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重生八零:娇俏农场主

    643,回忆都是痛

        二十多个小时过去了,陈白羽还没有脱离危险。

        顾延年和陈家的人守在医院,却什么也做不了。

        “大哥。”陈辉年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无力,甚至有一瞬间后悔当年没有学医。在最宝贝的妹妹发病之时,他竟然无能为力。

        陈辉年手在抖,心也在抖。

        怕。

        “没事的。”陈一元拍拍陈辉年的肩膀,“小五会没事的。”他们家小五这么坚强,一定会挺过来的。

        “大哥,不告诉李天朗?”

        陈一元看了顾延年一眼,“顾爷爷说,暂时不要。再等等吧。明天。”陈一元扯了扯僵硬的嘴角,“明天,小五就好起来了。”

        陈一元不知道顾延年的用意,但陈辉年多少能猜到一些,应该和李天朗目前做的事情有关。大唐农场的事情,应该到最后阶段了。

        就不知道李天朗到底挖出了什么,到上面的人如此讳莫如深。

        应该很重要,否则,顾延年不会在这个时候不让陈一元给李天朗打电话。陈辉年叹口气,然后靠在大哥的肩膀上。

        像小时候那样,依赖着大哥。

        不管发生什么事,只要有大哥在,陈辉年就会觉得安心。虽然,他觉得大哥不如他聪明,不如他狡猾,不如他会做人,但看着大哥那张有几分像阿爸的脸,陈辉年就觉得一切都能坚强,都能坚持。

        虽然他已过而立之年,但他还是想要像小时候那样依赖着大哥。

        陈一元像小时候那样拍拍陈辉年,“明天,小五一定会好起来的。”陈一元信心满满,他家小妹肯定会好起来的。

        她家小五最坚强。

        陈辉年:“大哥说,我就相信。”陈辉年不相信自己,但他相信大哥的话。

        陈一元点点头,紧皱的眉头却没有松开。

        陈辉年心有些乱,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大哥,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对南宫家?”当年,小五被黄蓉陷害,逼得病发。那时候,他们兄弟还只是个无权无势的学生,只能借助李白叔和顾延年的势力来为小五报仇。

        那时候的他们发誓,一定要出人头地,一定要有护住家人的本事和资本。多年过去了,他们获得了想要的权利和资本,但仍然有人作死的敢伤害他们最宝贝的妹妹。

        怎么办呢?

        想要弄死那些人了,怎么办呢?

        陈一元嘴角冷冷一笑,“既然有人作死,那就去死吧。”

        “我觉得直接弄死了,太便宜她了。”陈辉年一直都觉得生不如死才是最好的报复。

        陈一元:“你高兴就好。”

        李晓艳看一眼陈一元、陈辉年兄弟,没有说话。说实话,结婚纪念,她还是第一次看到陈一元如此冷漠无情的一面。

        陈一元一直都是温和的,是可亲的。他长相憨厚,属于那种一眼就觉得是老实人的‘老实相’的人。

        但此时此刻,李晓艳发现,原来陈一元也有阴冷的一面。

        南宫家。

        喻峥放下电话,看向还呆坐在沙发上的南宫翊,“陈白羽还没有脱离危险。”

        因为看南宫翊的脸色不对,喻峥不敢离开,继续守在南宫家。不能让南宫翊出事,这是1号领导给他的任务。

        南宫翊在制药天才,国家正在使用的很多药都是他研发的,绝对不能被杂事给耽误和毁了。

        “饿不饿?我给你煮碗面吧?”喻峥看着一动不动的南宫翊,无奈的推了推,“南宫,要吃面吗?”

        南宫翊突然说道,“我想吃饺子了。”南宫翊看向喻峥,突然的泪流满面,“我很久很久没有吃饺子了。”

        “上一次,是三十年前了。”南宫翊抹一把脸上的泪,然后笑了起来。那天,他没有了妻儿,被亲人逼着,被孝道压着,他不能给妻子儿子报仇。

        那天,他浑浑噩噩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那天,很多人,很多亲人都在他耳边说‘死去的人已经死去了,但活着的人还活着。不能因为死人而影响了活人,因为他们是一家人。’

        他们是一家人。

        听到那句话,南宫翊记得当时的自己哭了,哭得嘶声裂肺。他不知道其他人是否是家人,但他很明确的知道,死去的妻儿才是他的家人。

        他的家人没有了。

        再也没有了。

        那天,所有人都小心翼翼的对他,包括一向看他不顺眼的母亲,也温柔的问他想要吃什么?

        想吃什么?

        那天,他浑然不知的说想要吃饺子。

        “南宫?”喻峥看着满面泪水的南宫翊,不知道说什么能安慰好友这一刻千疮百孔的心。

        “我小时候很喜欢吃糖的。”生活那么苦了,想要甜一甜。想要给自己一个奋力活下去的动力。

        但是,记忆中的他从没有从母亲手里接过任何一块糖,因为他是大哥。

        每次,父亲母亲都说‘你是哥哥,要让着弟弟。’

        手里的糖是弟弟的,但家里的活却全是他的。

        因为他是大哥。

        这句话,他听了几十年。

        从有记忆开始,一直到现在。每次南宫老太太想要什么的时候,就会说‘你是长子,你是大哥。你有责任,你有义务。’

        呵呵。

        累了。

        突然的,南宫翊想起很多被遗忘的小时候的事情。

        心凉了吧。

        南宫翊捂住心口,哭笑。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