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我是宗门一枝花

    第192章 三日考验

        暗夜无边,整个天空像是被一块漆黑的布给笼罩起来,整个妖兽森林落入黑暗之中,便有一种奇异的恐怖在其中弥漫。

        灼热感从四面八方从传了过来,烟尘弥漫起整片天空,显得污浊起来,四面八方的火光将森林映照得发亮,火舌以迅猛的姿态朝着白初一群人席卷而来。

        “着火了!”

        “着火了!”

        首先呼叫的守夜的元不休和墨酒酒,众人夜晚打坐入定修炼,出了蹿地蟒的事情之后,警惕性高了不少,被这三两声呼喊,顿时心掀开眼睛醒了过来。

        众人迅速将东西拿起来,烟雾弥漫,呛鼻难闻,白初自树上翻身而下,却见墨渊皱了皱眉,足尖一点,张开双臂,面前的树木花丛以极其迅速的速度结冰,而不远处的燃烧的火焰直接被冻结。

        顷刻之间,休息之处被寒冰围成一小块空地,而四面八方几十米以内已然成结冰。

        抬头便能看到不远处隐隐的火光,烟雾气冲天而上。

        火焰,烧不过来。

        众人望着从空中重新掉下来的墨渊,再看他时目光已经全然不同了,只觉得惊骇莫名,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修为,才能有这般让周围结冰的能力。

        袁浅水素来一心求剑道,对于法术就弱了不少。季少白一个元婴期的,若是使用寒冰诀,大抵也能造出这般的景象,可也得耗费不少灵力,可见墨渊,面色红润,气也不喘,俨然就是一副虽说丢丢冰块的模样。

        一时之间,众人心底又无为交杂起来。

        墨酒酒搓了搓衣衫,有些发冷道“墨大侠,好……好厉害……”

        纪青青望了一眼周围的寒冰,眸底闪过几丝忧虑“这火,到底是谁放的?”

        “这妖兽森林里,除了我们,还有人在?”季少白摸了摸下颌,眼底闪过几丝担忧。

        上次来妖兽森林,途中便遇到不少次危险,当时还好有佣兵团的人一路相助,可那掌柜的不都说,现在妖兽森林是进了没法出,所以进来的人几乎没有。

        不过才两日,他已经察觉到几分不对劲。

        周围顿时小声议论起来,白初负手而立,抬头望了望天空,眼睛微微眯起

        “这地方,也不是只有我们能来。”

        她淡淡扫了一眼,望着诸多弟子,手中顿时捻了一张符箓往空中抛去,那符箓顷刻间似发出强盛的光,顷刻间将周围这一块地方照亮。

        “既然醒了,趁着周围水元素多,你们便稍稍颔首一下无极寒冰符吧。”

        白初从怀里掏出三张符箓,直直朝周围三棵树甩了过去,那寒冰符辅一接触到那树木,那树木上本是薄薄的一层冰霜,顷刻间便变成了冰雕,周围被铺上了厚重的寒冰。

        甚至,能听到咯吱咯吱的冰碴子声。

        “高级三品无极寒冰符,此符箓可冻结一切,你们修为暂且不高,若是在树林里遇到火,莫要太过惊慌。”

        此言一出,晓是纪青青也不禁心潮澎湃起来,她虽知道白千寻乃是天赋异禀的符箓师,但是到底是哪个级别根本不知道。

        高级三品无极寒冰符。

        这么说来,白千寻竟已经是高级符箓师了?

