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奢途

    第049章 甄别同学

        现在,让冯小槿他们核实的,就是从收到的贫困表格中,剔除多出的名额。也就是说,只留全班学生中的20%,才有可能领到国家发放的家庭经济困难助学金。

        余阳将调查表数了一遍,一共十八份。他对照文件夹内的名单表,正好十八个人,准确无误。

        冯小槿坐在旁边,虽然没说话,但他什么都看在眼里。20%,也就是说,他们班上44名同学的20%,那就是9个人可以领到国家发放的助学金,现在有十八个人交了申请表,刚好要剔除一半人。

        冯小槿拿过表格,看了一下,有两张表格后面附有低保证明,还有一张后面附有家庭成员残疾证明。这三名同学,是雷也打不掉的,属于最贫困户。

        冯小槿把这三张表格放在上面,然后吩咐余阳道:“叫名字,按名字顺序排成一列。”

        “好。”余阳站起来大声说道:“同学们请安静,接下来我念到名字的,请到讲台前面依次站好。”

        “这么快?”同学们听了余阳的话,都安静下来,静等他念名字。

        余阳开始叫名字,前面三位,就是冯小槿选出的两个吃低保的和一个家人有残疾的同学。另外念到的十五个同学依次排在后面。

        余阳念完名字后,回头对冯小槿请示道:“接下来怎么办?”

        冯小槿拿过余阳手里的那叠表格,大概看了下,“我记得假期通知书内,还附有一页须知,助学金是不是分三个等级?高等4000元/年,中等3000元/年,低等2000元/年。是不是?”

        余阳点点头,“以前的须知上是这样写的,刚才,微信群老师发了个辅表,上面说现在政府提高了助学金额,共分三个等级,但每一等又分三个档次,高等每年六到八千,中等每年四到六千,低等每年二到四千。”

        冯小槿点点头,“好,这三个人的表格你先装入文件夹,将他们划在高等一档区。”

        冯小槿说完,拿着剩下的十五份表格,走上前去。余阳装好文件跟了上去。

        冯小槿上去后,先将同学一个个上上下下都审视了一遍,看得同学们都不好意思了,他才说道:“把手机都拿出来,平放在手上。”

        所有同学很是不解,但还是老实地拿出自己的手机,捧在手上,让冯小槿观赏。

        冯小槿是见过市面的,谁的手机好,谁的手机不好,他一眼能看出来。

        冯小槿扫过之后,说道:“拿苹果手机的两位同学,退到第二排。”手拿苹果手机的同学,有一男一女。他们被冯小槿叫到名字,脸上不约而同露出得意的神色,在某种意义上讲,用苹果手机,也是一种炫耀,也是一种自我虚荣的满足。

        冯小槿将那两位同学的表格找出来,交到身边余阳手里。

        余阳接过那两张表格,不得不佩服冯小槿,他随便一抽,居然就以同学的站位和表格顺序准确无误地将他们的表格抽出来,交到他手上。

        余阳对照相片,确认是他们俩人没错。

        并且,那两位同学一点异议都没有,老实地退到了第二排。

        冯小槿走到一位男同学身前,先看了一眼他脚上价格不菲的球鞋,说道:“手机四千元以上的同学,退到第二排。”

        那位同学见冯小槿看着他手上的手机,只得叹息一声,退到第二排。看来,他已经明白了冯小槿的意思。这家伙并不看表格上的内容,他是用他的方法评判谁贫谁富,自己之前没有掩饰,只能认栽。

        余阳从冯小槿手里接过又一个被淘汰人员的表格,感觉今天的工作比较顺利。

        站在排头的那三位特贫同学,不管他们用的是什么手机,冯小槿看也没看他们一眼,就算他们手里拿的是五千元以上的手机,但他们低保、伤残手续齐全。不可能推翻他们,更不可能跑到人家当地政府去重新核查吧。再说,冯小槿相信乡镇政府办事的公正性。

        所以,现在,除去晋级的三人和淘汰的三人,还剩下十二人,要从这十二人中,再去除六人,谈何容易。

        冯小槿发现,交表格的同学中,女多男少,可能是家庭条件还过得去的男同学,为了面子,都不愿意走这一步。

        冯小槿看着那几个花枝招展的女生,心里有了计策。

        帅哥的眼睛,看得女同学们羞涩低头,就在她们都各自怀春的时候,听到冯小槿说道:“女同学们,请把你们包里的化妆品拿出来。”

        有两名穿着朴素的女生异口同声叫道:“我没有化妆品。”

        冯小槿看了她们一眼,没说什么。他记得,那两名女生,正是刚才坐在他们前面,回头花痴一般盯着余阳讨好献笑的那两位女生。冯小槿看了下表格,一个叫文静,一个叫李红。

        其他几位女生们都回头去看她们,见她们确实素面朝天,既然如此,自己也不好意思说没有化妆品。

        那几位女生都慢腾腾地在自己包里摸索着,有一位女生怯生生地摸出一支唇膏,其他女生见她只拿出唇膏,纷纷效仿,也只拿出唇膏捧在手上。

        冯小槿从她们手上的唇膏一一扫过,他不但没用过唇膏,就算是细看,也不曾有过。

        但是,好东西,他也算是见过的。

        从口红的外观光泽,流线设计,材质,大概能看出它的价值来。

        有几位女生的普通唇膏,他只是一眼扫过。剩下的两位,他先拿起最精致的那一支细看,上面写的是英文,从商标,材质各方面都能看出,应该是进口化妆品,他放在鼻下闻了闻,精油纯正,闻起来很好闻,价格应该不算低。

        冯小槿把唇膏放回到那位女生手中,同时说道:“不好意思,请退到第二排。”

        那位女同学伸了伸舌头,微笑着后退一步,那潜台词就是,她现在不是贫困生,似乎还挺开心。

        其实,贫困生的证明,多半是家长帮忙促成的,也许还有少数爱面子的同学,已经带来了学校,并没有上交。

        冯小槿又拿起他认为还看得顺眼的另外一位女生的唇膏,外观,品牌都不错,只是,他闻的时候,香精用料并不高级,味儿浓郁也不纯正。

        冯小槿看向那名女生,她唇上涂着的唇膏,看上去也并不细腻。就在冯小槿看向她的时候,那位女生轻轻说道:“不贵。”

        冯小槿将唇膏放回她手中,没有说什么。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