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重生八零:娇俏农场主

    642,有病

        庞昱是陈辉年的人,李晓艳这个大嫂当然不会越俎代庖的说什么。是惩是罚都有陈辉年说了算。

        至于想要手机的小男孩,李晓艳当然不会拒绝。让司机送小男孩去选一台最新款的手机,然后送小男孩回家。

        “谢谢你。”

        感谢他的拾金不昧,感谢他把陈小五的手提包和手机送过来。其实,不管是手提包还是手机都不值钱,值钱的是手机里的联系方式。

        现在很多人的联系都存放在手机里,一旦换了手机,换了号码卡,很多同学、朋友就联系不上了,然后慢慢的就失去了联系。

        手机越来越方便,但人对手机的依赖也越来越强。

        曾经,李晓艳听公司的一个员工说,一旦丢了后手机就好像丢了亲妈找不到回家的路。虽然说法夸张,但也不是没有道理。

        李晓艳也曾经看到一个年轻的女孩在丢了手机后大喊大叫,好像是去了全世界。说句没良心的话,就是丢了亲妈也没有这么紧张。

        手机已经成为人类生活中不可却的一部分,而且,是越来越重要的一部分。随着手机功能的增加,人的依赖性也越来越大。

        而且,随着社会的发展,拥有手机的人的年龄越来越小。以前,大学生想要拥有一台手机都不容易,更不要说初中生、小学生。

        但现在,即使是幼稚园的孩子,也能从书包里随随便便的就掏出一台手机来。作为一个做手机的老板,李晓艳当然希望越来越多的人使用手机,但作为一个母亲,她很明白手机对孩子的影响。

        多少孩子小小年纪就带着几百度的近视眼镜?

        多少孩子因为手机里的游戏而影响了学习成绩?

        这也是李晓艳愿意把小睿睿留在大唐农场的原因。每天上山下河的,根本就没有时间玩手机,更不觉得手机有什么好玩。

        给小睿睿一台手机?

        呵呵。

        还不如给他一个弹弓更高兴。

        看着眼前的小男孩也不过是初中生的年纪,李晓艳就多说了几句,“我再给你一个机会。等你大学毕业后,可以来一元集团上班。不过,什么岗位,工资多少,就看你自己的能力了。”可不要被手机耽误了学习。

        要真是这样,他们就不是报恩,而是报仇了。

        明明就是想要感谢人家,最后却送了个手机去祸害耽误人家学习,家长是要骂人的。李晓艳可不想被家长诅咒。

        小男孩惊讶的瞪大眼睛,虽然只是一个初中生,但也听说过一元集团。一元集团的总部大楼属于京都目前的第三高,属于地标性的建筑。

        能去一元集团上班?

        天上掉馅饼了?

        刚好砸中了他?

        虽然他才初中,但也知道一元集团很难进。

        “谢谢。”

        李晓艳拿出一张自己的名片,然后在背面写下一行字,递给小男孩,“希望,几年后,你能拿着这张名片来应聘。”

        “谢谢。”小男孩很庆幸自己忍住贪念把手提包和手机送了过来。

        收获比他想象的要多。

        小男孩走了,庞昱还在等着,再次给陈辉年打电话。

        陈辉年依然在开会中。

        陈一元和李晓艳心急的等着,两人心情沉重,满心的担忧没有办法说出口。在这期间,陈白羽被下了一次病危通知。

        陈一元整哥后背都湿了,冷汗,满眼阴霾。

        “一元。”李晓艳握住陈一元的手,“小五会没事的。”

        庞昱真不知道陈白羽有心脏病,如果知道

        陈一元在走来走去,想着要不要给李天朗大哥电话,就见两个警察走了过来。原来,南宫老太太恶人先告状,说陈白羽打伤她。

        陈一元嘴角冷笑,“问话?”

        “我妹妹还在急救室。”陈一元眼神冰冷,南宫老太太真是好样的。呵呵。她还真以为一哭二闹三上吊真的能所向披靡,无往不利?