        在整个云天大陆,高级符箓师早已是凤毛菱角,宗级符箓师只有一位,还早就隐匿不见人。

        众人惊骇之下,只觉得自家师傅(师妹)日日给他们刺激,一轮一轮给打击得爬不起来。

        进书院以前,大多数人接触过的不过低阶符箓,进了秦家书院,纪青青所教习的中阶符箓,可是让人始料未及的是,这几张高级符箓就这么随随便便的扔出来。

        对于他们来说,接触到高阶符箓,所能参悟的变更多了。

        同时元不休等人又觉得,当初站在太阳底下站两日,饿两日算不了什么,甚至要妖兽森林来也没什么,即便有人受伤也不过是轻伤。

        他们的师傅虽说看着岿然不动,但是却令袁浅水左右护着他们,甚至就连师傅身后的墨渊,似乎视线就没离开过他们。

        虽相处得不久,但是师傅给他们的感觉大底是——安心。

        师傅,是真的用心在教他们。

        青衣弟子们已经开始参悟符箓,季少白带着一群人盘膝而坐,入定修炼。

        白初找了个地方盘膝坐下,望了墨渊一眼,朝他点了点头。

        墨渊知道她的意思,足尖一点,冲入长空,背后长出一双黑色的翅膀,似蝙蝠一般,朝着火光处而去。

        白初从储物袋里面拿了一些御寒的衣服往身上盖着,从怀里掏出一张魔字令牌,眸底闪过几丝担忧。

        “异魔门,勾结云家,又灭了究极楼……”她摩挲着令牌上古朴的花纹,“异魔门,到底要做什么?”

        妖兽森林外那合体期的剑主,炼制的那把魔剑,魔剑有剑魂,直接将那剑主的魂魄给吞噬了,用那么多人的魂魄献祭。

        异魔门,难不成又要像七千年前那样,妄图染指云天大陆?

        可为什么要屠戮药师门呢?

        白初百思不得其解,抿了抿唇将这些复杂的事情压下,望了望正在愁眉苦脸的弟子,望了一眼远处的火光,眸底闪过几丝担忧。

        若是里面真有妖魔鬼怪,到时候无论如何也要让筹情和墨渊将一群人送走。

        更何况,妖兽森林里还有墨渊的蛇崽子们,她其实能隐隐感受到墨渊越是接触妖兽森林,便越是紧张。

        闲话少叙,书归正传。

        外面树林里的火焰已经灭了个七七八八,以冰冻的树木为中心,竟堪堪烧出几十丈,炭火烧焦的味道有些呛鼻。

        在纪青青的安排下,率先用昨夜里参悟的无极寒冰符往地上甩去开道,轮流之下,白初踩在冰面上,故意踩了两脚

        “青青,中阶三品,不错,若是多加感悟,想必能更上一层楼。”

        “谢谢师傅!”

        白初继续往前走,蹲下身来摸了摸冰面,望了一眼冰冻几十米的的无极寒冰符,比之纪青青的无极寒冰符要更加厚重,其上隐隐有一个硕大的阵法纹路,她赞赏点了点头

        “不休与从南这符箓,中阶五品,你们联手画的这符箓,竟还在寒冰之中加了一层水阵,这样便不易化掉……”

        “谢师傅!”樊从南和元不休对视一眼,双双在对方眼中看到一丝骄傲。

        白初继续往前走,一一判定了寒冰符的等级给出了评价,走出一片焦土的时候,白初转过头点了林冉和宋离,慎方方的名字。

        他们三个,没画出符箓。

        就连一张低阶的寒冰符都没画出来。

        “师傅……”慎方方低低唤了一声,满是惭愧。

        白初揉了揉额角,睨了他们三个一眼,“妖兽森林,没那么好混。自己的命,捏在自己手上。”

        这三个人,昨夜愁眉苦脸对着一张符箓扎堆,不一会儿就以为白初睡着了,开始讲起悄悄话。

        白初所能给的,不过是尽量将自己所知尽量教授罢了,可若是有些人非要触犯家规,她不介意直接将人扔回去。

        慎方方咬了咬唇,上前道

        “可让我们这种低阶符箓师都算不上的人,去参悟高阶符箓,实在是……实在是……”

        白初挑起一边的美貌,唇角含了两丝笑意,“是什么?”

        “强人所难。”慎方方低着头终于将憋了一路的话说了出来,他虽算不上菜鸟,可是一直以来根本跟不上进度。

        他甚至对比过,与其余师兄师姐的差别,他的符箓大多画出来只是低阶,许多人都已经是中阶一品,他连边都没摸到。

        本来他以前还因为画写小符箓而沾沾自喜,可是进了书院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是吊尾车的存在。

        白初眯着眼睛望了一眼这位男弟子,存在感不强,抱着胸沉默了片刻道

        “你可知你为何画不出来?”

