉。

        至此,东京城内青年才俊达官贵人时有灾祸发生,各种死状千奇百怪,连续十多起后才恢复平静,此为悬案,略过不提。

        官家安排人请王汉回京写书任教,王汉迟迟不见踪迹,惹的朝廷不喜,好几个官员投诉吐槽,建钢厂的是他,建火药库的也是他,建理学馆的还是他,如今几个工程都相继完工,他人却不见了,这是什么道理?

        正四处找,王汉回来了,只是拄着根拐杖,人也憔悴许多,说是骑马不慎跌落,摔断了腿,因为就医,所以耽搁了时间。

        众官员这才知道,玄女亲传弟子天下第一,原来也是个肉体凡胎,一样会受伤会死。

        对此,官家派人送去慰问品以示关怀,各位亲朋也前来探望略过不提,王汉便正式开始著书,先写火药制造和钢铁铸造,写成之后还要去火药局上课,告诉众匠人如何操作,亲自演示。另外也在东京军器监教授匠人炼钢,包括合金钢的制作工艺等等。

        其著作理论深得众匠人认可,都尊他是大师,也因为他的教导,大宋的火器和炼钢技术都上升了个档次,冬日里官家组织群臣观赏过两次,每次都是欢喜而归,回到朝堂就开始议论土地扩张之事。

        有建议先收回燕云十六州的,也有建议先彻底打垮西夏。宋辽已经百年和平,双方边境居民白头者甚至没见过战场是什么样子,若是要战,还要从西军掉部,西边则成空虚。

        故而,打是肯定要打,应先攘西再往东扩,按照大宋当前国力,不过三五年,整个天下便都能入手。

        赵佶大喜,传令童贯,加紧时间练兵,等得开春便召集部众进攻西夏。至于河熙路,开春则往吐蕃纵深进发,要把宋境和黄头回鹘整个接通。

        此番计划堪称百年少有,昔日太祖高宗都难望其项背,当今官家赵佶,堪称大宋建国后古往今来第一人,只等明年打赢,后年拿回燕云十六州,天下一统,便要去泰山封禅。

        官家如此丰功伟绩,万民称赞,百官祝贺。

        作为自我封赏,扩建延福宫已经不能满足,拟定在皇城之北再建皇家御花园,即为艮岳。

        要打仗,是因为大宋有新型火器支撑,遇战必胜,这是王汉乐于见到的。但要建艮岳,则是劳民伤财,毁掉大宋百年气运的工程,这个王汉不同意。

        然而毕竟人微言轻,王汉的话于赵佶根本不起作用,于宫中说过一次,第二次再去见赵佶,便被太监阻拦,说官家在忙,无事不召见外臣。

        王汉便知,这个大宋终究要毁,自己要成事,必然不能依靠赵佶,还是要自己想办法雄起。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