        南宫翊退让散步,是因为他窝囊,因为南宫老太太是他的亲妈。所以,每次南宫老太太闹一场都能得到自己想要的。

        正因为这样,才助长了南宫老太太的嚣张气焰。

        想要什么,以为闹一闹就能得到。

        可笑。

        陈一元本就长得憨厚,再加上这些年被书籍熏陶,正在人温润儒雅,但此时此刻的他眼神阴冷的好像地域的寒刀。

        “至于谁伤的谁,也不用问,因为我家门口有摄像头。”

        ‘平安社区’项目发起已经好几年了,京都的各大街道都装有‘天眼’,但因为各种原因也不可能每一个角落都能拍到。

        所以,陈一元在四合院门口装了更隐秘的摄像头。

        谁是谁非,有录像。

        可不是谁的声音大声就无辜的,更不是谁老谁就有理。

        两个警察也被惊了一跳,互相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惶恐。他们也是才知道,和南宫老太太打架的是陈白羽。

        陈白羽绝对算得上一个传奇人物,即使离开京都很多年,但京都依然有她的传说。

        就是这样一个人,现在被人打进了急救室?

        警察想想就觉得头痛。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想要派出所里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老太太,警察更是头痛。

        不过,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会因为陈辉年是副zhuxi 的亲孙女就有所不同,更不会因为南宫老太太是老人就有所偏颇。

        “我们会调查清楚的。”

        陈白羽还在急救室,他们等在这里也没什么用,还不如先去调查清楚。谁是谁非,都不是靠一张嘴说的。

        本以为是小打小闹,他们找人了解一下当时的情况,然后两边调解说和一下就好,然后各归各家。

        但是,现在两个警察看了一眼急救室上的灯,同时打个冷颤。

        如果陈白羽有什么三长两短,就是打死人。

        可不是一句小打小闹能推过去的。

        事情太严重,可不是他们小片警能够处理的,必须上报。

        “大哥。”

        陈辉年开完会,看到庞昱留的信息,急匆匆的跑了过来,满头的汗。即使隔着眼睛,也能看到陈辉年眼里一片猩红。

        在来的路上,陈辉年就在想如何让南宫老太太生不如死。他捧在手心里的妹妹,就连说一句重话都不愿意的妹妹却被人如此伤害,可恨。

        呵呵。

        既然南宫老太太敢伤小五,就要做好被十倍、百倍报复的准备。没有人能在伤了小五后还能全身而退。

        没有人。

        即使那个人和他有血缘关系也不能。

        别说南宫老太太,就是南宫翊也要被他迁怒。在陈辉年看来,南宫老太太会如此不讲理,如此蛮横无知愚蠢,多是南宫翊纵容出来的。

        这样的人早就该死一百次了。

        像南宫老太太这样冷血的人是不会在乎儿孙如何的,她只在意自己是否过得好。所以,想要让南宫老太太痛苦就不能像别的老太太那样,对她的儿孙出手。

        只有确切的伤在南宫老太太身上她才能感觉到痛。肉不割在自己身上,她是不会痛的。

        不过,南宫家的其他人,陈辉年也不打算放过。

        既然南宫老太太喜欢胡搅蛮缠,那就让她的儿孙去缠着她,喝她的血,吃她的肉,啃她的骨,相信会很有意思的。

        至于南宫翊,陈辉年更是恨。

        “大哥,小五”陈辉年说话的声音都带着颤抖,双手紧紧的握住陈一元的手,“大哥。”陈辉年从来没有这样害怕过。

        虽然这些年,陈白羽也病过很多次,但陈辉年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感受到痛。

        怕。

        陈辉年怕得牙齿在打颤,恨得头发丝都是冰冷。

        他恨南宫老太太,恨南宫翊,也恨自己。如果不是他,南宫老太太不会找陈白羽麻烦,更不会为老不尊的打小五。

        南宫老太太敢动手,不过是因为他和南宫家有血缘关系。

        仗着这一层血缘关系,为恶。

        当年的事情,明明错的是南宫老太太,但在面对陈辉年这个已经‘死’了几十年的孙子,不仅没有心虚愧疚,还理直气壮的要孝顺。

        人心不古。

        坏人老了,只会更坏。

        南宫老太太会找陈白羽,是因为陈辉年。因为见不到他,所以把主意打到他的亲人身上。

        恶毒又愚蠢。

        南宫老太太难道不知道伤了他的亲人,会把他越推越远?

        不是想不到。

        而是不在意吧。

        就好像南宫翊,即使恨着南宫老太太,不也一样要被她拿捏?

