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重生八零:娇俏农场主

    628,帮帮我

        以前,顾延年对吃饭不在意,因为很多时候他都是一个人。一个人,再好吃的饭菜也少了味道。

        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一起分享美食的好与不好。

        反正不管好不好吃,都只有他一个人。

        不好吃的,吃得沉默。

        好吃的,一样是吃得沉默。

        反正味道都是寂寞如雪。年复年,日复一日,顾延年慢慢习惯这种沉默。

        但现在不同了,有陈辉年和小胖子在,普普通通的饭菜也能吃得有滋有味。陈辉年和小胖子对喜欢的菜会大加赞赏,对不喜欢的则各有不同的原因。

        一顿饭,吃得热热闹闹。

        “这个扣肉好吃,肥而不腻。”小胖子很喜欢今天的酸菜扣肉。扣肉是天下大鸡买来的,味道很好。

        酸菜则是农场寄过来的,农家手工腌制,酸爽酸爽的。

        不过,现在很多养生专家和杂志都说,腌制菜不健康,不建议吃太多。还有一些养生专家和腌制菜和癌症联系在一起,说什么吃多了腌制菜容易得癌症,让农场的腌制菜生意一落千丈。以前很受欢迎的农场酸菜,现在生意寡淡。

        每次看到有人把酸菜和癌症联系在一起,小胖子都嗤之以鼻。虽然说吃多了腌制菜可能的确不太健康,但把腌制菜和癌症直接联系在一起,就有些盲目了。

        明明就是多种原因的结果,例如抽烟,例如熬夜,例如饮食不规律等等。但大家却把这些不愿意戒掉的因素忽略掉,把屎盆子扣在腌制菜。反正都是腌制菜的错,反正就是腌制菜犯的罪过。

        抵制腌制菜。

        不吃,坚决不吃。

        小胖子吃一口酸菜,酸爽脆,“好吃。”

        陈辉年撇了小胖子一眼,“我最近看一篇文章叫酸菜十八罪。”

        “在没有冰箱的时代,腌制是青菜保存最有效的方式时,很多人家一天三顿都是腌制菜,但身体也一样棒棒哒。现在人的身体脆弱了,就找各种各样的借口,酸菜只是其中一个毫不起眼,作用甚微,不过就是一个借口而已。”

        “一个天天熬夜的人突然生病了,怪罪酸菜,因为他连续吃了好几顿酸菜牛肉面呵呵。可笑的认知。”

        曾经有一段时间,陈辉年很喜欢电视台的眼神节目,几乎每期看,想要从中学习一些养生专家的小窍门,方便以后照顾阿公阿婆还有爸妈。

        但是看多了后,发现专家的很多论点在互相打脸,根本就不靠谱。其中最搞笑的一期是,专家说小葱拌豆腐容易致癌。最好就是用韭菜代替小葱。

        但陈辉年明明记得前几期有个专家说,老人要饮食清淡,常吃豆腐等一类的豆制品,其中推荐小葱拌豆腐。

        这样互相打脸的事情常有发生,陈辉年懒得看。

        半点不靠谱。

        所以酸菜致癌什么的,陈辉年还真不太相信。

        “我最喜欢酸菜扣肉。”小胖子一口酸菜一口扣肉,“好吃。”

        陈辉年“你上次不是说最喜欢梅菜扣肉吗”

        “一样喜欢。最不喜欢香芋扣肉。我一直都想不明白,为什么酒楼多数是香芋扣肉难道是因为卖相好看”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一层香芋一层扣肉,视觉效果的确会比酸菜或者梅菜好。

        陈辉年“因为香芋吸油。”但他们更喜欢酸菜梅菜。

        为什么他们更喜欢酸菜扣肉或者梅菜扣肉因为扣肉是农场酒席的大大菜之一,只有家境比较好的人家在办酒席的时候才会准备扣肉。但不可能整盘都是扣肉,为了看起来更多,所以厨师就会在盘子下面铺上一层酸菜或者梅菜。视觉上,就是满满的一盘扣肉。

