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伪妹妖妃

    第1024章:旧筝的故事

        “从来都没有想过她能办成什么事!若不是死马当做活马医的话,本宫真是懒得搭理她!只不过现在想想还是觉得兴许多个人还是能够多把力量呢?哎…………没办法呀!”

        惜香连忙接过话头道:“其实麟王妃她并不傻,只不过就是吃的苦头太少罢了!”

        夏如嫣又呷了一口茶,神情倒也却是一片淡定。

        “都说东翎郡主也不是个傻角色,怎么就教出个这样的货色?依我看夏凌月也是半斤八两,完全比她好不了多少,不过最近总是觉得她去了一趟民间回来就跟脱胎换骨变了个人似的,莫非是谁借了她的身子蒙混进宫来了?”

        夏如嫣暗暗地抚了抚耳鬓旁的青丝,冰冷的耳廓已然令她难受了。

        “奴婢以为太子妃大可不必太过忧心,这夏凌月现在毕竟处于一个没名没份的地位,无论她多么厉害,只要没地位就势必会没实权,没实权说话做事毕竟不硬气,在宫里也就没份量了,奴婢觉得太子妃倒是大可放心吧!毕竟眼前而言,她对你的威胁还起不来多大作用!”

        惜香的话虽然听起来似乎在理,不过夏如嫣一抬手便打断了她。

        “事情也不是这样,关键是有无数种手段都未必非要亲自上阵呀!比如说借刀杀人、为虎作伥、狼狈为奸、敲山震虎的计谋等等,这些都是防不胜防的事情呢!有的时候甚至根本就是出其不意,而又攻其不备!”

        惜香黯然的沉下了脸,也就不再搭腔。

        “其实姚纤秀的失败也是一种计谋,一种名叫做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计谋!”

        夏如嫣的话虽然令惜香听得云里雾里,不过她仍是静静地候在一旁不再贸然多言。

        “她的成功之处虽然不会是胜在一时,但很可能会是嬴在一世,这种精明之处有人会称之为苦肉计,也有人会觉得是因祸得福!其实,这件事的背后推手才是真正有远见的厉害角色!”

        惜香一听这话,眼睛突然就瞪的溜圆了。

        “什么意思呢?”

        见她满头雾水的样子,夏如嫣神情淡然,竟神秘的抿嘴一笑:“其实姚纤秀她并不见得就是最可怜的人,对于女人而言什么才是最可怜呢?”

        “不知道!”

        惜香愣愣地摇摇头,接着她又想了想:“难道说麟王妃她性情超然?拿痛苦当享受?”

        夏如嫣忽然笑了:“你知道对于一个女人而言什么才是最重要吗?”

        惜香仍是摇摇头:“太子妃,请恕罪!奴婢愚笨,实在想不出对于女人什么最重要了。”

        “对于一个女人而言,最重要的莫过于丈夫全心全意的爱和呵护,还有心上人曾经给过的最珍贵的承诺!”

        惜香这时候仿佛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

        “懂了吗?”

        “还是不懂!”

        夏如嫣见她呆滞的神情,不禁黯然浅叹了一下。

        “也好,不懂才是智慧!”

        惜香又愕然了:“不懂又成了智慧了吗?”

        她拍了拍自己的耳门,想要确定一下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太子妃,您的智慧真是太高深莫测啦!奴婢听的头都大了,云里雾里的感觉这是太懵啦!”

        她揉了揉脸:“难怪您能当上太子妃,奴婢也是佩服的跪啦!”

        夏如嫣抿嘴一笑,神情却是严肃了。

        “这些都是分合无常的道理,原本就没有固定形式,所以话语本身却是毫无意义,只不过都是需要意会言外之意罢了!”

        主仆二人正说话间,云瑶已经从宫楼的石梯口上的楼来,脸色有些苍白的模样。

        “太子妃,您要的酒菜奴婢已经替您备好了!您看是否要现在用呢?”

        夏如嫣宽袖口一扬:“上菜吧!”

        “是!”

        接着,她便从臂弯儿的藤篮儿里一件件的拿出了酒菜,在面前的石桌上对份摆开。

        “好了!您的酒菜已经上完了。”

        “下去吧!”

        “是!”

        看着云瑶弱不禁风离开的样子,惜香却蹙紧了眉宇。

        “嗯…………人家不嘛!人家那么爱你,人家那么喜欢你,人家那么想你,你还要人家怎么样才不离开人家嘛?”

        “我…………”

        麟王紧紧地抱着脖子,内心的负罪感令他显得很像过街老鼠的样子。

        “我求你啦!你快把衣服穿上再说吧!”

        “嗯……不嘛!除非……除非你回答人家一个问题人家就穿。”

        姚纤秀歪着脑袋,脸上那矫情的样子显得十分欠揍。

        “哎…………好吧!好吧!你说吧!”

        麟王依然背对着她,但仍还在慌不择路的穿衣服,怪就怪自从回宫之后就一直让人伺候惯了,所以他很久没有自己穿了,当然动作笨拙了。

        “你告诉妾身,人家是不是你的第一个和第一次呀?”

        她这么问的时候显得语气羞涩,不知是故作矫情还是发自内心。

        “这…………”

        “哎呀!你说啊!”

        她见麟王一脸犹豫的样子,显得非常紧张。

        “这怎么说啊?你问这个有什么用呀?”

        麟王不知道此时到底是该用哑然失笑的表情,还是用忍俊不禁的语气,反正就像尴尬癌晚期的患者似的。

        “哎…………可见凡事都要自己奋斗,否则就连吃口饭都难。”

        姚纤秀不好意思的抹了抹嘴,对夏如嫣投以一个尴尬的笑。

        “像姐姐这么聪明又好命的人毕竟是不多,所以妹妹这不正是来向姐姐请教来了吗?”

        “秀儿呀!你猜猜看我手里的这只茶杯是好的还是坏的?”

        夏如嫣唇间暗暗地勾起了一丝看不透心思的窃笑,手上的小小茶杯却不停的在她的指尖转动。

        “姐姐…………妹妹脑子笨!猜不到呀!”

        “哦?猜不到吗?猜不到那我就送客了!”

        夏如嫣的脸上神色深沉,仿佛掩盖着一层狡黠的迷雾,令人看不透她的心思。

        “啀…………别!姐姐我猜就是了…………”

        姚纤秀怯怯地瑟缩着肩膀:“我猜…………我猜……………我猜是好的…………”

        忽然夏如嫣五指一合,死死的将杯子攥进了掌心里狠狠地捻了起来,不过她面色上却仍是波澜不惊的样子。

        片刻之后,她手掌一摊!

        “啊!!!怎么会这样?天呐!!!………………”

        姚纤秀惊愕的下巴都快要掉到地上去了…………

        想着这些夏如嫣心里瞬间就豁然开朗了许多,她暗暗地笑了笑,自说自话道:“原来她的软肋不就是在这里吗?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呀!”

        然而,那一声声呼天抢地的惊叫声便此起彼伏的传开了。

        看到这一幕,她的唇角忽然轻扯起一抹隐晦的弧度,一旁的惜香以为自己眼睛看花了,不禁揉了揉眼睛。

        “公主呀!您这云淡风轻的笑意着实是美!”

        “呃………………”

        听到这话,她才猛然从沉思里回过神来,神情却是尴尬至极…………

        …………………………………………………………………

        ………………………………………………………………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