        南宫老太太是有恃无恐,想要把陈辉年当第二个南宫翊来吸血。呵呵。想得太美。陈辉年怎么会如她愿?

        陈辉年眼里闪过狠辣,他发誓,绝对要南宫老太太剩下的日子里生不如死的活着。

        陈一元拍拍陈辉年的肩膀,很多话最后化为一声叹息。陈辉年想到的事情,陈一元也想到了,南宫老太太真的以为自己有恃无恐就错了。

        敢伤他陈家的人,就要做好被报复的准备。不管是谁,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希望南宫老太太不要后悔。

        “大哥。”陈辉年满目不安的看向陈一元。看着眼神脆弱的陈辉年,陈一元微微叹口气,抿抿嘴,语气坚定,“小五会没事的。”

        他还是第一次从陈小四的眼神里见到脆弱。

        “别怕。小五会没事的。”陈一元紧握着陈辉年的手,他也在怕。

        李晓艳看看陈一元,再看看陈辉年,没有说话。虽然她也有兄弟姐妹,但感情一般。很难体会到陈家这种兄妹情深。

        不过,她还是很羡慕陈白羽的,能被两个哥哥捧在手心里宠着,护着。

        几个人都没有说话,安安静静的等着。

        陈辉年盯着急救室的灯看,看都没看庞昱一眼。不过,庞昱还是把事情从头到尾的说了一遍,其中包括自己的失职。

        因为不知道陈白羽有心脏病,因为错误高估了陈白羽的本事,从而让陈白羽被南宫老太太压着打。

        这是他的错。

        他应该在南宫老太太找陈白羽麻烦之前,就收拾南宫老太太的。

        他真没想到陈白羽的心脏病这么严重。

        别说庞昱不知道,就是陈一元、陈辉年兄弟也会忘记陈白羽有心脏病的事实。陈白羽把自己养得很好,很少会发病,所以他们都忘记了,原来他们的妹妹如此脆弱。

        陈辉年双手捂住脸,“是我害了小五。”如果他没有顾忌,早早让南宫老太太摔在床不起,她就不能还有力气作恶。

        他没想到南宫老太太摔了三次,竟然还有能力走到陈白羽卖蠢。

        因为南宫老太太年纪大了,陈辉年觉得只要阻止南宫老太太出现在自己面前就好。没有必要下死手。

        没想到,别人却把他的仁慈当软弱可欺。他没有对别人下死手,别人却往他的心口捅刀子。好啊。果真是好得很啊。

        陈辉年嘴角冷笑。这些年,他一直都在修身养性,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气愤了。南宫家真是好样的。

        南宫翊木愣愣的看着喻峥,“你说什么?”

        “谁把谁打死?”南宫翊激动的拉着喻峥的手。

        “还有谁?你亲妈,南宫老太太。没想到,几十年过去了,还是一如既往的恶毒。人家陈白羽是她能打的?谁给她的胆?竟然敢上门找茬,还动手打人。不要命了?谁不知道陈家兄妹情深?”

        喻峥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南宫翊一眼,然后看着一脸一脸无知的南宫翊,无奈的叹口气,“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不过,听说陈白羽被下了三次病危通知,还没有抢救过来,顾延年和陈家所有人都等在医院。”

        南宫老太太这次捅破天了。

        如果陈白羽真的有什么事,谁也救不了她。

        喻峥叹口气,拍拍好朋友的肩膀。

        南宫翊脸色发白,不知道是在担忧陈白羽,还是在气南宫老太太。南宫翊没想到老太太老当益壮,竟然把陈白羽打进了医院。

        喻峥:“陈白羽有心脏病。”

        “去年,陈白羽也曾经病危。顾延年和陈一元请了国内外的好几个专家才把人救回来,不过从那以后陈白羽的身体就很虚弱,需要长时间在大唐农场休养。”

        在知道陈辉年和南宫翊的关系后,喻峥就着重的打听了陈家的事情。这些事情,他也曾告诉南宫翊。

        不过,看南宫翊无知的表情就知道他并没有放在心上。

        哎。

        皇帝不急太监急。

        喻峥抿抿嘴,“陈白羽的身体很不好。”这次,南宫老太太算是踢到铁板了。只希望不要影响陈辉年和好友的关系。

        如果陈辉年连南宫翊一起恨了,父子两人可悲,可怜,可悯。

        “你妈已经因为故意伤人被捕了。”喻峥同情的看了南宫翊一眼,听说南宫老太太还大闹了一场,说自己身上这痛那痛的。

        警察带她验伤,确定没伤后,她还骂人家医术不好,骗钱的庸医,坚持说自己浑身不舒服,坚持要警察抓陈白羽坐牢。

        有个这样的妈喻峥摇摇头,怀疑南宫翊上辈子是不是十恶不赦的大坏蛋?否则,怎么会摊上这样一个妈?