        陈辉年小时候很喜欢吃扣肉,不是酒席上新鲜的扣肉,而是酒席结束后剩菜里的扣肉。农场人办酒席,一般会在结束后把剩菜分给村里的人,陈辉年最喜欢的就是把所有的剩菜倒在一个锅里炖,然后他最喜欢的就是炖得入味的扣肉。

        味道真的超好。

        记忆里比较浓烈的味道,就是剩菜乱炖的味道。

        好像能记一辈子。

        小时候,每次炖扣肉,陈辉年就会主动的守在炖锅旁边添柴,闻着锅里咕噜咕噜冒出的香味,然后狠狠的吸鼻子。

        记忆清晰,深刻,好像就在昨天。

        其实,小时候除了酒席很少能吃到扣肉,因为扣肉的做法比较麻烦,需要很多工序,属于比较费时间和心思的一道菜。

        需要先选比较好的五花肉,整块放在大锅里煮熟。煮熟捞起,放凉,然后用筷子在猪皮上戳出一个个小孔来。

        然后再放在油锅里炸。炸好后,捞出来放进冷水,过一段时间切片。切片后,各有各的吃法。

        陈辉年其他菜式口味可以清淡,但扣肉的口味一定要重,这一点和阿公很像。阿公喜欢在扣肉里加入五香粉炖得香喷喷,然后加入香菇、木耳等配菜。如果觉得十三香的口味太重,就会用酸菜、梅菜等代替十三香。

        陈辉年笑着说起小时候吃口肉时候的欢喜。

        因为难得,所以珍惜。

        因为珍惜,所以难忘。

        “扣肉就要多炖几次才好吃。”不过,现在的人喜欢新鲜,很少会吃剩菜、隔夜菜。

        “现在想吃扣肉,容易多了。”因为天下大鸡就有外售。天下大鸡的外卖餐口大大丰富了人家的餐桌。

        很多人家都喜欢在天下大鸡买菜,盐焗鸡、白切鸡、烤鸡、香盐鸡等等,还有扣肉、卤肉、咕噜肉等等。

        “小胖子,你明天就要出发了,准备好了吗”小胖子能参加国际青年画展,其中就有顾延年的出力。

        虽然小胖子有才华,但这个世界从不缺有才华的人。

        多少人怀才不遇

        想要才华得到施展,也是需要外力条件的。小胖子很幸福,因为他有才华,也不缺机会。

        小胖子点头,“已经准备好了。”小胖子嘻嘻笑两下,“我时刻准备着呢。”从小,小胖子就不喜欢临时抱佛脚,他更喜欢时刻准备着。

        再累,他也会坚持每天练字;再忙,他也会坚持抽出一段时间画画。他从不会抱怨时间不够,更不会以忙为借口让自己松懈。

        从小老师就说,想要得到更多,就必须比别人付出更多。他比别人多了机会,就更不能让机会浪费在手里。

        “虽然都是为国争光,但因为你年纪最小,可能会有人质疑你。不管别人说什么,都不要随意起争吵或者是使绊子、小手段,这是不被允许的。有矛盾可以等回国后再解决,不要把脸丢到国外去。在国外,不管你们关系好不好,都是一家人。”

        “家丑不可外扬。关上门来,怎么争都可以。但在国外,就应该站在同一线上一致对外。”

        “顾爷爷,你放心。团队精神,我懂的。”小胖子拍拍心口,一脸淡定,别人想要在口舌上占他便宜是不可能的。

        “记得,少说多看多听。”

