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万灵城主

    第511章 掌控季无涯

        离开金元石矿脉后,北河借助张九娘的那件土行旗法器,极为顺利的就回到了当初的那间石室。

        将石门开启,只见石室内只有一团金甲老者尸体燃烧而成的灰烬,还有就是那张暗金色的石床。

        北河转身将石门紧闭,便龙行虎步向着石床行去,最终盘坐在了其上。

        他并未像金甲老者那样,在眼前的石室中布置阵法或者禁制。

        在北河看来,深处地底的这间石室,本来就有着一层天然的屏障,若是布下阵法或者禁制,反倒是多此一举了,极有可能让高阶修士察觉到波动。

        盘膝坐下,他深深吸了口气,接着便双目一闭,陷入了打坐调息。

        将状态调整到最佳后,北河便尝试打通施展金遁术需要运转的经脉,并且他利用的并非是体内的魔元,而是引导从坐下涌来的金灵之气。

        要施展金遁术,就必须激发金灵之气,而他体内只有最为纯粹的魔元,因此北河心中有些七上八下,不知道能否成功。

        不过在他看来,身具土灵根,身上也只有土属性法力的金甲老者,都能够借助金元之精修炼成功,他应该也没有问题。

        就在北河陷入修炼之际,只见他神情微微一动。他察觉到他打通运转金遁术需要运行的经脉,过程也太顺利了,可以说用水到渠成来形容也毫不为过。

        只是念头一转,北河便猜测这或许跟他曾经是古武修士有关,因为古武修士的修炼,就是将全身经脉给打通的过程。

        正因如此,当初他服下通脉丹后,才能成功打通数十条灵根。

        自从成为魔修,他吞噬天地间各种气息炼化成魔元,并不需要用到灵根,而是通过浑身无数毛孔的舒张就能够做到。

        诸多的气息在没入他体内,就会被他的天魔之体给直接炼化。

        而这,也是魔修的一种强大之处。

        所以在踏上魔修一道后,北河根本就不需要再继续打通体内的经脉,将其转化成灵根了。

        就这样,北河盘膝而坐就是整整两天的时间。在此期间,他打通经脉的过程,他体内的那一簇先天魔元,就像是先头兵一样,会在他的经脉中开路,这越发加快他打通经脉的速度了。

        两天后,北河便缓缓睁开了双眼。

        这时的他,已经将需要运转金遁术的经脉给全部打通。要知道当年初的金甲老者,仅仅是这个过程,便用了足足二十余年之久。

        当然,北河可以猜到,那是对方经脉本来就全部处于封堵的状态,跟他可完全不一样。

        可以说在这一方修行大陆上,单纯比打通浑身经脉的速度,即使是元婴期修士也比不上他。

        北河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接着便再次闭上了双眼。

        第一步是打通体内运转金遁术的经脉,而第二步便是运转要施展金遁术的法决了。

        而第二步,往往才是最难的。

        随着北河运转金遁术的修炼法决,只见他身下的金元之精内,便有一缕缕金灵之力涌入他的体内,一时间只见他身躯表面,都有一股微弱的金芒在闪烁着,这一幕看起来极为奇异。

        这一次,仅仅是一日过去北河就睁开了双眼。

        此刻他的目光平静,看不出喜怒哀乐。

        区区一天的时间,他当然不可能将金遁术修炼成功,但是他却已经初窥到了此术的门槛。可以说他的修炼速度,比起当初的金甲老者,要快十倍不止。

        北河暗道莫非他在修炼五行遁术上,还有不弱的天赋不成。

        一念及此他便点了点头,要知道当初的他可是古武修士中的元灵体,而且体内还有一簇先天真元,只是生不逢地,要是在古武大陆上,他绝对是天赋惊人之辈。

        而古武修士的术法神通当中,同样有五行遁术,因此他比起那金甲老者修炼速度更快,也就不是什么让人惊奇的事情了。

        这时北河站了起来,离开了眼前的石室。

        每隔三天他就要去验收一批金元石,所以可不能在此地久留,不然要是耽误了任务,那位元婴期的张兰必然会过问的。

        平日里,他只能够借助闲暇的时间,来此地修炼金遁术,而且还尽量不要被人给察觉到。

        而他在此地还有四年之期的任务时间,要是能够在四年内,就将金遁术给修炼成功,就再好不过了。

        ……

        就这样,时间飞逝,眨眼就是一年过去。

        在这一年中,金元石矿脉风平浪静,没有发生过任何的事端。

        就连当初有两位结丹期修士被袭杀的事情,也逐渐淡化了。仿佛这件事情的风波已经过去,驻守在此地的结丹期修士,也逐渐都放松了警惕。

