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夺标

    第152章匆匆

        女孩子过生日,不送礼物怎么行。可是送一般的礼物,什么娃娃狗熊的太俗气,平安对于刘可欣有着一种愧疚,于是到书店买了一本精装本的乱世佳人,又到一家金银饰品店买了一副带着吊坠的银耳环,这才坐车到了所约的饭店。

        这饭店不是很大,但装饰还不错,算是中档的,平安到了后发现来的人也不多,十来个,看起来都是平时和刘可欣交好的,基本都认识,只有一个长的干干净净眼睛亮亮的女孩平安似乎没见过。后来经过介绍,知道是本校学财会的,是她们那个班的班长,还是团支书。

        不是一个系的,自然不认识,不过这个叫杨凤霞的女孩平安觉得有些特别,她猛一看普通,仔细一看,又不普通,她身上的每个部分都比较有特点,眼睛很大,也很亮,黑白分明,眉毛应该就是那种娥眉,脸有些圆,但不是那种呆滞的,鼻梁也挺直,嘴巴有些大,嘴唇也有些厚,笑起来牙齿挺白的,看起来整个人有些质朴,话不多,但比较得体,也很耐看。

        刘可欣点的这桌菜十分的丰盛,每道菜都有特点,而且刘可欣几乎能说出每道菜用的都是什么食材,这样有人就笑刘可欣家是开饭店的。

        至于酒,上了两种,一种是女孩子喝的红酒,另一种是白酒,一百多块钱,算是很不错的,刚开始大家都喝的是红酒,后来都喝大了,有些女同学真是可谓人不可貌相,竟然比在场的几个男同胞都喝的猛,而且还主动的出击找人猜拳,一霎时包间里好不热闹。

        时间差不多的时候,大家开始给刘可欣唱生日歌,点蜡烛切蛋糕,完了吃蛋糕又开始闹,接着不知道是谁嚷闹着让刘可欣拆礼物,看看大家都送了什么,结果还就是平安送的两样东西别出心裁,书就不说了,耳环在今晚的礼物中是最贵的了,大家就笑着闹让平安给刘可欣戴上,平安哪里肯,杨凤霞就过来给刘可欣帮忙,戴上后,刘可欣看着平安双腮通红,平安觉得要是没人在场,刘可欣估计会抱着自己咬几口,看得出她很喜欢。

        这样气氛热烈,十来个人将几瓶白酒都喝光了。有个男同学喝高了,嚷闹着要喝茅台,服务员一会就拿着茅台进来了,不由分说的就给包装拆开往酒杯里倒。

        平安本来有些不乐意,觉得这个男同学有些过分了,可是一会发现刘可欣的眉头一皱,得了个机会过去问她怎么了。刘可欣说:“这茅台,是假酒。”

        假酒?

        平安猛地就有些乐了,轻声对刘可欣说:“你别吭声,待会你们先走,今晚的帐我来付。”

        刘可欣睁大两眼,瞬间脸上都是欣喜,张嘴要说话,平安知道她误会了,不过将错就错,点了一下头说:“这老板做生意不地道,咱们是干嘛的,学的是法律,未来的法官检察官职业法律人,能怕他们?不能便宜了他。你尽管和他们走人。”

        刘可欣对平安有着一种盲目的信任,就听了平安的。

        接着平安又要了几瓶茅台,还点了好几道大菜,别的连同刚刚叫着要喝茅台的那个同学也没有尝出来酒的真假。

        等大家吃好喝好,平安先出去给全刚友打了电话,说了地点和什么事,而后回来让刘可欣他们先走,自己留了下来。

        “叫你们老板来一下,”平安等同学们走光,表现的很淡然,服务员问:“你叫老板有事?”

        平安将一个茅台酒瓶子一下摔倒地上:“别他妈废话!”

        有人闹事,饭店老板一会就来了,一见平安,眯着眼说:“不清帐,想吃霸王餐?”

        “你这茅台是假酒,想糊弄我们?”

        老板哈哈一笑,倒了一杯茅台酒一喝:“这哪是假酒,我看老弟你是酒喝了吧?”

        “你看我年轻好糊弄,以为我没喝过真茅台?他妈茅台产地那里就一条小沟,有多少真茅台酒?就是长江黄河也经不起全国每天那么多人喝!得,不说了,我朋友生日,你今天让我跌份啦,我告诉你,这事你看怎么办。”

        这老板眼睛挤得更狠了:“兄弟,我这是真酒,你准弄错了,我看,你是喝多了分辨不出酒味了吧?”

        “你少来,”平安说着表现的更为气愤:“我是不给钱吗?你今晚让我没面子,行,你让我没面子,我让你没脸皮。”

        “咦,你怎么说话呢你!找抽!”

        “看谁找抽!我告诉你,我有的是朋友!工商、质检、卫生、消防,哪个都管你这种不地道的生意人!”

        这老板一看,觉得不对劲,过来给平安说好话:“兄弟,这肯定有误会。这样,今晚这桌,算是我请你了,你看……”

        “少来这套,让我没面子,这多少钱都买不回来!”

