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万灵城主

    第478章 小波澜

        在张天光长老身侧的那位,是一个年岁看起来并不大,甚至显得青涩的少年。

        此人一副十五六岁的样子,身量也不高,看起来极为消瘦,就像是寻常还没有将骨架长开的年轻人。

        不过虽然看起来青涩,但这少年的模样倒是极为俊朗,给人一种干净脱俗的感觉。

        而观此人身上的修为波动,竟然不散发丝毫。往往这种情况,要么就是对方有意隐藏,要么就是深不可测。

        不过不用想也知道,眼前的这个少年,自然是属于第二种。

        北河没有想到,这张家的家主,竟然会是一副少年的模样。

        此时的张家家主,以及那位张天光长老,并肩从大殿当中走了出来,二人脸上都带着笑意,一副交谈甚欢的样子。

        “那家主慢走,老夫恕不远送了。”

        就在这时,张天光看着那少年拱了拱手。

        “族叔实在是客气。”少年摆了摆手。

        虽然如今的他身为张家家主,但是这张天光的辈分,却是比他大好几轮,所以在称呼上还是颇为客气的。

        “见过家主,见过张长老。”

        就在这时,一侧的程忠武看向二人躬身一礼。

        就连张九娘还有那两个守门的化元期青年,也微微俯身。

        为了不引人注意,此时的北河同样稍稍欠身。

        但是不知道为何,这种为了消除他人注意,在平日对他来说极为平常的动作,此刻在他的心中,却是有些反感。

        这种反感源自于内心深处,并且刚刚生出来,就被无限放大,就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以他对自己的了解,他是不可能也不该有这种情绪才对。

        思量间他顿时就想到了什么,心中微微一惊。

        这种情绪的由来,十有跟他踏上了魔修一道有关。

        要知道魔修大都极为霸道,这种霸道不但体现在功法上,也体现在性格以及行事作风上。

        魔修本就讲究张狂行事,唯我独尊,岂能屈居于他人之下。

        而随着这种情绪的不但放大,北河感受到了心中一股淡淡的戾气,开始隐隐作祟了。

        他神色微变,立刻试着将这种情绪给压下去。

        让他松一口气的是,下一刻他就缓缓平复了过来,内心变得波澜不惊。

        “咦!”

        突然只听一声轻咦传来。

        听闻此声,北河回过神,并抬起头来。

        只见本欲离去的张家家主,此刻正在打量着张九娘,眼中露出了一抹疑惑之色。

        看到他的神情后,他身侧的张天光也有些奇怪,随即他就将目光看向了程忠武还有张九娘等人。

        下一息就听此人道“忠武,你有什么事情吗。”

        闻言,程忠武立刻上前,看向张天光拱手一礼,“启禀张长老,此次晚辈前来,的确有一件事情禀告。”

        “什么事情。”张天光古井无波的问到。

        “这……”

        程忠武有些迟疑,下意识的看了看身侧的那位张家家主。

        不过此时的张家家主,目光依然停留在张九娘的身上,并露出了一抹似笑非笑之色。

        “家主也是自己人,有什么就直说吧。”张天光道。

        “是,长老。”程忠武点头,“此次弟子是带一位我张家流散在外数百年的嫡系族人前来求见,希望让这位家族的嫡系族人认祖归宗,融入家族。”

        其话音刚刚落下,张天光不禁看向了张九娘。

        见状,张九娘向着那少年还有此人拱手一礼,“晚辈张九儿,见过家主,见过张长老。”

        “张九儿……”

        张天光捋了捋胡须,这个名字有点陌生,不过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张九娘有一点眼熟。

        “嘿嘿嘿……”就在这时,在他身侧的张家家主突然一阵轻笑,而后看向张九娘道“张九儿,果然是你。”

        刚才他本来是因为张九娘的美貌而多看了一眼,但随即就觉得张九娘极为眼熟,思量间他终于想起张九娘到底是谁了。

        只是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张九娘会突然出现,并且二人还以这样的方式相见。

        “承蒙家主还记得九儿。”张九娘看向了张家家主,有些拘谨一笑。

        当年她随父亲离开的时候,不过区区化元期的修为,但是眼前的这位张家家主,就已经是元婴期修士了。

        二人之间倒是有一些交集,但都是在这位家主还是结丹期时候的事情,没想到这位张家家主,居然还记得他。

        “你父亲如何了。”这时只听张家家主问道。

        “家父早已过世多年。”张九娘如实开口。

        “去世了吗。”少年微微颔首,一副颇为惋惜的样子。

        “这……”

        而这时的张天光还一头雾水,不知道眼前的张九娘到底是谁。

        见状,此人身侧的张家家主微微一笑,“族叔莫非忘了吗,她就是张卓之女。”

        “张卓!”

