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我是宗门一枝花

    第172章 前尘过节!

        “我的孩子呢?我要我的孩子!”那母亲颇有些慌张,逢人便问,“我的孩子呢?”

        “你的孩子被城主夫人带走了,”旁人安抚道“进去了你就当是……享福……莫要再找了……”

        “这阿黛,到底想做什么?”白初忍不住蹙了蹙眉,眸底闪过一丝忧虑。

        旁边有正在吃混沌的人议论起来,颇为唏嘘道“这城主夫人也不知道怎么了,嫁给城主好几年就是无法生孩子,这城主夫人长得虽漂亮,却是个善妒的……”

        “不让城主纳妾,这秦简城主就在外面养了个外室,这肚子都大了,孩子是生出来了……”

        “生下来之后就被城主夫人抱走养,那外室……啧啧,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暴毙了……”

        “城主的孩子,才一岁半就死了……也不知道是谁造的孽啊……”、

        “城主夫妇现在是想要孩子想要的发慌了吧,竟然还强抢……”

        白初忍不住蹙眉,在旁边坐了下来,“想不到鲛人城的城主竟这般荒唐……还好已经将这两颗毒瘤给除掉了……”

        “可,阿黛姑娘,到底要这些孩子做什么?”

        “不知。”

        抬眸便见白栖从客栈里出来,还没走两步,那找孩子的母亲便冲上去道“我的孩子呢?我要我的孩子!”

        “大嫂,你的孩子在哪儿?”白栖徒然被抓住,诚恳问道。

        “我……我的孩子……我的孩子被城主夫人那个歹毒的女人抓走了!”那女子似是再也承受不住,一下子蹲在地上,眼泪滚滚而下,从刚开始的抽噎渐渐变得撕心裂肺起来。

        旁边走过来唏嘘道“公子,她儿子被城主夫人带走了……”

        那人眸底闪过几丝怜悯与同情,拉过白栖到了一旁道“恐怕也活不过几日了,我们这鲛人城的城主夫人,自己没孩子就抢别人的孩子,可抢了人之后,过不了几日,城里面便多了疯癫的小孩子……”

        白栖蹙了蹙眉,脑子里倏尔闪过几丝不好的预感。

        “公子,这城主府不好惹,”那人叹了口气,望了一眼蹲在地上哭得撕心裂肺的女子,唏嘘了一下便走开了。

        “阿黛到底抓那些男童做什么?”白初蹙了蹙眉,望了望燕余灼狐疑道“难不成真是因为不能生孩子?”

        “你担心这个?”

        白初白了他一眼,皮笑肉不笑道“我当然担心了,人族与鲛人族能生出孩子已然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甚至可以说概率小得出奇。”

        “可阿黛被生下来了。”燕余灼淡淡一笑道。

        白初摇了摇头,总觉得哪里不对,可又说不上来。

        夜幕降临,喂白千寻吃下丹药的白栖熄了灯,并没有回房,抓起桌子上的长剑翻了窗户便出了客栈。

        白初和燕余灼跟了上去,白栖翻过几座墙头,跳闪着身子不一会儿便抹黑到了城主府周围,紧接着摸索了片刻,从一棵树上跳到了城主府里面。

        “白栖那时候,好像还只是金丹期前期,修为都还不稳固……”白初蹙了蹙眉,站在墙头上,望着警惕避开巡逻护卫们的白栖,粗略感受了一下周围的气息,不禁蹙眉道“这城主府中,想不到金丹期,元婴期的高手也不少……”

        “鲛人城,城主有钱。”

        “我也有钱啊!”白初有些愤愤不平,“不过说起来,我那么有钱!到时候兽潮劳资就可以招募高手啊!”

        算一算,钱庄里应该还有几千两,要是招募一批高手,那得多少钱?

        “我也有钱。”燕余灼望了望她,神色淡淡道。

        白初眯着眼睛朝他望了两眼,倏尔想去当初在郢都翠微居中,神器楼时,燕余灼张口便是银子,喊价喊得如火如荼,要不是云净初拦着,还能继续跟秋家家主折腾下去。

        “是啊!”白初揶揄道“你可有钱了!当初可差点儿为了云净初小姐一掷千金!”

        她倏尔想起什么,皮笑肉不笑,纠正道

        “不对,估计就算是让你倾家荡产,你也愿意的对吧!?”

        她虽知晓当初燕余灼是将人给认错了,可一想起他两坐在一起的场面,现在心底就觉得怪怪的。

        燕余灼抿了抿唇,眸底闪过几丝复杂,“你怪我?”

        白初摇了摇头,足尖一点便瞥见白栖已经绕过走廊,深入城主府了,足尖一点,御风而行便落在另一处房顶上,转过头冲跟上来的燕余灼道

        “我们两个当了那么多年死对头,你都能将我认错,那说明你眼瞎啊!”

        虽说她到底是心疼燕余灼的,可一想到这家伙看到一张一模一样的脸便将自己认错,委实酸得不行。

        “我当初只知道你在云天大陆,我……”燕余灼抿了抿唇,伸手拉住白初的手道“最初那几年,我走遍了很多地方,四国之中也寻了不少,我在盐城看到云净初的脸……我当时以为她是你……”

        “你说她是秉性像我,还是会像我一想见面就调戏你?”

        “这……倒不是……”燕余灼眸底闪过几丝受伤,捏了捏她的手道“她是我找你唯一的希望。”

        白初当时被杀,他用了禁术追寻,方才查到她魂魄入了云天大陆,可整个大陆之上,名山大川,茫茫人海,他寻得委实太久。

        在盐城看到云净初时,他几乎将所有的希望放在她身上。

        那张脸,委实就像是与白初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即便是她性格温婉娴静,甚至可以说浑身上下都未曾带着任何战场上的戾气。

        可他总想,会不会是因为白初投胎之后,受周围的人影响才这样的。

        白初闻言稍稍一怔,心底似有几丝暖流流过,凑上去在燕余灼唇上啄了啄,白了他一眼道

        “又难过了?”

        燕余灼一僵,垂眸望了望他,抿了抿唇,“没有。”

        “没有?”白初伸手扣住他的下巴,盯着他的眼睛道“真没有?”

        “小白。”燕余灼拉下她的手,抬了抬下巴冲院子里道“你哥闯进阿黛的房间了……”

        。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