        “顾爷爷,我可能不能少说。嘻嘻,我的外语可能是团队里最好的。我很乐意乐于助人的。小翻译什么的,我可以的。”,

        顾延年无奈的笑了笑,“照顾好自己。”对小胖子,顾延年还是很放心的。因为顾延年的推荐,小胖子已经不是第一次出国为国争光了。

        小胖子可是拿过国际象棋大赛冠军的人,当时全国轰动。

        “顾爷爷,放心。我都懂的。”他不仅能照顾好自己,还能照顾别人。

        顾延年和小胖子说了不少的注意事项,陈辉年也会补充一些。

        第二天一早,小胖子出国去了。顾延年才问陈辉年,关于南宫家的事情。

        陈辉年收到调查资料,顾延年是知道的,不过因为小胖子在,所以没有问而已。在顾延年和陈辉年眼里,小胖子还是个孩子。

        陈辉年也没有隐瞒,照实说了,语气里是掩饰不住的对南宫翊的鄙视。在陈辉年眼里,南宫翊就是个窝囊废,连老婆儿子都护不住的废物。

        这些年,虽然南宫翊搬出了南宫家,但却依然被南宫老太太拿捏着。给钱养老,给钱养兄弟姐妹,还有兄弟姐妹的孩子。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南宫翊的可恨就是太软弱,太无能。

        “南宫老太太扔的”顾延安很无语,在知道陈辉年死而复生的时候,和陈辉年想的一样,顾延年也怀疑是不是有什么针对南宫家的阴谋

        没想到,竟然没有阴谋,只有狗血。

        居然是南宫家老太太亲自扔的。

        “哎。”顾延年不知道说什么好,南宫老太太就是个祸害。

        顾延年拍拍陈辉年的肩膀,“想做什么就做吧。”

        真的太狗血了。

        南宫老太太也让人太心寒了。

        这样一个老太婆,竟然还有脸要求陈辉年孝顺。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陈辉年摇摇头,只要南宫老太太不再来招惹他,他是不会做什么的。至于亲生父母什么的,在陈辉年眼里不过是陌生人而已。

        他有自己的家,自己的父母,自己的兄弟姐妹。至于南宫家,识趣就是陌生人,不识趣就是仇人。

        根本就不需要理会。

        南宫家如果想要凭借着一点点血缘关系就想要打扰他的生活,那真的是想太多了。

        “南宫老太太。”顾延年想了想,不知道怎么形容,“你让人盯着她吧。别让她靠近你。”和一个老人争执,最后吃亏的是能是陈辉年,特别是南宫老甜甜那样没脸没皮的只会胡搅蛮缠的老人。

        到时候,往地上一坐,直叫这痛那痛的,别人的口水就能淹没陈辉年。到时候被南宫老太太讹上,陈辉年就别想过好日子。

        “放心。我知道怎么做。”陈辉年怎么可能让南宫家那群人渣来打扰他的生活

        呵呵。

        陈辉年根本就不会给南宫老太太有胡搅蛮缠的机会。

        接到陈白羽的电话后,陈锦绣急急忙忙的安排好手工的工作,然后急匆匆的订机票从京都赶回到大唐农场。

        桃源生活陈锦绣只负责投资,不过问拍摄的具体事务,她只看最后的效果。公司养着这么多人,不可能事事都要她亲力亲为的。

        陈锦绣以为负责人和总导演能做好,但没想到刚开拍没多久,就接到陈小五的电话,说这样的拍摄不过是浪费时间和金钱。根本就不可能火爆。

        综艺节目想要火爆,就要真。

        这样补丁式的拍摄不适合生活综艺。

        陈小五的话,陈锦绣是相信的。陈锦绣一直都觉得陈小五比她聪明,既然陈小五说有问题,那肯定有问题。

        “小五”

        陈白羽瞪大眼,“不是说过几天吗”

        “我急。”陈锦绣的确很急。

        这两年,她的娱乐公司拍了不少的综艺,但都没有火光英雄火爆,中规中矩的,不太好也不太差。

        不亏本,但也没有赚太多。

        这些年,让陈锦绣大赚的项目,不是和叶硕公司合作的,就是投资别公司的项目,本公司出品的项目很少有大爆大赚的。

        陈锦绣也想知道公司的短板在哪来,所以急匆匆的赶回来和陈白羽见面。

        “你先休息”陈白羽看着满头汗,妆都花了的陈锦绣,嘴角抽了抽,“你使用的不是防水防汗的化妆品”