        突然,南宫翊拿起手机就往外走。

        “哎。你要去哪?”喻峥拉住想要往外走的南宫翊。

        南宫翊想要去医院看看,看看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虽然他不准备和陈辉年相认,但陈家人救了陈辉年,养大陈辉年,这是还不尽的恩情。

        即使不相认,欠下的恩情也是要还的。

        喻峥拉住南宫翊,“你现在要做的不是去医院看陈白羽,陈家人也不会欢迎你。”以陈辉年的脾气,可能还会揍你一顿。

        当然,即使恨不得南宫翊去死,陈辉年也不会在众目睽睽下打人。为了自己的形象,陈辉年也会忍的。

        走政治的人,最忌的就是形象受损。

        要知道,一点点似是而非的流言,也能毁掉一个人。

        以陈辉年的聪明,是绝对不会做如此自毁长城的事情的。

        厌恶恨一个人,却不能骂,不能打,而这个人还一脸‘无知、无辜’的站在自己面前,想也知道这个感觉不好受。

        所以,喻峥拉住南宫翊,不让他去戳陈辉年的心肝肺。

        “你现在要做的是,怎么减少陈辉年对你的迁怒。”喻峥觉得自己任重而道远,肩膀很重,累。

        “老太太会找上陈白羽,是因为陈辉年,因为你;老太太敢动手,也是因为陈辉年,因为你。南宫,这些年,你的软弱把老太太的胃口和胆子都给养大了。”

        这些年,南宫老太太想要什么,就过来闹一场,然后就能心想事成。南宫老太太闹了几十年,从来没有失望过,所以才胆大包天有恃无恐的去找陈白羽闹。

        “南宫,是你让老太太觉得一哭二闹三上吊是无往不利的武器;是你的一再退让,让她觉得,全天下人都应该让着她这个老人,让她觉得老人是有特权的”

        “南宫,从一开始,就是你的错。你妈会如此的有恃无恐,很大部分都是你纵容的。如果你从一开始,就正确对待你妈的胡搅蛮缠,让她明白是非曲直,她就不会因为一次次得逞而忘了做人是要有良心的。”

        南宫翊呆呆的看着喻峥,然后坐在沙发上,嘴角抽搐。

        “我该怎么办?”

        这个人人称颂的医药天才,在这一刻无比的无助。他脑海一片浆糊,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能怎么办?

        南宫翊想要早死的妻子,想起在他怀里没有了气息的儿子,想起陈辉年眼神里的冰冷在这一刻,南宫翊想到了很多,很乱。

        喻峥叹口气,他知道南宫翊不擅长处理这些杂事,他所有的智商都用在制药上。

        “南宫”

        “啪啪啪。大哥,开门,快开门。出大事了。”