        这一日,北河处在七号矿洞的石室中。石室中他一连布置了两座阵法,还有三层禁制,可以说费了不小的力气。

        这一年中,他除了魔化他的五子禁灵环这件法器之外,便是将大把的时间,都用来修炼金遁术了。

        区区一年,他自然不可能成功,但他却有着明显的进步。而只要有进步,那么便绝对有修炼成功之日。

        此时的北河并没有像往常那样,潜入地底,借助那块金元之精修炼金遁术。而是矗立在石室正中,低头看着脚下的一物。

        在他的脚下,赫然是那具聚阴馆,而在聚阴馆内,躺着用灭龙鞭束缚的季无涯。

        只见季无涯牙关紧咬,口中发出了阵阵嘶吼。其目光当中,更是爆发出了让人不敢直视的凶残之意。

        看到面前桀骜的此人,北河神色古井无波。下一刻,就见他闭上了双眼。

        与此同时,在他小腹的位置亮起了一道血光,随着北河魔元的鼓动,这道血光直窜而上,张口被他给祭了出来。

        仔细一看,这赫然是一枚血色的符文,其上闪烁着一股奇异的波动。

        看着面前的此物,北河也极为好奇,近距离的打量着。

        此物是他修为恢复后,用了一年的时间,才祭炼并温养成功的一枚血契。

        三杀血契此术,是他将季无涯给掌控的唯一法门。

        “此物如何!”

        只听北河宛如喃喃自语的开口。

        而他话音落下后,他脑海中便响起了擘古的声音。

        “很是不错。”

        没想到擘古会给出如此高的评价,对此北河点了点头,接着食指伸出,只见这枚血契就悬浮在了他的指尖一寸上方。

        接着他俯下身来,将指尖这枚血契,缓缓向着季无涯丹田的位置指点而去。

        就在血契触碰到季无涯小腹位置的皮肤时,此物血光大涨,而后宛如一滴粘稠的血珠,融入了进去。

        随着北河的指尖抵在季无涯的小腹,那枚血契已经彻底融入了此人的丹田中,而后“波”的一声爆开,化作了浓郁的血雾,充斥在其丹田内,接着这些血雾在呲呲声中融入了季无涯的丹田内壁。

        北河将手指收了回来,此刻他能偶清晰的感受到,他跟融入季无涯丹田的那一道血契之间的心神联系。

        而且让他满意的是,在血契融入季无涯丹田的过程中,因为此物没有对季无涯造成任何的影响,所以对方也没有任何反抗。

        北河舒了口气,第一枚血契成功种下了,接下来还需要凝练出两枚,就能够将季无涯给彻底的掌控。

        于是他将聚阴馆一封,接着将此物给收了起来。

        长长舒了口气后,双手倒背的踏出了石室。

        他的时间颇为紧迫,现在要抓紧去修炼金遁术了。

        ……

        就这样,转瞬又是三年。

        这一日,北河还有其他常年坐镇此地的结丹期修士,全部聚集在石殿中。

        除了他们这些人之外,另外还有十余人亦是在此。

        驻守金元石矿脉的任务,每隔五年就轮值一次,另外十余人,便是来接替他们的。

        而除了十余位来自张家的结丹期修士之外,还有一个身形矮小的老者,此刻正跟那位元婴期的张兰相谈甚欢。

        这一次不但是他们这些结丹期修士轮值,张兰这位元婴期修士也有人来替换。而顶替她的人,便是那叫做张元谷的矮小老者了。

        北河站在人群中一个不起眼的位置,这时的他,神色看起来极为轻松,心情端是不错。

        因为在这几年中,他成功将那枚五子禁灵环给魔化了,另外就是,他也凝练出了另外两枚血契,分别种在了季无涯的识海还有胸膛,三枚血契连成一条直线,他便用三杀血契这种高阶的魔道手段,将季无涯这具元婴期的炼尸给成功掌控。

        从现在开始,他的实力跟手段,绝对可以面对寻常的元婴期修士。

        唯独遗憾的,便是金遁术这门高阶遁术,他只是勉强踏入了门槛,可以将身躯缓慢的融入金石当中,但是想要在金石当中自由无阻的穿行,却暂时还无法做到。

        区区四年的时间,他的的金遁术便有了这种成就,对北河来说已经是出乎意料了,毕竟当初的金甲老者,可是用了一百年,才能够在金石当中穿行。

        “那此地就交给张长老了。”

        就在这时,只听张兰看向那矮小老者道。

        二人又客套了几句,就见张兰率领北河等十余位结丹期修士,从石殿中掠出。

        而后十余辆辇车,便浩浩荡荡的向着张家的方向驶去。

        。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