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我是宗门一枝花

    袁浅水篇(1)

        袁家在东恒京都位列四大家族之一,乃是几千年来的世家大族,作为老牌的世家大族,自然与寻常普通人不一样。

        且,袁家人大多天赋异禀。

        袁家家主最小的女儿袁浅水,更是得天独厚,天赋异禀。

        袁浅水出生那一日,院子里飞来不少喜鹊,叽叽喳喳报喜,当真是天降异象,周围浓烈的天地灵气不断奔涌,喜得袁家家主眉开眼笑。

        可没笑两声,产婆抱出来了个女娃娃。

        袁家家主笑不出来了,抱入手之后叹了口气,见她灵台清明,四周带着浓烈的天地灵气,感叹了一句。

        “要是个儿子该多好。”

        毕竟,女孩子嘛,总是要出嫁的。

        这句话辗转反侧给他媳妇儿给听到了,身体恢复之后没少收拾袁家家主,后来但凡是听到一点关于说袁浅水不好的,抄家伙能将屋顶给掀翻。

        袁家家主是可惜不是个男孩子,但其实袁浅水头顶上已经投五个哥哥,对于这个软软糯糯的小妹妹宠爱得紧,又生得粉雕玉琢,软软糯糯喊“哥哥”的时候,差点没将五个哥哥萌化。

        然而,等袁浅水渐渐长大,护崽子的娘和五个哥哥展现出来的战斗力惊人。

        谁敢热袁浅水,能直接将对方给揍得爹妈都不认识。

        然而,让人一想不到的是,他娘和他这五个哥哥因此教会了她一个道理拳头硬才是硬道理。

        本来就天赋异禀的袁浅水,在二十一岁的时候,就这么奇异的突破了化神期,与东恒的烨王殿下有得一拼。

        整个东恒京城,没人敢欺负袁浅水,就连世家大族里面那群老家伙也得让袁浅水几分。

        毕竟,二十一的化神期和整个袁家还是不好惹的。

        等袁浅水二十二岁的时候,已经混成了东恒京城的小霸王,那些个纨绔子弟唯她马首是瞻。

        也不知道是那日,她在街上收拾了个仗势欺人的侍卫,就冲她破口大骂了一句

        “修为高有什么用!没人要的烂女人!”

        这句话出口的后果就是被狐朋狗友给揍得鼻青脸肿,然后被扔出了东恒京城。

        袁浅水回了家,辗转反侧,左思右想,摸了摸下巴觉得好像京城里面的小姑娘十七八岁好像就定亲了,身边小时候的玩伴有的都已经抱孩子上街了。

        这事儿,激发了袁浅水的求胜。

        她半夜三更跑到他娘房门外,想了想十分贴心的没敲门,转而去敲响了大哥袁修杰的房门。

        袁修杰非常不情愿的开门,见了是自家小妹,苦哈哈道“你大半夜不睡干嘛呢?”

        “哥,我们家怎么没人上门提亲?”袁浅水对于几名哥哥其实是知道的,好像早早就定下了亲事。

        好像,就唯独落下了她。

        这事儿,不对头。

        袁修杰打着哈欠,一不小心就说了实话

        “妹,大家都觉得你以后肯定会飞升,所以不来提亲。”

        “可我不还没飞升么?”袁浅水表示不忿。

        “你知道最重要的是什么么?”袁修杰贼兮兮道。

        “什么?”

        “你那么凶。”袁修杰不忍心再说下去。

        袁浅水瞪了他一眼,然后转身就走,紧接着敲了二哥三哥四哥五哥的房门,一一探了探口风,得出一个结论京城已经没人敢娶她了,而且似乎好像还挺不喜欢她凶的。

        然后,袁浅水思前想后,过了几天收拾包袱,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离家出走了。

        其实,嫁不出去,袁浅水觉得挺憋屈的。

        一路上也没注意方向,姑且也就乱七八糟的走着,走了那么三个月就到了东恒边境郢都,听闻边上有个玄天宗,她一想再怎么也不能跑到别的地方去找。

        恰逢看到比武招亲,还是女人的比武招亲,对于袁浅水来说,这就很有意思了。

        凭实力赢相公,简直不要太好。

        她眼瞅着上场的女人们叽叽歪歪,摸着手中长剑就忍不住想上去,然后一下子将人给打败了。

        虽然她知道自己很强,但是这样赢得比赛,还是没有什么太多成就感。

        但是人群中,她能感受素衣白裳的女人绝对不是个草包,而且好像还是未来相公曾经的未婚妻,她觉得,事情得断得干干净净。

        既然现在是比武招亲,那就用武力来断干净。

        谁料到,事情跟她想的压根不一样,而且对手似乎比她强了太多,但是竟然佯装输给她。

        让她,赢了个相公。

        简直,人不要太好。

        人美,强,好,袁浅水决定拜师,但是越是追踪,她越是发现,白千寻简直就是上天派前来专门给她当师傅的。

        她也见过不少天才,毕竟她就是天才中的翘楚。

        但是,比起白千寻,她就是个小垃圾。

        在和纪青青争夺之时,袁浅水表示这人必须得是我师傅。

        谁料到,宗门大比,竟然中途杀出个程咬金,明明都是化神期修为,凭什么燕寄桑就成为白千寻的弟子。

        后来更憋屈的事情出现了,纪青青心机的将白千寻给骗下山,敬茶拜师,莫名其妙就让众人拜师了,好在最后结果不坏。

        此事算是圆满,可家里的林子承好像就不怎么圆满了。

        新婚之夜,林子承走进来,袁浅水按照袁家管理开打,还走不上三招,林子承就被掀翻在床上,嗷嗷叫疼,袁浅水无奈之下道“没办法,家规。”

        林子承“滚你妈的家规!”

        袁浅水发现林子承跟自己以前一样,喜欢出入青楼楚馆,活脱脱就是郢都小霸王,地头蛇一个。

        林子承经常去万花楼,袁浅水也喜欢去万花楼,跟小姐姐们一起愉快的玩耍简直不要太好。

        林子承左拥右抱很乐呵,袁浅水左拥右抱也很乐呵。

        可后来袁浅水就乐呵不出来了,眼瞅着林子承横抱着人上楼,袁浅水长剑一处,冲他呵呵了两声,脸色顿时冷了。

        她虽说在京城被灌了一声纨绔子弟的臭毛病,但是再傻,众人也专程告诫过,“有妇之夫,不能跟其他女人共处一室!”

        林子承怀里的人被吓得哭唧唧,袁浅水不耐烦道“你没见人女孩子都没你吓哭了么!”

        林子承望着她看了会儿,瞥了一眼脖子上的长剑“……”你确定不是你吓哭的么?

        。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