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万灵城主

    第483章 煞极谷传闻

        二十日后,北河还有张九娘二人,坐在一辆辇车当中,一个化元期的张家族人,驾驭着这艘辇车,一路向着西北方疾驰而去。

        张九娘已经启程前往属于张家的那座金元石矿脉,要执行监工任务了。

        就如当初的程忠武所言,张家不养闲人,而这监工的任务,这是家族要她做的事情。

        只是在辇车中除了张九娘还有北河之外,还有另外一个人在,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程忠武。

        张家在那一处金元石矿脉监工的结丹期长老,共有十余位之多。除此之外,甚至还有一位元婴期的修士坐镇。

        而这十余位结丹期的长老,每隔五年就会轮值一次。

        十余日后,就是十年之期的到来,张九娘就要替换其中一位结丹期长老,执行为期五年的任务。

        至于程忠武也在二人所在的马车上,这是因为此人也是此次轮换的结丹期修士之一。

        这让北河还有张九娘颇为奇怪,因为此人的任务,应该是在传送殿坐镇,负责明面上的接纳任务才是。

        “没想到这一次忠武哥也会前往那处金元石矿脉监工。”就在这时,只听张九娘看向程忠武道。

        “呵呵……”程忠武微微一笑,“对此我也颇为意外,竟然将我从原本的任务中给抽调了出来。”

        张九娘点了点头,倒是没有接话。

        不过在她心中,却是有对程忠武会去金元石矿脉监工的原因,有着另外一番猜测。

        此人同行也有一定的好处,因为一路走来程忠武告知了她不少要注意的事项。

        比如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监工金元石的开采,可不想她想象中的那样,有足够多的油水可捞。家主张少丰上任以来,管理极为严格,诸如当年的张家,每一个职位上,都有不少蛀虫的事情,在现在几乎没有。

        监守自盗这种事情,若是被发现的话,会遭到严厉的处罚。

        “倒是没想到此次北道友竟然也会同行。”

        就在这时,程忠武看向了北河,露出了一抹让人如沐春风的笑意。

        对于北河,他可是极为好奇。

        当初他就知道北河跟张九娘之间,应该并非有点渊源那么简单。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他本来还想过,北河会不会是张九娘的道侣,但是一想到对方化元初期的修为,他就摇了摇头,因为这根本就不可能。张九娘可是结丹后期修士,加上倾城倾国的姿容,即便是元婴期修士恐怕都有人拜倒在石榴裙之下,岂能看得上北河。

        北河看了此人一眼,一时间没有回答。在他看来,程忠武也会成为金元石矿脉监工的结丹期长老之一,恐怕另有原因。至于是什么原因的话,他猜测应该跟张九娘有关。

        毕竟这二人在年少时就已经结识,如今张九娘这么个结丹后期的大美人儿突然回归,此人想要追求也在情理之中。

        而一想到此处,他心中微微一动,暗自猜测二十日前,曾偷偷摸摸出现在山谷中的那位,会不会就是这程忠武。

        只是他又想到,程忠武要拜访张九娘的话,可用不着偷偷摸摸,事实上在张九娘回归这些时日,此人就来过数次了。

        就在北河心中念头转动之际,只听张九娘道“北河这一次是另有要事,并非要跟我等一同前往那处金元石矿脉,只是方向相同,顺便同路一程而已。”