        “不是。”陈锦绣从手提包里掏出镜子和卸妆液,就着水龙头开始卸妆、洗脸。

        陈锦绣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清凉。爽快。”

        “真的太热了。我从停车场到家,感觉走了一个世纪,太阳真的太大了。”陈锦绣委屈的看着陈白羽,“都怪你,不让车进农场。”害得她从停车场走到家。

        陈白羽直接翻个白眼,但没有看到陈锦绣眼里的委屈。这一路都是果树或者竹子,绿树成荫,凉风阵阵,根本就不晒。

        “是你走的太快了。”否则,根本就不可能满头汗。

        很多游客喜欢走在小路上散步呢。清凉的石子路,两边不是果树就是竹子,要么就是杜鹃花架,然后小路的旁边还有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

        是很多游客散步拍照的好地方。

        即使是大中午的,也有不少游客走来走去。因为很多游客喜欢阳光穿过树叶落在石子路上的斑驳美景。

        晚上的时候,果树上的小灯亮起来,一闪一闪的,更美,好像置身于银河。

        这条小路是农场比较受欢迎的景点之一。

        陈锦绣嘟嘟嘴,“习惯了以车代步,不想走路。”人变赖了。

        “走吧。我们去看节目拍摄。”陈锦绣拿起一瓶防晒喷雾在脸上喷好一会,脸上、脖子,手背,全部放过。

        正在拍摄的是摘辣椒。

        节目负责人和村里人购买了五分地辣椒,接下来的二十天,这五分地的辣椒就属节目组所有。

        “怎么回事”陈锦绣傻眼的看着站在田埂上的明星,还有正在田里摘辣椒的村里人。

        怎么回事

        除了那对中年夫妻是亲自夏天采摘辣椒外,另外一对年轻夫妻和一对情侣都以太脏为理由,拒绝下田,然后花钱从村里请了身形差不多的人当替身。

        是的,拍综艺也用替身。

        “知道我为什么说你在浪费时间了吧观众又不是傻子。”

        陈锦绣脸色青黑,气的。

        “为给你讲个小笑话。”陈白羽拍拍陈锦绣的肩膀,让她别气。

        气坏了身体不值得。

        肖琼是个比较娇气的偶像剧女王,不愿意洗衣服,说会伤手,花钱请别人洗;不会使用柴火灶做饭,花钱请别人做

        有一次上公厕,遇到青草姐的大女儿。妞妞一脸震惊的看着肖琼,“明星姐姐,你也亲自上厕所”

        “噗。”陈锦绣没有忍住,惊讶的看向陈白羽,“傻的是谁”

        上厕所也能亲人代替

        陈锦绣嘴角抽抽,想要骂一句p。

        “你好好看看吧。这样拍出来的综艺能看你喜欢看”陈白羽摇摇头,“三姐,你这两年到底在忙什么”

        陈锦绣拍拍额头,“瞎忙。”

        “我看你是眼瞎。”陈白羽直接送陈白羽一个白眼。

        陈锦绣可怜兮兮的看着陈白羽,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整顿。刻不容缓。”

        “小五,你要帮我。”陈锦绣拉住陈白羽的手撒娇,委屈兮兮的。

        陈锦绣的掌控能力本就不如陈白羽,很多事情下面的人都阳奉阴违,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就好像一个被架空的皇帝,别人只让她看到想看到的。

        陈锦绣有些力不从心。

        虽然公司一年比一年好,但她也一年比一年忙,一年比一年累。

        “哎。谁让你是我姐呢桃源生活节目组,我帮你整顿,但你的公司”陈白羽想了想,“找小胖子吧。”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