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论道除仙

    六十章 皇宫

        栾阳帝京,皇城之外。

        黄皆站在高墙之外,抬头观望墙沿透明的琉璃瓦。

        他已绕着皇城走了一圈,两个时辰,未找到能进去的路,各处大门皆有内卫兵卒把守,守备严密,若学那些述本所写剑客高手,翩然飞入皇宫,怕是只能落得个身首异处的下场。

        边走边思索,等又绕着走半圈时,他停下脚步,脑中灵光一闪:能出入皇宫的,除了皇室,自然是摄政王了,并且自己记忆里摄政王府的方位依然清晰。

        他调转方向,往摄政王府去,凭着记忆里的方位,到了一处稀落无人的街道,脚步一点,于地方飞起,身影几个闪灭,落入摄政王府的后院内。

        后院比他记忆中的一模一样,树荫茂盛,繁花似锦,当中的一口水井旁边挂着木桶,井边长着一簇青苔。

        黄皆看了一会,听到不远处有脚步声响起,身躯在一颗树后一藏,凝神等待。

        来了两个人,是府里的老管家和一位婢女。

        “李老,老爷今天看起来很高兴啊。”那婢女开口道。

        “那是自然,大少爷马上要去甘泉州当官了,老爷可不得高兴么?”

        “可那甘泉州紧临辛国边境,荒凉无烟,条件艰苦,怎么看也不像个好差事啊。”

        “你这女娃子又知道什么?正因为那里艰苦,所以朝中有一不成文的规矩,凡是从那甘泉州结束任期回来的官员,皆可在帝京担任重职,老爷是为大少爷的前途高兴。好了好了,你先打水给二夫人送去,我还得去织衣坊给大少爷拿今天入宫面圣的袍子。”

        说罢,抛下这婢女一人匆匆往一处通路去了。

        黄皆等他走后,悄悄从树旁走出,看那婢女埋头往井里打水,未察觉到他,身形消失,去往自己那位大哥的屋子。

        他本想装扮成摄政王,但听到这则消息便换了目标。到了门口,敲了敲门,里头传出一声粗重的问话,还有女子的慌乱喊声,听言是在叫人停下。

        “谁?!”

        黄皆不答,又叩了叩门,接着退到一边。

        “来了来了,烦不烦!”门被拉开,有一女子衣衫不整地从里头出来,看了眼黄皆,疑惑地注视了一会,干净匆匆离去。

        黄皆走进房门,在大少爷还未反应过来前弄晕了他,退了他的衣袍套在身上,将其踢进床底。

        一炷香的功夫,他便易容成了他这位大哥的模样,而这时,重新掩上的房门又轻轻响起,那老管家恭敬地在外头问。

        “大少爷,我送衣服来了。”想来他也知道这位大少爷的作风禀性,最后还加上一句,“您现在,忙么”

        “进来吧,门没关,就我一人。”黄皆模仿着说道。

        老管家听言,轻轻用手肘推开门,低着头捧着一堆衣物跨过门槛,走到他面前。

        “大少爷,袍子做好了,离面圣的时间也近了,外头的轿子也备好了,您换上就可以去皇宫了。”

        黄皆点了点头,问道:“爹呢?”

        “老爷已经去皇宫了,您去面圣时就能见到他。”老管家回答道。

        “哦,那把袍子放下,你便退下吧。”

        “是。”老管家领命,将袍子放到桌上,先行退下了。

        黄皆等他离开,看了眼袍子上绣的麒麟纹,回头看了眼床底,才起身拿起袍子换上。

        自己那位父亲果真权柄滔天,给自己儿子争取的都是一品武官的肥缺。

        一会儿后,黄皆身着麒麟补袍,负手走出摄政王府,弯腰走进门口的轿子里,由人抬着朝皇宫方向而去。

        这般被人伺候的体验他还是第一次体验,坐在轿子里的软垫,被中央那火盆熏着,不免有些疲倦,闭起了眼睛,本想假寐,谁料一沾上身后的靠垫,整个人便不由自主地睡了过去。

        不过轿子刚一落地他便醒了,拉开帘子,向外头看,入眼便看见了一个中年人。

        那中年人站在一条宫道上,身后不远处便是一座宫殿,浑身素黑,面容消瘦,目光炯炯,正是自己的父亲,栾阳摄政王。

        黄皆跳下轿子,回头对轿夫们说了句:“你们先走吧。”

        他慢慢走进中年人,脸上作出一副胆怯畏缩的模样,走得越近,那模样越是厉害,到后面,连肩头都不由自主地打着摆。

        “没出息的东西。”那中年人低声骂了一句,转身朝宫殿走去,“圣上在等你,记住,除了谢恩别说多余的。“

        ”是。“黄皆畏畏缩缩地答应,心中松了口气,自己总算将第一关度过去了,脑海的记忆中,自己那位大哥是最怕他父亲的。

        跟在摄政王身后,离那块刻着“倚星宫”的牌匾越来越近,黄皆心中起了一丝疑惑:书灵的目的,真的与这里有关?是不是自己猜错了?

