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寸寸青丝燃芳华

    第二十二章 生日聚会(三)

        看着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夏,楚临风的心像被人狠狠的揪着一样,疼的厉害。

        他面色凝重,眼睛里充满了怒火,急跑过去蹲下身,抱起地上惊魂未定的夏,

        顿了顿,他强压怒火问道:“诗馨,是谁?谁把莲儿弄这样的?是不是红湘?”

        诗馨走近前,抬起头小心翼翼地说:“不是红湘小姐,是……是是韩悦!”

        “一丘之貉!她们在哪里?”自楚回来两个人就不见踪影,看来是躲了。

        夏满腹的委屈化作两行清泪,一滴一滴浸透楚胸前的衬衫,她怕极了,这里不属于她,尽管楚临风百般呵护,她依然没有安全感。

        “我想回去,临风,我想回去!”她反反复复来回这几句,楚只当没听见,而是抱的她更紧。

        诗馨带她去房间洗澡换衣服回来的时候,韩悦和红湘就站在楚面前,几个人吵得不可开交。

        夏还没有走到跟前,就看见楚指着鼻子骂韩悦,“你小小年纪,怎么会这么没教养,不说她跟我什么关系,就冲她是我请来的客人,你也不能这样吧!”

        韩悦一脸的不服,“哥,你是不是中邪了,那个女的有什么好的,长这么大,你从来没有跟我发过脾气,现在你竟然护着她骂我!”

        楚临风伸出的巴掌差点就落在韩悦的脸上,最后一瞬看还是放下了,“你,给我滚,快滚!”

        韩悦没想到楚会这样不留余地的骂她,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怔在那里。

        红湘觉得韩悦这么做都是为了给自己抱不平,她不能任由楚这样骂她。

        这段时间她也受尽了楚的冷落,今天是时候问个明白!

        她看着眼前的楚临风,熟悉又陌生,人是同一个人,心却不是同样的心了,她暂时压了压脾气,温柔地问:“小楚哥,是不是你为了那个女人,也要我滚?”

        “我只想知道,在你心里,究竟是我重要,还是她重要?”红湘问完,故意微仰着头修长的小拇指拭着眼角的泪滴。

        “红湘,我跟悦悦说话,你凑什么热闹……”楚临风被这两个女人搞的头大了,女人这种生物,真是猜不透。

        红湘只想问出一个结果,她继续追问:“我不是跟她凑热闹,我只想知道,谁比较重要,我尹红湘,是堂堂尹氏集团总经理,我怎么会接受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哪怕这个人是你,小楚哥,我也不会接受这样的一份感情!”

        她句句如疾风,问的这些偏偏又最不好回答。

        楚临风自觉对不住她,只是感情的事不能勉强,他说道:“红湘,对不起,我明白你的心意,只是”

        “只是什么?那个女人真的重要过红湘吗?你们两个从小相识,红湘当然是最重要的!”楚临风尚未说完,被楚君尧截住了话。

        楚君尧从人群中出现的时候,楚临风都呆住了,父亲在那边站了多久了,竟没有一个人发现。

        夏半莲看见楚君尧心里就像压了块石头一样沉重,她下意识的反应就是一个字,逃!

        诗馨拽住了她,说这样走了她没法跟楚总交代,这才留住了夏。

        楚君尧站到了红湘面前道着歉:“丫头,真对不住了,他一时被迷了心窍,不要跟他一般见识,天大的事有伯父给你做主……”

        红湘不想让楚君尧难堪,且她心里对楚临风还是抱有希望的,她急忙说:“伯父说哪里话,我刚才也是生气,所以才”

        “不说了,过去了……还有悦悦,你以后也不要再自作主张了,她毕竟是你哥请来的朋友,事情不要做过了!”楚君尧一笑之间,场面恢复了平静。

        夏远远的听着,看着,从始至终,自己就白白被泼了这一身的酒,白白受人奚落。

        楚君尧走后,楚临风第一时间找到了夏,他懊恼自己没有保护好她,让她受到了伤害。

        夏还没有从刚才状态走出来,她是穷人的孩子,但是她没有本事的父母,何尝不把她视作眼睛里的钻石,手掌上的明珠。

        从小到大,哪里受过这等屈辱。

        若没有遇见楚临风,也许她会接受七大姑八大姨的相亲,找一个门当户对的穷小子嫁了,在人们的叹息中成为红颜自古多薄命的女人吧!

        爱情从来是由不得自己的,她爱楚临风,想跟他在一起,不管他是什么身份,只想一生一世守在他身边,这就够了!

        想到这里,她愈发拉紧了楚临风的手,怕一不小心就会从她手中溜走……

        钱多来到的时候,其他人都去酒店吃饭了。

        夏不想看见韩悦她们,所以没有过去吃饭,楚也就没有去,一直在院子里陪着她。

        丁香树下,寂静虫吟。

        淡淡的月光,淡淡的花香,还有杯子里凉透的茶,夏靠着楚临风的肩膀,似睡非睡。

        钱多来本不想打破这份美好,但他俩听见杂乱的脚步声,自己醒了。

        楚临风一睁开眼睛就看见钱多来在面前晃,他真想上去给他一脚,问问他为什么这么晚。

        看他一脸疲惫也就没有踹,楚站起来问:“老钱,你怎么这么晚?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

        钱多来委屈的说:“别提了,我一出门就遇上堵车,堵的水泄不通,我打算找个朋友把车开回去,自己打车呢,谁知道一直堵了几里地车都打不上啊!”

        正说着呢,韩谐的声音映入耳中,“这是谁的自行车,谁把破车停这了!”

        嘈杂的人群越来越近,韩谐应该走在最前面,楚问道:“老钱,什么情况,自行车你的吗?”

        “是,我的!”钱多来小声说着,怕不小心出错又挨骂。

        门口的车位上,奔驰宝马之类都是再普通不过的车了,偏偏在这些豪车的中间一辆破破烂烂的自行车也占据了一个车位。

        这俩车怎么形容呢?三成新,漆掉了大半,尚可以看出是蓝色的,座子上一道明显的裂痕,铃铛只剩下半个。

        韩谐看其他人都在偷着笑,脸上顿时挂不住:“哥,楚家门前无白丁啊!这是谁弄这么个破烂玩意儿,丢人不?”

        楚临风不理他,而是细细的打量着这车,冲着钱多来伸出了大拇指,为他点赞,“老钱,这车是你骑来的?你是怎么骑来的?”

        钱多来道:“堵车之后,我打不上车就跟路边一个大爷买的!”

        “买的?多少钱?”

        “四百,人家大爷说,这车跟人家很多年了,有感情,还舍不得卖呢!”

        “你傻不傻,被人宰了吧……实在赶不上过来打个电话说一下,买这个东西干嘛!”

        “风哥的事,必须做到!”钱多来拍着胸脯,呵呵傻笑。

        这一笑,惹的楚也跟着笑起来,“你呀,赶紧弄走它,别让它在这万人瞩目的情况下出现就行!”

        钱多来得令,推起自己的破自行车往门卫那边去。

        韩谐在他背后说了句:“哥,真是条听话的狗啊!”

        楚已有不悦,嘴上没有说,脸上全挂着了。

        韩谐又说:“像这样没有一点家世背景的人,还能做什么,能做一条狗不错了……”

        夏就在楚的身边,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刚才的事她选择了忍,可是她不能一忍再忍。

        “初中就学过,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你连这句话都不懂,看来是初中都没有读完了!”

        夏白了他两眼,不屑的神情,鄙夷的目光,看的韩谐很不舒服。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