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我是宗门一枝花

    袁浅水篇(3)

        林子承走过去在书架对面道“纳妾十个,你没问题吧。”

        以前就是他出去花天酒地就被袁浅水揪着耳朵走过十多条街,现在明目张胆的纳妾,得掀翻了天吧。

        袁浅水拿起一本书,看都不看他一眼道“纳妾就纳妾啊,没必要跟我说啊。”

        这句话,是他娘日常跟他爹说的。

        他爹,反正这辈子都没纳妾,所以袁浅水觉得,他也得跟他娘一样心态放宽,不就是桌子上多了几双筷子么?

        这有什么?

        “你……”林子承一时之间不知道袁浅水是装得还是装的,抽出一本书,语气有些小心翼翼道“你没什么要说的?”

        “有啊。”袁浅水拿着一本功法坐下来,并指成剑开始照着功夫上的剑法记忆,道“你能出去么?打败燕寄桑不容易,别打扰我了。”

        燕寄桑,燕寄桑,燕寄桑。

        三句话就离不开燕寄桑。

        林子承心底不知怎么就憋了一股气,不悦的甩了甩袖子离开,出门的时候顺带就将藏书阁给锁了,他到时候想骂两句袁浅水“你是有夫之妇”。

        可话到了嘴边,这话骂出去,可就承认袁浅水是他媳妇。

        不行,她不是。

        袁浅水躲在藏书阁里面三天三夜没出来,林嫣然从林子承手里面抢了钥匙冲进去,结果就看到袁浅水在里面还在钻研剑谱功法。

        林嫣然在旁边叽叽喳喳说了会儿话,袁浅水听都没听,一直在钻研她的剑法。

        林子承也不敢关门了,院子里那些个小妾天天穿的花枝招展,刚将美人抱入怀,又觉得哪哪儿都不对,脱口而出一句“你什么修为?”

        “少主又说笑,人家只是个普通人!”

        “呵呵,你是普通人不怕被少奶奶活剐了啊!”

        一众小妾瑟瑟发抖,僵硬着身体“……”

        这跟说好的不一样。

        林子承又觉得问的不对,不能让小美人们瑟瑟发抖,怕袁浅水那不就失去了对付袁浅水的机会么?

        于是又跟小妾们寻欢作乐了会儿,粗略将人给安抚了下来。

        等月华初上,林子承一个人在房间里独守空房了好几天,突然开始有些不习惯,虽说新婚之夜被打了,但是至少当是袁浅水还特别在地上铺了床铺,睡在地上。

        林子承辗转反侧了半晌,得出一个结论一定是袁浅水修为太高,给他一种实在的安全感,只要袁浅水在,谁都不可能伤害他。

        (实际上,好像也没人闲的蛋疼来招惹林子承,出了白千寻)

        他半夜爬起来就往藏书阁走,还没进去,门突然吱呀一声就开了,袁浅水从里面出来手持长剑,一脸气势汹汹,瞥了一眼僵在原地的林子承,皱眉道

        “你怎么还不睡?”

        “我散步。”林子承从未觉得如此尴尬过。

        “早点睡。”袁浅水拿着剑将藏书阁一关,俨然是一副要出门的架势。

        “你去哪儿?”

        “找燕寄桑!”袁浅水一说这个名字,眼底就是汹涌澎湃。

        林子承还没说话,跟前袁浅水下一瞬间残影一过,划过天空人影子都不见了。

        关于燕寄桑这个人,他是知道的,在神器楼拍卖会上,与云净初坐在一起,好像还是云净初的未婚夫。

        长得,差强人意,说招人,比自己还招人。

        修为,深不可测,他徒然觉得有点哽咽起来,打不过啊,指不定被秒杀。

        不知道为什么,林子承觉得自己头顶上快要长一片青青绿草地了。

        惆怅的林少主在林家门口蹲了下半夜,旁边守夜的守卫道“少主,快回去睡觉吧。”

        “不回。”妈的,绿帽子都快戴上了,还睡什么觉。

        “少主,少奶奶人挺好的,你别老搁着她啊。”几个守卫开始闲磕牙。

        林子承坐在门槛上,突然觉得自己的守卫们还是太单纯了,将几个人打发守夜,他靠着门扉就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袁浅水干嘛要上擂台啊?就他那一打一打的情人,花名在外,除此之外,那天还真找不出一个别人来参加擂台赛。

        难不成是图谋他家的财产?

        这个可能,是有的。

        可化神期的高手,缺钱?不可能吧。

        这么一想,天就蒙蒙亮了,袁浅水拖着剑兴致缺缺的从外面回来,瞥了他一眼,没说话就走了进去。

        林子承将人的手抓住,问“袁浅水,你到底看上我什么啊?你要钱我给你!咱们和离!”

        脑子里折腾了大半夜,他能得出的结论就这么一个,能想出来的办法,也就这么一个。

        袁浅水疲倦的瞥了他一眼,“我能看上你什么,就你这张脸长得还行。”

        本来嘛,当初她初来匝道,谁知道林子承家里是个什么破败样儿。

        反正,她当时就是想将自己嫁了。

        林子承楞了一下,袁浅水已经甩开他的手往里面走,他越发惆怅的望了望袁浅水的背影,“可,看起来……不像啊……”

        要说看上这张脸,可洞房那天也没见对他干什么。

        他这么一想起来,袁浅水上玄天宗之后好像看到了燕寄桑,燕寄桑长成那样,该不会是看上燕寄桑了吧!?

        一时之间,林子承开始无为交杂起来。

        袁浅水回房睡了个三天三夜,林子承晚上回房望着床榻上的呼吸均匀的袁浅水想爬上床,毕竟以前袁浅水是打地铺的。

        可谁知袁浅水一脚就将他踹下床,爬一次踹一次,然后继续翻了个睡觉。

        林子承愤怒之余,咬牙切齿之下竟然也没跑出找小妾求安慰,在地上打了个地铺,睡在地上望着袁浅水。

        一晚上,都没睡着。

        这地下,真是人睡的么?

        袁浅水睡饱了之后爬起来,终于没钻藏书阁,也没钻玄天宗,百无聊赖在院子里坐着。

        这么一座,林子承就带着一大群莺莺燕燕在她跟前晃悠,一群小妾“姐姐”“姐姐”喊个不停,袁浅水啃着苹果无聊看着一群普通人。

        又叹了口气,兴致缺缺,听旁边路过的林嫣然说起秦家书院的事情,听到纪青青几个字,顿时又跟打鸡血似的。

        “嫣然!我跟你去!”袁浅水压根不理会一群莺莺燕燕。

        林嫣然瑟瑟发抖,哪儿能不答应啊,笑了笑道“好,一起。”

        其实她也不怎么喜欢大哥带回来的一群女人,一个个长得都跟狐狸精一个样子,想想自己的体型,又看看一大堆环肥燕瘦,心底就更讨厌那群人了。

        。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