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重生八零:娇俏农场主

    650,上节目

        不管南宫家吵成什么样,都和陈家没有关系。

        陈家和大家一样,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大家都理解南宫老太太和南宫家是什么人,没有人去劝架,任由他们吵闹打骂。

        至于喻峥?

        气得满脸青黑,如果不是因为这些人都是南宫翊的亲人,他早就让人把他们给扔出去了。这些人对死者没有半点尊重,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和南宫翊有着深仇大恨呢,否则,怎么会在南宫翊的灵堂搞事?

        喻峥看一眼平静的陈辉年,很佩服他的定力。

        陈辉年不被影响,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葬礼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至于南宫老太太和南宫家的人?就当不存在。

        参加完南宫翊的追悼会,陈一元、陈白羽兄妹等人带爸妈去京都大酒店吃饭。至于南宫老太太和南宫家争吵的结果,他们并不感兴趣。

        吃过饭后,陈一元和李晓艳带爸妈去爬长城,陈辉年带陈白羽回家。

        “四哥,你是怎么打算的?”陈白羽知道,对于南宫家的事情四哥肯定会有安排。

        陈辉年挑眉,一脸笑意,“小五,你有什么好好主意?”

        兄妹两人对视一眼,同时说出来。

        陈辉年“借刀杀人。”

        陈白羽“恶人自有恶人磨。”

        兄妹两人相视一笑,想要表达的意思一样。不管是南宫老太太还是南宫家的人都是恶人。以前他们站在同一阵营,共同折腾南宫翊。但现在,敌人没有了,内部矛盾却逐渐加深,剩下的就是互相折腾、折磨。

        不过,想也知道南宫老太太绝对不可能是几个儿子儿媳妇的对手。儿子和儿媳妇捧着她的时候,她就是老太太,不捧着她了,她就是老不死。

        与其出手对付南宫老太太,还不如把南宫家的人利用起来。两个臭鸡蛋互相碰撞,最后臭的只有他们自己。

        南宫老太太和南宫家的大戏才刚刚开始。

        陈辉年得意的眨巴一下眼睛,“我已经安排下午了,等着看戏就好。”

        “好。”陈白羽俏皮的眨巴一下眼睛,“我等着。”

        陈白羽知道四哥肯定不会让她失望的。

        陈白羽就听到了南宫老太太的最新消息,听说南宫老太太在和儿媳妇、孙媳妇打架的时候,不小心摔倒,从此瘫痪不起。

        陈辉年早就后悔了。

        之前,他在应对南宫老太太的胡搅蛮缠时候,看在南宫翊的面子上没有下狠手。但他的手下留情却给了南宫老太太伤害陈小五的机会。

        现在南宫翊也已经死了,他还有什么好顾忌的?至于躲在暗处,想要利用南宫老太太来恶心他的人,陈辉年也找出来了。

        是他的同事。

        两人有点小矛盾。

        南宫老太太瘫痪在床,儿子儿媳妇不孝顺,孙子和孙媳妇也不想理会,南宫老太太终于体会到老无所依的悲凉。

        没有健康的身体,闹不起来。没有钱,没有人再听她的,捧着她。现在的老太太就是一直没有牙齿的老虎,不管她如何的吵闹,如何骂,再也没有人把她当一回事。

        南宫老太太不相信银行,所以把钱和值钱的物件都所在房间里。以前,她每个月都能从南宫翊处抠出钱来,所以儿媳妇们捧着她,哄着她,听她的。在南宫家,老太太就是说一不二的存在,老太太说她的房间不让人进,别人就不敢进。

        即使明知道房间里有不少好东西,但顾忌老太太的强势,没有人敢挑衅老太太的话。即使有些小心思,在强势的老太太面前,也不得不忍下。

        但现在,时过境迁,一切都不一样了。

        南宫翊死了,老太太也瘫了,她的儿子儿媳妇们再也不把她当一回事了。南宫家的人直接把老太太扔在床上,然后在房间里搜索一番。

        凡是被锁上的箱子、柜子,统统被找出来,有锁匙的开,没有锁匙的砸。

        叮当,啷当。

        敲敲打打,捶捶砸砸。

        看得老太太气压直升,差点晕倒过去。

        老太太用最恶毒的言语把所有的儿子女儿儿媳妇骂一遍,但大家都忙着找钱、分钱,根本就不把老太太当一回事。

        “妈,听你话的大哥已经死了。”

        “就是。我们可不是大哥那个窝囊废,任你打骂不还手。”

        “既然有力气骂人,就饿两顿吧。少吃两顿是饿不死的。”

        “前世不修啊。虐待老娘,你们就不怕被天打雷劈。”南宫老太太真的要被气死了。

        曾经被她捏在手心里,连屁都不敢放的儿子现在竟然当着她的面商讨如何虐待她?