        其话音刚落,张天光瞳孔微微一缩,语气更是有些凌厉。

        “竟然是那个逆子!”只听此人道。

        当年他可是清楚的记得,就是张卓拓印了一份家主宝库中,有关一处上古遗迹的地图,后来遭到了家族的缉拿。

        当年他就在这青木殿执事,这件事情更是搞得他灰头土脸,甚至还遭到了上一任家主的责问。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那张卓死了,此人的女儿倒是回来了。

        一想到此处,他看向张九娘神色一沉,“这么多年都流离在外,如今倒是跑回来了。怎么,莫非是无路可走才想回来的吗。”

        如今的张家早已今非昔比,在他看来,张九娘明显就是想要攀附,所才回来的。

        不等她开口,又听张天光道“莫非以为你父亲死了,你就能脱罪了不成。”

        张九娘银牙紧咬,本想反驳当年的事情乃是她父亲所为,一切都跟她无关。但是一想到她父亲临走时执意带上她,其实是怕将她留在家族会受到排挤,她便将这番话给咽了下去。

        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若是张家当真无法留下的话,大不了走就是了。偌大一个陇东修域,就不信还没有她这个结丹后期修士的容身之所了。

        只是眼下的这般屈辱,让她心中愤慨,甚至感到无地自容。

        就在她这般想到时,在她身侧的张家家主发话了。

        “族叔不用这么偏激,当年的事情我也有所了解,此事乃是张卓所为,跟她倒是没有几分关系。而她之所以随着张卓逃走,也张卓爱女心切,不愿自己逃了,将她留在家族中受委屈而已。”

        张九娘没想到家主竟然愿意为她说话,不过她依旧微微低头,并未开口。

        张天光也颇为意外,看了看张家家主,又大有深意的看了看张九娘,露出了思索之色。

        这时又听张家家主道“另外,当年不过是被拓印了一份上古遗迹的地图而已,实际上倒是没有什么损失,此事在上一任家主看来罪不可恕,不过在我看来,可大可小。”

        事已至此,张天光自然明白了这少年的意思。

        于是就听他看向张九娘一声冷哼,“哼,你还不谢谢家主。”

        “张九儿谢过家主!”张九娘看向那少年欠身一礼。

        “客气客气。”张家家主摇了摇头,而后此人话锋一转,“我还有事在身,就先走一步了,族叔可要记得刚才我交代的事情。”

        “家主放心,不会有差池的。”张天光含笑点头。

        张九娘的事情不过区区一个小插曲,跟他们所谈的正事比较,不值一提。

        “嗯。”

        少年点了点头,接着就见他身形冲天而起,向着远处掠去,很快就消失在了朦胧的雾气中。

        目送此人离开后,张天光这才回过神来,目光再次落在了张九娘的身上。

        张家家主已经开口,身为元婴期修士,他也不是爱计较的小人,不会给张九娘小鞋穿的。

        这时他神识探开,将张九娘给罩了起来。

        下一刻此人就微微有些讶然,因为张九娘竟然是一位结丹后期修士,这倒是出乎了他的预料。而这般修为的人,对于张家来说,是继续招揽的对象。

        要知道元婴期修士要招为客卿长老,要付出的代价可不小。而寻常结丹期修士的话,又不如元婴期修为那样有价值。

        唯有结丹后期修士,是张家最喜欢招揽的对象。这种修为的存在,只差一步就能够突破到元婴期,若是在张家突破成功,就相当于付出了招揽结丹期修士的代价,招揽了一位元婴期修士。

        张天光本就负责此事,所以深知其中利弊。

        很快他就回过神来,看向程忠武道“待她去领取家族的身份令牌并登记吧。”

        说完后,此人就转身离去。

        “是,长老。”程忠武对着此人的背影恭敬一礼。

        。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