        而她所说倒并非是虚言。

        自从北河修炼了天魔吐纳之后,他的修炼速度便大涨了数倍之多。

        不过想要尽快恢复到结丹期的修为跟实力,这还远远不够,因此他便想要寻找一个阴煞之气聚集的地方。

        不便在张家抛头露面的他,由张九娘代为在家族中打探了一番,还真给他找到了那么一个可以让他修炼的地方。

        那地方叫做“煞极谷”,地处张家西北方,距离张九娘要执行监工任务的金元石矿脉,只有月许的路程。

        煞极谷可以说在这片地域都赫赫有名,除了张家之外,其他大大小小的宗门势力,都知道这个地方。

        煞极谷所在,原本也是一处寻常的山林之地,但是在两千年前,据闻有一颗天陨之石划破了长空坠落,砸在了这片大地上,在大地上形成了一个巨大得看不到边际的陨坑。

        而从那个时候开始,不知道什么原因,在那处陨坑当中,就有浓郁的阴煞之气开始聚集了。

        并且这些年来,阴煞之气越来越多,到了最后已经浓郁到了一种让人觉得恐怖的程度,即便是元婴期修士,也无法靠近最中心的位置。

        也因为阴煞之气的浓郁,所以这煞极谷成为了陇东修域上一处有名的绝迹,不少修炼阴属性功法的人,或者需要阴煞之气用作他途之辈,都会来打煞极谷的主意。

        而煞极谷当中的阴煞之气,仿佛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前来此地的人也就越来越多。

        当从张九娘口中得知有这么一个地方后,北河惊喜之余,也被惊讶得不轻。

        就连元婴期修士都无法靠近最中心的位置,看来在这片修行大陆上,元婴期修士也并不是无所不能的。

        虽然他们可以称之为实力最强的人,但是在一些险境或者遗迹面前,依然只能畏惧。

        因此对于那煞极谷,北河也极为感兴趣。

        尤其是这煞极谷形成的原因,乃是一颗从域外疾坠而下的天陨之石造成的。

        这颗天陨之石不但聚集了浓郁的阴煞之气,而且还能够将元婴期修士给阻挡在外。因此不难想象,那颗天陨之石必然是一件举世罕见的宝物。

        想来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有诸多的元婴期修士,会想办法踏足那煞极谷最中心的位置,就为了为了那颗天陨之石。

        只是这么多年来,却没有人成功过。

        当然,北河也仅仅是好奇而已。毕竟就连这么多的元婴期修士,都没有办法靠近最中心的位置,他这点修为又能有什么作为呢。

        或许将来他突破到了元婴期,可以去尝试一下。

        “哦?”程忠武有些费解,只听他道“不知北道友要去什么地方呢?”

        这一次,不等张九娘回答,就听北河道“初来陇东修域,所以想要四处看看,倒也没有什么特别想要去的地方。”

        程忠武自然听出了北河的敷衍,对此他心中有些恼怒。北河不过区区一个化元期修士,他却一口一个北道友的称呼,已经给足了对方的面子,然而对方却一副蹬鼻子上脸的架势,不但不领情,反而冷屁股对他热脸,实在是让人愤怒。

        但他表面却没有丝毫的异样,只听他道“呵呵,原来如此。”

        程忠武话音落下后,辇车当中的气氛,就显得有些尴尬起来。

        对此北河不以为意,而是眼观鼻鼻观心,就此陷入了呼吸吐纳中。

        这些时日以来,他几乎每时每刻的,都在运转天魔吐纳,只为尽快让自己恢复巅峰时期的修为。

        而张九娘则美眸一闭,似乎也没有跟程忠武交谈的意思,陷入了打坐调息中。

        看到这一幕后,程忠武越发觉得尴尬了。此人摇了摇头,同样闭上了双眼。

        就这样,三人乘坐的辇车,一路向着西北方疾驰七八日的时间。

        这一日,飞驰的辇车速度为之一缓,开始缓慢进行。

        辇车中的三人有所感应一般睁开了双眼。这时张九娘将车厢内的窗帘给拉开,就看到了车外的情形。

        只见在辇车的正前方数十里之外,有一座拔地而起的巍峨巨峰。

        让人诧异的是,在朝阳的照耀之下,那座巍峨巨峰竟然金光灿灿的,看起来宛如金汁浇筑而成。

        而属于张家的金元石矿脉,就在前方的那座巨峰内部了。

        “看来我等到了。”张九娘微微一笑。

        五年之期的任务,每年都有六百颗高阶灵石的俸禄,对于结丹期修士来说,张家给出的已经是天价了。

        要知道当年天尸门的那位太上长老,也不过是给了北河万余颗高阶灵石,而那应该还是对方的所有家当。

        张九娘只需要五年时间,就能够赚取到一位元婴后期修士的三分之一身家,这在西岛修域上,反正是不可能的。

        “嗯,的确是到了。”程忠武含笑点了点头。

        而这时的北河,依然双目紧闭,对于外界的情况毫无所察的样子。

        这一幕引起了张九娘还有程忠武的注意。二人疑惑之余,看着北河眉头微微皱起。

        “嗡!”

        突然间,从北河的身上荡开了一股化元中期修为的波动,充斥在了整个车厢中。

        。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