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帝王燕:王妃有药

    第1078章 南唐北程:默契

        见程亦飞的表情变了,唐静才意识到自己不小心就骂人不带脏字了。

        她连忙笑道:“口误口误!”

        程亦飞并不罢休,道:“然后呢?”

        唐静故作诚恳,道:“程大将军,对不住,对不住。”

        程亦飞颇为满意,道:“给本将军笑一个,本将军就当没听到。”

        唐静笑了,笑得纯良无害。但是,她说,“对了,到底是你还是你娘派人监督我的?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是另外派人,还是收买了我身旁的人呢?”

        程亦飞毫不犹豫转移了话题,语气比唐静刚刚还诚恳,他问道:“夫人,饿了吗?你想吃什么,为夫亲自给你找去。”

        程亦飞不说,唐静倒没觉得饿。程亦飞一说,唐静还真就觉得饿了。她摸了摸肚子,道:“饿是饿了,可好像也没什么胃口。”

        这话才刚说完,几个婢女就从门外鱼贯而入了,送来了各式甜心。

        唐静问道:“是老夫人让你们送来的?”

        为首的婢女连忙点头,“是!”

        唐静又问,“老夫人呢?”

        婢女答道:“老夫人出城去了。

        程亦飞抢先问道:“她不是不喜欢出城吗?她出城作甚?”

        婢女笑道,“老夫人说是要去承包一片酸橘林。”

        唐静刚喝了一口水,听到这话就直接喷了。程亦飞扯着嘴角,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都不知道该说自己不了解母亲,还是该说母亲变了。

        他道:“这老太太也真是的,都一把年纪了还爱折腾。万一摔了那可如何是好。”

        他一边起身,一边对唐静道:“我还是跟过去瞧瞧吧,顺道瞧瞧有没有酸枣。唐静,除了酸橘和酸枣,你还想吃什么?”

        唐静一边瞧着桌上的点心,一边漫不经心地继续刚刚的话题,“程亦飞,看样子,是你派人监视我了?”

        程亦飞想借机开溜,门都没有!

        程亦飞无奈极了,不过,他很快就回头冲唐静笑,诚实地回答:“不是我干的。”

        唐静正要开口。

        程亦飞又道:“这种事,不是我干的,就只能是我娘干的了!我替她老人家跟你道个歉,你也瞧见了,她跟着了魔似的。老人家嘛,咱们当年轻人的让着她点!呐,我保证,我以后一定盯紧了她,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见招拆招!再不行的话,你给出点子,我来执行。咱们两人还怕斗不过她?”

        唐静盯着程亦飞看,一言不发,脸色越来越冷。

        程亦飞还是笑着,挑了一碗酸梅汤,道:“这一定合你胃口,先喝点,再配个你最喜欢的玉米蒸饺!”

        他特殷勤,舀了一匙酸梅汤喂到唐静嘴巴。

        唐静一动不敢动,脸还是冷的。

        程亦飞并不是个耐性好的人,可在唐静面前就跟换了个人一样。他哄起唐静,奈何,哄了几次,唐静都无动于衷。

        怎么办?

        除了继续哄,他也没别的办法。

        他又换了一碗七彩汤来,自己尝了一口,大赞不已,“这个好喝!唐静,你快尝尝!”

        “不吃!”唐静冷不丁推开他的手。“嘭!”一声,汤匙落地,碎了。

        唐静瞥了地上的碎片一眼,没做声。婢女们却面面相觑,都吓着了。她们都是在程家伺候多年的人,很清楚这少主子的的性子。他就算再宠夫人,也不可能没脾气的呀!

        然而,程亦飞非但没有发火,竟还笑了起来。他低声问道:“要不,我带你出去吃?”

        唐静一下子就乐了,“成,这事过了!”

        就这样,程亦飞带着唐静出门觅食,还特意交代婢女,不许告诉老夫人。婢女们一个个都非常惊讶,不满唐静吃恃宠而骄,甚至都心疼起她们的少主子。

        然而,程亦飞非常清楚唐静的分成,知道唐静并不是故意的。她只想推开他的手,并非有意打掉汤匙。唐静不解释,他也不会误会。这或许就是夫妻的默契了。

        退一万步说,唐静若是故意的,指不定程亦飞还会继续递上汤匙让她摔。只要宠她的人不觉得她骄纵,旁人又有何资格说什么恃宠而骄呢?

        唐静其实早就猜到派人监视她的是林老夫人,也早就不计较的。她是故意逗程亦飞玩的,她若是真生气,哪还会废话那么多,必是直接收拾东西回娘家的!

        三日后,林老夫人回来了。果然承包了一片酸橘林,还给唐静带回了一篮子新鲜的酸橘。唐静吃了三帖陈大夫的药,没怎么见效,吃了酸橘居然见效了。只要饭前闻一闻酸橘味,饭后吃上一两瓣,就不再犯恶心。

        就这样,唐静在程家母子俩的悉心照顾下,开启了孕妇生涯。而她写给众亲友的信函也都陆陆续续送达了。

        最先收到喜讯的是距离唐静他们最近的燕儿和君九辰。燕儿看完信后,激动得差点跳起来。她立马往书房跑,一路喊,“怀了怀了!终于怀上了!”

        也不怪她会这么激动。要知道,唐门主怕唐静有压力,不敢直接催生,却隔个五六天就送信来她这边,要她帮忙催唐静。虽然他催的是唐静,但是,燕儿都莫名有了被催生的压力了。别说,如今收到唐静喜讯,她还真有种自己怀上了,从此解脱了的错觉。

        听到燕儿的声音,君九辰立马放下手里的笔,走出来。燕儿抓住他,激动地说“怀上了!怀上了!”

        君九辰一脸莫名,“怀上了?谁怀上了?”

        燕儿连忙道:“我怀上了!”

        君九辰瞬间就愣了。

        燕儿这才发现自己口误了,急急递上信函,解释,“不不不,唐静怀上了!”

        君九辰若有所思地说道:“哦……原来是虚喜一场!”

        燕儿笑得特不好意思,“口误口误。”

        君九辰却缓缓靠近,低声问道:“这喜可不是一般的喜。你说,该怎么弥补我?”

        燕儿立马后退,奈何君九辰的动作很快,一把就将她捞了回来。他并没有调戏下去,反倒是认真起来,问道:“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不是说了,让你先睡的。”

        燕儿一脸可怜兮兮,道:“睡不着。你就醒醒好让我睡书房吧。我看着你,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君九辰才不会信她。他知道,她想陪他。他无奈笑了笑,就拉着孤飞燕进书房了……

        第二个收到信的是住在黑森林的钱多多。她的反应比燕儿还激动,但是,是不一定的激动……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