        正说着话,全刚友听着声音推门进来了,老板正要问,外面服务员说工商局的来了,老板急忙出去,可是工商局的人和全刚友太熟了也都说好了,直接上了二楼的储藏室,到那里查出了好几箱的假茅台,老板当下就出了冷汗,腆着脸忙的不可开交。

        平安大摇大摆的就走了出来,这晚的饭钱当然也就没有付,后来,全刚友还给了平安两千块信息费。

        白吃了一顿饭,送刘可欣的礼物也没花几个钱,最后还到手了两千块,平安觉得这种日子真有些搞笑。后来刘可欣问那晚的事情怎么解决,平安说自己趁饭店人没注意跑了。

        “跑了?”刘可欣有些不信,平安说就是跑了,难道还要给那个无良的老板掏钱?刘可欣就笑了。

        经过这件事,同学们都认为平安和刘可欣好了,刘可欣将那对耳环整天的戴着,就没摘掉过,而且几乎天天往平安宿舍里跑,浑然以平安的女友自居,丝毫不在乎别人怎么说她。

        这些平安都可以接受,只是觉得自己又走了一招臭棋:没事送女孩子饰品干嘛呢?对于自己而言几百块钱是不贵,可是对于其他的人,会怎么想?

        这都他妈是有钱烧的!

        就你想逞能!就你想表现的与众不同!

        平安有些闷闷不乐起来,他觉得自己要么给刘可欣全部彻底的完完全全的坦白自己就是一个坏种一个色魔一个骗子一个不想负责任的混蛋之外,要么就只有向这个天真向往着纯洁爱情的傻姑娘彻底五体投地的投降了。

        胡思乱想的时候,平安在心里又说服自己:你将人家抱上床全身都被你摸完的时候你就没想过爱不爱她?

        平安努力的想将刘可欣身上具有的特点给汇总起来,觉得自从有了亲密接触之后,似乎还真的没发现这妞有什么行为举止让自己讨厌的。

        那就走着说着吧。

        这天平安正在洗衣服,刘可欣就来了,将手里的一本书放下,挽起袖子就说:“你怎么这样洗?这能洗干净吗?我来。”

        平安无语,看着刘可欣当仁不让洗的起劲的样子,心说这他妈真完了,她第一步是给自己洗衣服,第二步就是开始从行为上束缚自己,第三步就会开始对自己思想进行改造,直到最后的完全的将自己给掌控了……

        刘可欣洗衣服又快又好,平安只有在一边傻愣愣无所事事的看,几位寝室的同学都在起哄,说自己那儿也有一堆衣服没人管,要刘可欣发扬精神给包了,刘可欣也不知道是洗衣服累的脸红,还是因为别的,看上去很是可爱,也不辩解,平安干咳一声说:“如今都不干这事了。”

        众人就问:“那干什么?”

        刘可欣和平安一起将衣服晾晒了,平安让她坐在自己的床上将毛巾递过去让她擦手,对着那几位同学说:“有一所学校,为了省钱,他们修建男女生厕所时,只在中间隔了一块板。有一次,一个女生上厕所时,忘带手纸了,她正闹心时,突然,一个男生伸过来一只手,递给她卫生纸。女生吓坏了,她问:你是谁?男生深沉地说:我是雷峰。”

        宿舍里的人都齐声大笑:“我操!平安,那男的肯定是你小子!你就是那!”

        刘可欣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平安若无其事的说:“反正刘可欣不是,你们要找,得去厕所。”

        同学们虽然玩笑,但是笑闹够了还是自觉的出去,将空间留给了平安和刘可欣。

        刘可欣神态扭捏,平安没话找话:“你怎么将这书又拿回来了?”

        刘可欣拿的是平安送她的那本乱世佳人:“你还没给上面写字呢,怎么能证明是你送的?”

        “需要证明吗?有些事,心里知道不就行了?”

        “我要你写。”

        看着刘可欣可爱的模样,平安心说去他妈的,老子这就认输!

        可是老子不想和任何人谈恋爱,老子也不想装逼,老子这样憋着实在太累!

        平安将书拿在手里,握着笔迟迟的不动,刘可欣睁大眼看着他,平安皱眉:“太小了。”

        “什么太小了?”刘可欣有些不理解。

        平安看看书,又看看刘可欣,刘可欣被看的有些心慌意乱,心里一横,挺了一下胸说:“谁小了!”

        平安愕然,猛地就放声大笑了起来,刘可欣羞恼,咬着嘴唇,伸手握拳在平安身上捶打着,平安急忙说:“我是说你的耳环太小……你不是说要我写字证明是我送的吗?耳环上面怎么写?那谁知道是我送的?”

        刘可欣脸红的像是火烧云一样,干脆的趴在平安的身上不起来,平安轻拂了几下她的背,等她平息情绪后坐好,想了想,在书扉页上写着:校服,裙摆,我看不见你的刘海走廊,窗台,你步莲依旧不改可曾知道,你是我旋律的主宰。

        刘可欣看了刚想说太好了,平安在下面又缀了一句:“同志惠存,同学平安xx年x月x日”。

        “哎呀!平安!”刘可欣脸上表情又像是怒,又像是笑,又像是嗔,平安急忙说:“君子动口!这样,你给我洗衣服,我……”

        平安说了半截不吭声了,刘可欣追问说:“你要为我干什么?”

        刘可欣这句说完也不吭声了,米兰像一尊门神一样的站在了门口。

        ……

        这天晚上平安从校外回来,身上揣着刘文涛刚刚给的六百块钱信息费,走到一片树丛跟前的时候,有个女的不知道从哪出来,将他给拦住了。

        平安一看,有印象,这个女的长的还成,就是那个叫杨凤霞的。

        平安先问了好,杨凤霞看看平安,说:“可以谈谈吗?”然后自己先往树林里去了。

        有意思。平安不知道她和自己要说什么、

        两人到了树林的深处,杨凤霞站住对平安说:“你对刘可欣是认真的吗?”

        平安听了鄙夷,心说你谁呀你?嘴上问:“你这样问我的用意是什么?”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