        “因为我天赋不够……”慎方方低着头,眼底闪过几丝不服。

        白初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似的,“白日感受天地灵气,你从来只是顺着我的符箓描绘,却从未认真静下心来感受符箓之中的天地法则,甚至晚上打坐修炼的时候……却不知道是谁,在偷偷吃东西……”

        这些,白初并不是不知道,她虽闭着眼睛,但是周围发生了什么她一清二楚。

        旋即白初扫了一眼后面的宋离和林冉,眼底闪过几丝冰冷,“所以,到底是天赋不够,还是不够努力。”

        “我……”慎方方瞬间有些挂不住,脸色突然一白,本以为想蒙混过关,没想到被当场戳穿。

        “墨渊。”白初望了一眼墨渊,吸了口气,“将慎方方送回秦家书院,我想他应该更适合在藏书阁与人修炼。”

        “师傅!不要!”慎方方一惊,突然跪地,摇了摇头。

        这哪里是送回秦家书院,这是要将他逐出师门。

        “顺带将宋离和林冉也送回去。”白初面色沉沉,眼底却没半分开玩笑的意思。

        林冉和宋离本还斟酌怎么给慎方方求情,却不想大祸临头,吓得赶紧跪了下来。

        “师傅,我们错了,我们下次一定努力!”

        “师傅,这回我们是真的没有办法画出来……”

        季少白哪里见过她这般严肃,连忙上前拉过白初道“师妹,他们还小,不好吧……”

        “小?”白初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似的,指了指跟前三人道“慎方方,二十一,与白苍师兄同岁。宋离,二十二,少白师兄,与你同岁……至于林冉,十八岁,她好像还跟我同岁呢?!”

        她拖着声音,语调显得刻薄起来,打定了注意要收拾这三人。

        跪在地上的三人一抖,紧接着便见白初笑得讥诮道“而他们现在,还不过是个筑基中期,功法一塌糊涂,当真以为我符箓师一途随便什么人都能走呢?”

        与七千年前不一样,因为低阶符箓许多稍稍有点天赋的人都能画出来,符箓能赚钱,甚至对于许多人来说符箓师算是一门比较热门的职业,所以许多人蜂拥而上,其中自然也免不得一些混水摸鱼的人。

        “师傅,不要赶我们走……”

        慎方方三人到底是慌了。

        季少白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后面想劝阻的袁浅水和白苍等人见状俱不敢动。

        纪青青斟酌了一下,抱拳恭谨道“师傅,慎师弟,宋师弟,还有林师妹修为不高,素来也只会画写低阶符箓,昨天的高阶符箓,他们委实……委实难以领悟……”

        “是么?”白初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

        “师傅,三千家规之中,没有那一条说画不出符箓就驱逐出师门。”作为大师姐,纪青青私以为自己应该将众人照顾好。

        白初眸底泛过一丝精光,“不可顶撞长辈,不可语人是非,不可坐姿不断,不可与人讪笑……”

        “师傅,我们真的错了……”林冉闻言眼泪已经滚下来了。

        本以为这些不过是花架式,可没想到师傅一笔一笔都记着,在这里等着他们。

        “师傅,他们三个,即便如此,可……不至于将他们逐出师门吧?”纪青青太阳穴突突突直跳。

        若是慎方方他们回去,倒是该如何去表面其他符箓师。

        那彼时,当如何是好。

        白初“哦”了一声,沉吟了片刻道“那你说该怎么办?”

        似乎真的是在询问这位天赋异禀的大师姐。

        她当然看得出纪青青为人热情,关心诸多师弟师妹,甚至可以说,她为白初解决了大多数事情。

        “师傅,要不就让他们三人独自在妖兽森林过上三天。”纪青青并不是不知道他们三个在人群中拖后腿,当时斩杀蹿地蟒的时候,因为八人联合用炎焱爆破符,但是到了他们三个的时候,炎焱爆破符扔上去跟没用似的。

        众人一番浴血奋战好不容易才将八条蛇给杀了。

        墨酒酒和苏颜等人,想必对此还是颇有微词。

        “青青,没有别的了么?”白初眯了眯眼睛,似乎有些不满意。

        纪青青背脊窜上一阵凉意,啜嚅了一下,“不准任何人跟着。”

        季少白闻言,见纪青青颇有些为难,又不忍闹得太僵,上前拉了拉白初的胳膊道“千寻师妹,这惩罚够重了,这两日不是蹿地蟒就是火烧,三天,三天他们要是能活着,你就放过他们吧。”

        白初摸了摸下巴,似乎在思索,最后才扫了一眼已经被吓白的三人,眯着眼睛淡淡道

        “好啊,如果能活着,三日后我会派袁浅水来接你们。”

        。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