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万灵城主

    第503章 遇袭

        这一日,北河盘坐在一间静谧的石室内,在他的手中,还拿着一只银色的铁环。

        这只铁环,便是五子禁灵环。

        只见他的掌心涌出了一股精纯的魔元,将银色的五子禁灵环给包裹着,赫然是着手将这件法器给魔化。

        他驻守在金元石矿脉,已经有三个月之久了,而在这三个月中,倒是并未发生任何事端。

        在此期间,北河除了要负责监督金元石矿脉的开采之外,他将所有的时间,都用来魔化手中的这件古武法器了。

        良久之后,只见他长长吐了口浊气,接着睁开了双眼。

        他将手中的这只五子禁灵环给拿起来,放在了面前。虽然此物表面依然银光璀璨,但是在内部已经逐渐开始被魔化了。

        北河满意的点了点头,照此下去,这件古武法器终究会被他给魔化成功。

        不过此物品阶极高,当年可是属于武王境界的季无涯,所以短时间肯定无法彻底的魔化,按照他的估算,至少要一两年。

        他还要在这处金元石矿脉值守四年之久,可以说时间上正好。

        翻手将五子禁灵环给收起来后,北河双目再次一闭,开始了内视。

        这时就可以看到,在他的丹田当中,有一枚指头大小的血色印记,表面正明灭不定的闪烁着血光。

        这枚血色印记就像是一颗符文,从其上还有一股奇异的波动弥漫着。

        此物赫然是北河花费了大量的精力还有精血,才凝聚出来的第一枚三杀血契。

        既然修为成功恢复,并突破到了结丹中期,那他自然要尽快将季无涯这具高阶炼尸给收服。如此的话,他就会多出了一个战斗力惊人的帮手。

        只是在他丹田中的第一枚三杀血契,尚未彻底的凝聚成形,同样需要一段时间的温养。

        按照北河的估算,在这一次驻守金元石矿脉任务结束之前,他应该能够将三枚血契全部凝聚成形。到时候,就可以尝试将季无涯给彻底掌控了。

        “笃笃笃……”

        就在这时,北河所在石室的房门被人敲响。

        听闻此声,北河收回了心神,而后向着石门屈指一弹。

        随着一道法决没入其中,只听一阵低沉的摩擦声传来,石门缓缓开启了。

        一个身着张家传统服饰的少女站在门外,看向北河拱手一礼,“北长老,七号矿洞已到验收日了。”

        “嗯。”

        闻言北河点了点头,接着便霍然起身,向着石室之外行去。

        而那个张家的少女,则跟在了他的身后。

        当踏出石室后,只见他所在的地方,赫然是一条地底的隧道,两端都黑漆漆的,一副看不到尽头的样子。

        北河双手倒背,向着右侧的方向行去。

        两人只是行走了小半刻钟,就听到了一阵锵锵的开凿之声传来,并且从前方还有一片金光在闪烁。

        当来到隧道的尽头,只见此地的四面墙壁闪烁着一道道金光,而这些金光,赫然是由石壁上一颗颗大小不一的石块散发而出。

        这些镶嵌在石壁上散发出金光的石块,便是金元石了。

        此物只有在最坚硬的石头当中才会凝聚而成,而要将金元石从石头当中开凿出来,是一件极为耗时耗力的事情。

        即便是化元期修士,也不容易。

        只见二三十个身着各异服饰的修士,此时分处矿洞不同的地方,有的站在地上,有的则凌空悬浮在半空,纷纷用手中达到了法器级别的镐,将一颗颗大小不一,镶嵌在石壁当中的金元石给费力的开凿出来。

        这些人都是张家的人,但大多数都是加入张家的外姓之人,也只有这些外姓的修士,才会做着最为辛苦的任务。

        眼看北河到来,众人便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一时间嘈杂的矿洞中立刻安静了下来。

        “见过北长老。”

        诸多化元期修士向着北河抱拳一礼,并异口同声道。

        “诸位不用管我,你们继续吧。”北河开口。

        “是!”

        其话音落下后,诸多的化元期修士便转过身,继续开采着石壁上的金元石。一时间锵锵的嘈杂之声,又充斥在了矿洞中。

        他们这些人,只是这条七号矿洞中的一半人马,另外一半人马则在休憩,双方每隔三天就会交换轮值一次。一共有将近六十人,都属于北河的麾下。

        而除了北河所在的这条七号矿洞之外,另外还有九条矿洞,分别由其他九位结丹期长老坐镇。

        北河对各行其是的众人视而不见,来到了矿洞的中间站定,只见在他的脚下,堆积了一座小山形状的金元石,足有三尺高。

        这些金元石,都是三日来这些化元期修士开采出来的。

        众人将金元石开采后,会全部堆放在最显眼的位置。这样做除了方便收取之外,也利于此地的化元期修士相互监督,避免有人私吞。

        而若是有人在过程中中饱私囊,揭发之后会得到丰厚的奖励。

        “大小一共四百零八颗,每一颗都有编号。”在北河身侧的的少女道。

        “嗯!”