        这般想着走入宫殿,殿内比之那南越的冷宫可是华丽多了,陈设得分外精致,许是皇帝是个女子的缘由,各处摆设也多了几分女子的雍容之气。

        一位女子身着一件紫金长袍,手肘支在宫殿靠里的一张书案上,斜睨着走进的两人。

        这女子五官只能说端正,双眉略粗,眼中不时透出几抹威严。

        “陛下,这便是卑职的大儿子黄启。”摄政王黄益拱手行礼,对着慢慢走到身边的黄皆低声喝道,“还不跪下!”

        “免了免了。”女皇抬起手来摆了两下,示意用不着如此,双唇轻启,说道,“黄益,我听你说你儿子谦逊知礼,可他一进来那眼神就紧紧盯着朕看了好一会,这大胆的性子可与你的评价差了许多。”

        黄益皱了皱眉,恼火地瞪了黄皆一会,回头抱歉道:“许是劣子初次目睹天颜,一时乱了方寸,所以行事才孟浪了。”

        “你这般说,意思可是我长得丑,都让你儿子吓到了?”

        “卑职不敢!“黄益赶紧俯身。

        “罢了。”女皇轻声道,“见也见过了,便让他离开吧。甘泉州荒芜,还要回去多做准备为好。”

        她轻飘飘地说完,便不再开口,好像今日召见黄启便真的只是见一面而已。

        “是。”黄益应道,对黄皆说道,“回去吧。”

        黄皆点了点头,转身刚要离开,心中突然响起一个念头。

        在这里,就在这里。这念头来得莫名其妙,前言不搭后语,似是有人硬生生塞进来的。黄皆停下脚步,明白是生簿书灵的意识在提示他。

        什么在这里?他心中问道。

        在这里,就在这里。那意识重复了一遍,接着一副画面闪过黄皆脑海。

        在一间房间内,一座镀金长椅上,放着头戴皇冠,身披龙袍的白骨。

        你要找的,就是这具骸骨?

        没有回应。

        “你的大公子,可是对这宫殿好奇,既如此,要不朕再多留他住个几日?”身后的女皇笑道。

        黄皆赶紧提步,走出这处行宫,心中思索:看那画面中白骨装扮,竟像一位皇帝,难道是栾阳前几位皇帝?可他们不都入了皇陵,怎会出现在一个房间内?而那房间像是一个密室,听那书灵所言,这密室应该就在这倚星宫内。天武女皇藏一具骸骨在自己寝宫,还将它作这般打扮。

        心头不解,便想亲身探究,见两边无人,黄皆目中紫光一闪,重现于宫殿内一个圆柱后,随后不断移动,趁着宫殿内两人对话间闪进了宫殿的内间。

        里头设着一张床榻,中央的火盆烧着,旁边有一书案堆叠着许多奏章,再靠后是一多宝格嵌在墙上,里头放着不少精美的瓷器,黄皆在内室里寻觅,不时翻动,寻找打开密室的机关。

        这时,脚步声起,有两人朝这走来。黄皆赶忙躲进床榻下,心中好笑:真是现世报,我将自己那位大哥踢进床下,未想到自己这么快就亲身体验了一回。

        “哎,我记得我关上门的。”天武女皇的声音响起。

        “许是你又忘了吧。”回答的声音来自黄益,口气却有些轻佻,“你现在是贵人多忘事。”

        “真是的,人家还年轻呢。”天武女皇的回答让黄皆听得目瞪口呆,不仅没有因黄益这般轻佻语气而发怒,反而像是嗔怪撒娇一般。

        “你是天武女皇,怎么会年轻呢?”

        “还不是你让人家扮的?”

        扮的?黄皆差点惊呼出声,快速地捂住了自己的嘴。

        扮的!这天武女皇是扮的?那真正的女皇在哪里?他心中闪过疑惑,很快,那副白骨场景重现心头。

        难道?那副白骨是天武女皇的?

        “你扮得很像,那副气质跟天武简直一模一样。”黄益笑着道。

        “得到你夸奖还真不容易,不过,这也多亏你言传身教。你今日跟我进来,是不是想去看看你那位老情人?“

        “看她干嘛?她死都死了,我再看她也不会再活过来。”

        “那前些日子不是总喜欢到她面前谢罪。”

        两人谈笑间,不停说出让黄皆震惊的言语,听得他心头发麻:天武女皇死了,而且跟他的这位摄政王脱不了干系,很可能,就是他将女皇给杀的。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