        喻峥翻个白眼,对南宫家的人很厌恶。

        南宫老太太因为故意伤人被抓了,南宫家的过来让南宫翊想办法。他们担心的不是南宫老太太会不会坐牢,而是没有了南宫老太太,就没有人帮他们从南宫翊手里抠钱了。

        没有了老太太的胡搅蛮缠,南宫翊根本就不会睁眼看他们这些兄弟姐妹一眼,更不要说给他们钱了。所以,在听到老太太出事后,就直接过来了。

        没有人去看老太太,也没有人问事情的前因后果,想的就是尽快找南宫翊把人接出来。

        南宫翊看向喻峥。

        喻峥抿嘴,耸耸肩,一脸无奈。这样的母亲,这样的兄弟姐妹,这样的家人还不如当个孤儿。

        南宫翊不开门,南宫家的人就在门口不停的拍门,然后大喊大叫。遗传了老太太的大嗓门喊得人耳朵疼。

        不少邻居听到吵闹声,纷纷给南宫翊打电话,让他赶紧处理。住在这里的,都是排的上名字的研究员,最喜静。

        无奈,南宫翊只能开门。

        然后就听到弟弟妹妹围着他,颐指气使的让他去把老太太接回来。南宫翊面无表情的看着弟弟妹妹,不知不觉,弟弟妹妹都已经当爸当妈,然后当爷爷奶奶了。

        但弟弟妹妹却还像小时候那样,看到好事就不要命的往前冲,不管不顾;而有什么坏事,就全部的统统往他身上推。

        小时候,父亲常说‘你是哥哥,要照顾弟弟妹妹’;长大后,结婚了,父亲说‘你是一家长子,要扛起家族的重担’;再后来,父亲去世

        “我累了。”南宫翊蹲在地上,真的累了。

        几十年过去了,他累了。

        甚至有一刻,为了摆脱吸血的母亲和弟妹,他愿意去死。

        “大哥,你说什么?”

        “妈还不知道在受什么罪呢?大哥,我们赶紧把妈接回来。”

        南宫翊蹲在地上,双手捂住耳朵,但还是能听到叽叽喳喳的声音,这让他很烦躁,很痛苦。他为什么一再对老太太妥协?

        因为他想要清净的生活。

        南宫翊双手捂住耳朵,目光呆滞,想要逃避。

        看着一群人逼迫南宫翊,喻峥叹口气,前世不修,今生才能遇到这样的亲人。

        “你们闭嘴。”喻峥拉住南宫翊,看着南宫翊惨白的脸色,还有呆滞无神的双眼,喻峥拍了拍南宫翊的肩膀,“没事了。没事的。”

        南宫翊浑身发抖,呆呆的,好像一致受尽折磨的小白猫。

        除了喻峥和心理医生,没有人知道南宫翊有心理疾病。南宫翊怕吵,怕闹,怕哭,即使别人大声说话,他也会被吓得浑身发抖。

        如果别人又哭又闹,他就会脸色苍白,然后浑身乏力发软,说不出话来。这些年,南宫翊从来不曾参加过任何的聚会,宴会。不管南宫翊在制药上取得多么出色的成就,也从来没有做过答记者问。

        他逃避任何人多的地方。

        他惧怕任何一个说话大声的人。

        南宫翊很怕南宫家的人过来闹腾,他一向都是能退则退,能让则让。但没想到,老太太竟然敢找陈白羽的麻烦,还敢打陈白羽。

        南宫翊脑海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而这个时候,南宫家的人还来闹腾,南宫翊双手用力捂住耳朵,呆呆的无力的看向喻峥。

        喻峥的眼里是掩饰不住的同情。

        南宫家真是毁人不倦,生生把一个天才逼成了傻子。

        作孽啊。

        南宫家的人蛮横惯了,不管喻峥如何呵斥,就是不停的说,声音越来越大。

        “够了。别吵吵。”喻峥真的要被气疯了,这一家子人是想要把南宫翊给逼疯吗?南宫翊呆呆的,什么也不说,脸色惨白得吓人。

        南宫家的人你一句我一句,吵吵嚷嚷。

        喻峥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牙齿痒痒,想要骂人,手痒痒,想要打人。就没有见过这么恶心的一家人。

        “你们来这里吵有什么用?还不如去见老太太,问问她为什么要打人?或者去请律师”

        南宫家的人同时看向南宫翊,“我们没有钱。”

        喻峥真的笑了。

        子女不孝,这应该就是南宫老太太的报应。

        说起来,真够可笑的。南宫老太太从南宫翊身上抠钱,吸血,喂饱其他的儿女;其他的女儿则从老太太身上抠钱,吸血,满足自己的儿女

        南宫家的人吵闹大半个小时,说来说去,都只有一个意思,那就是钱。不给钱,就一直吵下去,谁也别想安静,谁也别想安生。

        没有办法,南宫翊只能给钱,让他们去给老太太请律师。

        喻峥怒其不争,但也明白,南宫翊真和南宫家那些混不吝的人争吵起来,也没有意义。那些人摆明了就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没脸没皮,不要脸面的无耻东西。

        就好像掉落在粥里的老鼠屎,恶心。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