        但是,她能怎么办?

        爬不起来。

        钱也被几个儿子儿媳妇瓜分了。

        一无所有的南宫老太太瘫在床上,想念南宫翊。可惜,南宫翊已经死了。

        南宫家的人不愿意搭理老太太,也舍不得给老太太请护工,任由老太太自生自灭。

        老太太吃喝拉撒统统都在床上,不到两天的时间,老太太的房间里就臭气熏天。

        没有护工,儿媳妇不关心,老太太在床上躺久了,长了褥疮,每天又疼又痒的。

        一开始,南宫老太太中气十足的叫骂儿子儿媳妇们,但慢慢的身心受虐,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变成了一声声哀求。

        没有人理会。

        没有人关心。

        曾经对报应一词嗤之以鼻的南宫老太太,确信这个世界是有报应的。可惜,世界上没有后悔药。

        对于陈白羽来说,南宫老太太的报应不过是小事而已,根本就不值得她费神。相对来说,她更关心大唐农场在这次展销会的收获。

        看着汇总的数据,陈白羽很满意。

        总的来说,收获不错。

        “小五。”陈锦绣提着手提包,踩着高跟鞋‘咚咚’的走过来,“给你的。”

        “什么东西?”陈白羽打开一看,“谈话节目?请我?”一档关于女性的访谈节目,邀请陈白羽当嘉宾。

        这档节目叫,邀请的嘉宾统统是女性,以女性的视觉来看问题,探讨问题。被邀请的嘉宾更是涉及到各行各业。有名女人,也有女明星,更有活跃在商界的女强人,也有女环卫工人,女菜贩子等等

        说白了,这档节目展现给大家的是女性视觉的天下,女性视觉的世界。

        陈白羽认真的考虑后,摇摇头。

        陈锦绣好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陈白羽,“小五,你知道这档节目有多高大上吗?”陈锦绣拉着陈白羽,滔滔不绝的给她解说这档节目到底有多高大上,有多难上。多少女人为了能上这档节目而各显神通?

        陈锦绣瞪了陈白羽一眼,“陈小五,你是不是病傻了?傻了?”陈锦绣戳戳陈白羽的额头,“我不管。你一定要答应,必须要答应。”

        陈白羽翻个白眼,“你就不能听我把话说完?”

        陈锦绣双手抱胸,“说。”

        “我觉得这档节目更适合阿妈。”陈白羽一字一顿的说完,然后就看到陈锦绣惊讶的瞪大眼睛,一脸的不可置信。

        “小,小五,你想让阿妈上这个访谈节目?”陈锦绣觉得自己牙齿都在打颤。

        陈白羽一脸的嫌弃,“陈小三,你的眼珠子掉地上了,麻烦你先捡一捡。”

        “不捡。不要了。”陈锦绣摆摆手,在原地转一圈,“小五,节目能同意?”

        邀请的是陈白羽,但陈白羽却推荐自己的妈。

        怎么听都觉得有些荒唐。

        陈白羽点头,“有什么问题?”在陈白羽眼里,阿妈比她更有资格上这个节目。而且,她想要更多人知道阿妈的好。

        “我担心节目组不同意。”陈锦绣摊摊手,“你知道的,这个节目不是一般的谈话类节目,不是谁都能上的。”想了想,陈锦绣小声提醒陈白羽,“小五,这档节目不是砸钱就能上的。”

        “你别管。我有办法说服他们,你帮我约一下节目的负责人。”

        “好吧。”陈锦绣无奈,然后想起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小五,阿妈愿意上电视?”

        陈白羽好像看傻子一样的看向陈锦绣。

        陈锦绣不好意思的摸摸头,“嘻嘻。我忘记了。”上次,阿妈在看陈乐乐的时,就表示‘要是能上一次电视就好了。’

        其实,阿妈不止一次的说过‘上电视威风。人人都能看到。’

        陈锦绣还记得当时的自己说,‘想上电视而已,容易。包在我身上。’当时的自己拍着心口说要让阿妈上电视的,但却忘记了。

        陈小五却一直记在心里。

        陈锦绣抿抿嘴,“那我们就给阿妈一个惊喜?”

        “ok。”

        ------题外话------

        牙龈肿痛,左边脸已经肿成了馒头。

        小可爱们有没有什么好办法能快速消肿?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