        北河点了点头,接着便摘下了腰间一只储物袋,将脚下的这些金元石,给全部收入了其中。

        这些金元石开采出来后,会全部编号,并且所有化元期修士,都会将编号给记录在一枚玉简上。

        这么做的原因,是为了防止北河这样的结丹期长老,想要从中牟利。

        因为他可以用手段让一两位化元期修士守口如瓶,但是绝不可能让所有化元期修士替他隐瞒。

        同样的,北河在每一次将手中的金元石上交给那位元婴期修士时,其他九位结丹期修士所在矿洞中开采出来的金元石数量,也会直接通告出来,这么做是为了防止那位元婴期修士私吞。

        可以说那位张家的张少丰家主上任后,将族内大大小小的事物,给管理得井井有条,这才有如今张家的强大。

        北河将金元石给收起,便离开了此地,向着矿洞另外一端的尽头行去。

        最终他来到了一座石殿当中,那位叫做张兰的张家元婴期长老,依然端坐在石殿的高坐上。

        不过在此地除了北河之外,还有另外五位结丹期修士。

        北河站在大殿的一侧,便就此等待了起来。

        不消多时,十位结丹期修士全部到齐了,这时就见其中一个女子率先向着主座上的张兰行去,来到此女身侧后,只听这女子道“一号矿洞,此次共计开采四百二十块金元石。”

        说完后,此女便将手中的一只储物袋奉上。

        张兰将储物袋拿过来,法力注入其中查探了一番,当查清的确是四百二十颗金元石后,此女才点了点头。

        接着又见一个中年男子走了上去,来到此女身侧,将手中的储物袋奉上时,开口道“二号矿洞,此次开采金元石三百九十颗。”

        张兰再次接过了储物袋,查探了一番。接下来,便是第三个结丹期修士走了上去。

        就在一个个结丹期修士,汇报着金元石数量时,其他人则取出了一枚玉简,将众人汇报的数字给录入其中。

        这些玉简会有专门审核的元婴期修士来检查,看看能否将数量对上。

        到了北河之后,他便跟其他人一样,将储物袋中的四百零八颗金元石交给了那位张长老。

        直到所有人汇报完毕后,才听高坐上的那位张长老道“下去吧。”

        “是!”

        北河等人拱手领命,全部退了下去。

        而这,便是北河驻守金元石矿脉要做的事情了。虽然枯燥乏味,但是并不会花费他太多的精力。加上这些年,他要做的是魔化法器,还有就是凝练出三枚血契,收服季无涯,因此留在此地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当然,等他将处理完了这两件事后,他就不会再完成这种枯燥的任务了,而是要想办法找到其他三枚五子禁灵环。

        一路上众人没有丝毫交谈的意思,到了岔洞后,便各自回到了所驻守的矿洞中。

        像往常一样,北河回到了石室,准备踏入其中继续修炼。

        不过就在他推开石室的石门时,他却皱起了眉头,他搜过眼前的石室,心中生出了一股警惕来。

        不知为何,他有一种被人窥视的感觉。而且这种感觉,在这三个月中,已经发生了数次了。

        只是就在北河凝神查看时,那种感觉又再次消失了。

        北河吸了口气,踏入石室后,将石门紧闭,并将禁制给打开,这次他才稍稍松了口气,而后盘坐在了石床上。

        数月前,曾有两位结丹期修士遭到偷袭并陨落,因此这件事情搞得不少人都人心惶惶的,尤其是坐镇此地的结丹期修士。

        虽然北河并未担忧过什么,但是却极为警惕。

        只是这三个月来,一切都相安无事。

        若是当真是他们这些结丹期修士的中的某一人干的,他反倒放心了。因为即便是结丹后期修士,他也巍然不惧。

        而且他还在所在的石室中,布置了两套防御性阵法,外加一套预警阵法,即便是元婴期修士也别想悄无声息的闯进来。

        沉吟间北河闭上了双眼,陷入了打坐调息。

        不消片刻,静谧的石室中就只能听到他均匀的呼吸了。

        突然间,即使是闭上了双眼,北河也能感受到一股金光在石室中亮起。

        “嘭!”

        他根本来不及任何动作,电光火石间,他丹田的位置便遭到了一击重击。

        接着他的身形抛飞而起,重重撞在了墙壁上,发出了“咚”的一声闷响。

        “唔!”

        坠落在地后,北河口中一声闷哼。

        他来不及调整体内紊乱的气息,这时便霍然抬头,双目凌厉如刀的看向了前方。

        只见在石室正中,竟然多出了一道人影。

        让他震怒的是,整个过程中,他布下的那两座防御阵法,还有预警阵法,都没有任何的反应。

        。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