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帝王燕:王妃有药

    第1086章 南唐北程:思过

        说rg,!

        唐门主本就在气头上,听了程亦飞这话,就更生气了。

        他拉开了宁夫人的手,宁夫人却冷不丁狠狠地一脚踩住他的脚背,冷声命令,“后退!”

        唐门主转头看去,一看到宁夫人那双冰冷的眼眸,他失控的怒火就像是被瞬间浇灭了一样,全没了。他甚至连话都不敢说,怂怂地后退了好几步,而后站住,罚站一样站得特笔挺。

        宁夫人仍旧关注着外头的动静。见林老夫人被李婶搀扶回屋去,并没有再继续闹腾,她才松了一口气。她打量了唐门主一眼,并不搭理,而在一旁坐下,喝茶休息。

        唐门主着实忍不住,嘀咕道:“宁静,你老说我把糖糖宠得无法无天,我看你自己才是。”

        宁夫人甩了他一个白眼,道:“闭嘴,等着!”

        唐门主撇了撇嘴,不服,但也不敢再多言。

        此时,主屋中。程亦飞双手按在唐静椅子两侧,认真地同唐静解释。他的怒气还没有完全消散,整个人显得特别严肃,同平素军痞子的样子判若两人。而唐静正以一种前所未有的崇拜眼神,仰望着他。

        程亦飞解释之后,问道:“如何?”

        唐静忍不住笑了,使劲点头,“很好!”

        程亦飞终于放松了下来,也笑了!他在唐静额头上重重印了一吻,才退开。唐静连忙起身拉他的手:“快走,跟我爹爹解释去,要不,他估计杀了你的心都有了。”

        程亦飞无奈而笑。

        宁夫人等的就是唐静他们。当然,宁夫人还是很给唐门主面子的,在女儿女婿进门之前,给唐门主解除了“罚站令”。唐门主整理了下白衫,在茶座主位上正襟危坐,缄默不语,特像修仙门派的大家主。宁夫人看着他,回忆起第一次见他的场景,眼底不自觉淌过了一抹暖意。

        唐静和程亦飞很快就进来了。

        唐静见爹爹那严肃的样子,并不当回事,径自寻了个位置坐下。程亦飞没有做亏心事,可是见岳父大人那架势,他心里头还是有些怯的。他并没有坐,他恭恭敬敬地作了个揖,才开始解释。

        原来,他决定带唐静去晋阳城,并非要违背当初的承诺。而是希望同唐静组成了一个家,他们将来的孩子先属于这个他们的家庭,其次才属于唐门,程家。他和唐静会亲自教孩子们暗器制造和兵器打造,也会不定时带孩子们上唐门,回程记剑铺学习,锻炼。但是,无论是第几个孩子,都得在他们的家里长大,待成年后再正式接管唐门和程家的家业。

        程亦飞认真道:“请二位放心,我定会好好照顾唐静。类似今日的闹剧不会再发生。晋阳城程将军府,随时欢迎二位。”

        宁夫人连连点头,十分欣慰。她朝唐门主看去,发现唐门主在发愣,眼眶竟有些许湿润。她轻咳了几声,道:“相公,这事我答应了。你觉得如何?”

        唐门主这才缓过神来。他笑了,并非碍于宁夫人的威压而让步,而是打心底地愿意让步。他道:“那还不快去收拾收拾,本家主亲自护送你们去晋阳城!”

        程亦飞大喜,再次作揖,“谢岳父,谢岳母!”

        唐静早看出爹爹的异样,她连忙起身,站在程亦飞身旁,福身道谢。唐门主急了,连忙起身来拦,“心点,心点,你这礼,爹爹受不起!”

        唐静忍不住笑了,宁夫人亦笑。唐门主无奈极了。

        程亦飞自也瞧出唐门主的异样,出门后,他低声问道:“唐静,我这不会是为难了你爹爹了吧?”

        唐静道:“没!”

        程亦飞连忙道:“我怎么感觉他怪怪的?”

        唐静喃喃道:“他大致是太爱我娘了吧?别人都说他是女儿奴,其实他是妻奴!他对我的爱,那可都来自对我娘的爱!”

        屋内,唐门主正拉着宁夫人的手,轻轻拍着,沉默着。

        宁夫人靠在他肩上,淡淡问道:“想什么呢?”

        唐门主道:“思过。”

        宁夫人笑了,“知道错了?知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了?”

        如今被母亲逼急了的程亦飞,不正是二十多年前的唐门主吗?当年宁夫人生了唐静之后,就再也不能生育了。为了唐门后继有人,唐家香火不绝,当年唐门的长辈可没少闹腾。只是,当年宁夫人并没有唐静这么幸运,有一段时间宁夫人一边照顾病了的唐门主,一边独自面对了所有压力。

        唐门主无奈而笑,将宁夫人拥入怀中,拥得紧紧的。他说:“静儿,饿了吗?想喝红豆粥不?我去煮。”

        晚膳后,大家休息了一会儿就出发了。

        林老夫人独自坐在屋内发呆。她并没有做什么抗争。她知道,儿子虽然没有把话说绝,但是,她也知道在唐静生产之前,她都休想离开明安城了。

        李婶劝道:“老夫人,好歹少爷他们是回晋阳城,不是去唐门。您想开些,或许,等孩子出生了,您就能去晋阳城了。”

        林老夫人道:“连夜出发,这么长途跋涉,唐静她可吃得消,这一路上……”

        话到一半,她停住了,又想起了儿子那一番警告。她突然自嘲了起来,“糊涂啊!我这是急糊涂了呀!幸好没再闹下去。哎……”

        林老夫人连连叹息,后悔不已。

        李婶又道:“老夫人,要不,老奴挑两个激灵的婢女过去?”

        林老夫人摆了摆手,“罢了罢了!你去安排安排,明儿个我要上祖祠去,跟老爷子认错思过去!”

        当夜,唐静他们一行人离开明安城,连夜往晋阳城方向走。唐门主已经是很能安排的主儿了,再加上程亦飞,那真真是不得了。

        他们也就这一夜,在马车上过。后来,一路上走走停停,好似游逛一般,非但没有车马劳顿的辛苦,反倒多了旅途的闲适和乐趣。遇到好玩的地儿,有好吃的地儿,他们总会多停留几日。遇到饮食不对味的,唐门主和程亦飞争着下厨,好闹出了不少笑话。

        这一路走下来,唐静非但没有消瘦,反倒胖了一圈。宁夫人亦然。原本也就半个月的路程,他们走了足足十个半月。唐静的肚子都有些显了。

        这日旁晚,他们终于抵达了晋阳城。四人在刚刚安顿下来,燕儿和君九辰就闻讯而来了……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