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帝王燕:王妃有药

    第1079章 南唐北程:收信

        得知唐静怀孕了,钱多多也非常激动。这种激动和孤飞燕是不一样的。

        孤飞燕替唐静高兴的同时,有一种解脱的感觉。而没有受到唐门主信函“骚扰”的钱多多,则是替唐静高兴之余,有一种深深的危机感!

        她横穿了整片黑森林去找牧然。到黑森林西边,她终于看到牧然的背影了。她没瞧清楚牧然在干什么,就激动地大喊,“牧然!唐静怀上了!怀上了!”

        这声音之大,在山林里都有了回声,险些把牧然刚刚安抚好的几头受伤猛兽给惊醒。

        牧然恼了,急急转身朝钱多多做噤声的手势。

        钱多多瞧见趴在地上的猛兽,才安静下来。她吐了吐舌头,朝牧然招手,让牧然过来。牧然没搭理,蹲下来陪了猛兽好一会儿,才来到钱多多面前。

        钱多多急急道:“唐静怀上了!”

        牧然面无表情:“激动成这样,我还当是你怀上了。”

        钱多多恼了,“你!”

        牧然又不理睬了,不放心地往睡着了的猛兽看去。要知道,他可是花了整整三天才把这头猛兽安抚了,刚刚差点全功尽弃了!

        钱多多此时的心思全在怀孕一事上,根本没多瞧那猛兽一样。她径自嘀咕道:“我倒是想怀!可那也得怀得上!这种事,又不是一个人努力就可以的。”

        牧然立马回头看来,那眼神怎一个意味深长了得。他们之间,除了第一次,否则每一次都是以钱多多求饶告终的。

        牧然特认真地问道:“钱多多,你的意思是为夫不够努力?”

        钱多多就是随口抱怨了下,其实没别的意思。她吓得连忙狡辩,“不不不,你可以了!可以了!我的意思是我不够努力。”

        听到这里,牧然的眼神越发莫测了。

        钱多多当他不相信,又补充道:“我以前跟唐静约定过,等我们生娃了,若都是女孩就结拜为姐妹,若是一男一女,就定娃娃亲!你看,她都怀上了,我们不能落后了!”

        还有这事情?牧然是意外的,他快速将钱多多父母和唐静父母的关系捋了一遍,确定没有直接的亲戚关系,才松一口气。

        他突然靠近,笑了,“那你想如何努力呢?”

        钱多多怎么听都觉得这话不对劲,她还没反应过来,牧然就若有所思地说:“钱儿,今日你既然主动说了,我也就不跟你客气了。你确实不够努力,为夫……不是太满意。”

        钱多多终于明白过来了,随即一拳头砸过去,“臭眼瘫,你过分了!”

        牧然很有经验地完美避开,终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他真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一边笑还一边辩解:“是你自己说自己不够努力的!”

        钱多多瞪他,“我没跟你开玩笑!你个给我认真点!”

        牧然还是忍不住笑,“不开玩笑不开玩笑,那你说说你想如何努力?”

        钱多多道:“找大夫!我之前听说过,想怀孩子是要算日子的,还得食补!明日你就跟我出山,找大夫去!”

        牧然并不是太懂,但只要钱多多想折腾,他就一定陪着。黑森林太冷清了,凌氏和牧家都人丁凋零。他们想多要几个孩子。只是,牧然没想到寻医的结果,非但没有要他们努力,反倒是养精蓄锐,搞得他痛不欲生。当然,这是后话了。

        第三个收到信函的是隐居药王谷的敏夫人。

        打从顾太傅给敏夫人铺了一条花辰月夕路后,敏夫人就迷上了菌菇种植。她在花辰月夕洞的空地里增种了不少珍惜菌菇,又在药王谷一片常年阴凉湿润的林里种起食用菌菇。

        除了制作香脆的菌菇零嘴,煮鲜美的菌菇汤之外,敏夫人还拉着顾太傅一起研究菌菇的药用价值。夫妻俩时常在山林里一待就一整日。收到唐静回信的时候,他们正在采集菌菇。

        顾太傅从下人手里拿来信函,递给敏夫人,道:“夫人,唐静给你回信了。”

        敏夫人冲他摊开满是泥土的手,无奈而笑。

        顾太傅这才打开信函,见了信中内容,他大喜,“怀上了!”

        “当真?”敏夫人惊喜了,连忙去洗了手,亲自看信。

        顾太傅笑着感慨,“小丫头都要当娘了。唐离天天催,收到这信怕反倒是要伤感了。”

        敏夫人也笑了,问道:“唐静这头胎孩子,应该是唐家的吧?”

        顾太傅先是一愣,随即就明白了敏夫人的意思,他道:“二胎也是唐家的。看样子,他怕是顾不上伤感了!”

        敏夫人乐了,道:“北月,咱们打个赌,如何?”

        顾太傅问道:“你想赌什么?”

        敏夫人道:“就赌宁静能不能拦得住唐离,不让他上程家搅和。”

        顾太傅忍不住大笑起来,问道:“你觉得呢?”

        敏夫人很肯定地说:“拦得住!但是,他就算不上程家,也能折腾。”

        顾太傅想了一番,道,“那我就毒宁静拦得住,但是,他能偷溜出来。”

        夫妻俩鲜少鲜少如此无聊,八卦别人的家务事。两人相视一眼,像是一起干了坏事一样,都窃笑起来。

        顾太傅又问:“那赌注呢?”

        敏夫人说:“你若输了,就负责今年中秋把大伙都邀来,包括七少和他徒儿。”

        这活儿可不简单。且不说顾七少和百里明川都很久没消息了,就是宁承和上官珵儿都行踪不定,送封信能几个月后才回。最关键的是,龙非夜那尊大佛可不是那么容易邀来的。

        不过,顾北月还是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敏夫人又道:“我若输了,赌注任你挑。”

        顾太傅笑了笑,道:“那就贪心点,跟夫人多讨份生辰礼物。”

        敏夫人一口就答应了。

        如顾太傅和敏夫人所料,唐门主受到唐静的喜讯后,先是激动得不得了,随后就伤感起来,但也没伤感多久他就决定去程家了。他先是去挑了唐门好几个老妈子和婢女,又亲自收拾行李,打包了好几大包灵芝雪莲之类的好东西。他想了下,觉得还不够,于是放下东西,提笔给他哥写信,想借赵嬷嬷一用!

        宁夫人还沉浸在女儿的喜讯里,可见丈夫这夸张的模样,脸就拉下来了。她双臂环抱,靠在门上,冷冷看着,一言不发。

        待唐门主把一切都收拾好了,宁夫人才出声:“唐离,你这是打算搬家,还是干了什么对不起本夫人的事情,想跑路?”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