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一剑九州

    第五百五十六章 忽悠

    “柔烈掌,刚柔并济。”见此攻击,木心面色陡然一变,体内所有能够调动的真元尽数鼓动而出,全力一掌迎了上去。

        “砰!”狂暴的真元之力爆发,剧烈的炸响声响起,周围的地面再度塌陷一大截,一道身影飞快的倒射而出,身躯在地面上擦出一道数十米长的痕迹,一直撞上远处的山壁之上,方才停下——正是木心。

        如蛛网般的裂纹从木心身后的山壁四处蔓延出去,嘴角缓缓流淌出一抹血迹,看上去狼狈无比。

        “如何啊二叔?侄儿这一掌的力量,还算是不错吧?”烟尘散去,木墨的身形缓缓走出,看着被自己一掌震飞几乎是嵌在山壁上的木心,低声的嘲笑道。

        “咳,咳咳。”艰难的将自己从山壁中抽离而出,一把擦去嘴角的血迹,木心面色凝重的看着近处的木墨,扯了扯嘴角,“没想到他竟然连这万盈丝手套都传给你了,看来的确是将你作为传人培养了。”

        若是对方手中没有那四阶高级玄兵宝器,自己想要解决对方那自然不是什么艰难的事,可是他有了四阶高级玄兵,别说自己无法发挥出所有实力,即便是自己处于巅峰状态,只怕也未必会是对手!

        只见此时木墨的双手之上,戴着一双银光闪闪的手套,有着强大的气息从那手套之上散发而出,让木心都感受到皮肤一阵刺痛。

        将木心说起自己手中的万盈丝,木墨却是不怎么急着解决自己这位二叔,而是缓缓的抬起双手,一脸陶醉的将万盈丝在脸上轻微的摩挲着:“四阶高级玄兵宝器的力量还不错吧,义父当初传我这万盈丝的时候还说过,日后只要我修为超过他了,便将家主之位传给我。”

        “嗤!”闻言,木心却是不屑的嗤笑一声,目光中更是带上了淡淡的嘲讽以及微不可查的怜悯之色。

        木心眼中变化的神色虽说隐蔽,但是木墨的感知本就敏锐,而木心本就存了要让对方发现这些神色的变化,因而......

        “你那是什么表情?是为自己即将死去而感到悲哀和怜悯吗?”木墨神色骤然一变,恶狠狠的看着木心道。

        木心却是不屑的撇撇嘴:“我一个将死之人,为什么要告诉你?”

        “啧,倒是有些硬气!”木墨轻砸嘴唇,似有些感慨,“只是我亲爱的二叔啊,你似乎都没有搞清楚,现在你的性命,可都已经握在了我的手中,我甚至可以用处足够残忍的刑罚来对付你。就好比这样。”

        说着,木墨的手掌毫无预兆的挥出,重重的拍向木心的胸膛。

        在木墨肩膀刚一颤动的瞬间,木心便是做出了反应,体内真元鼓荡,一掌拍出迎了上去。

        然而拥有万盈丝的木墨,实力上已经远远将木心甩出了一

        大截,只一声清晰的骨骼断裂声响起,木心的右臂便是以一种诡异的弧度扭曲,身形更是再度重重的砸在后方的山壁之上。

        “噗!”一口血狂喷而出,木心的面色变得更加苍白了起来,甚至剧烈的伤势,都已经引动了他体内经脉的创伤,让的他更为虚弱。

        “如何啊,我亲爱的二叔?现在您愿意指点一下侄儿了吗?”一掌震断木心的手臂,木墨的神色没有丝毫的变化,“相信方才那一掌应该已经牵动了你体内的旧伤了,还想要更痛苦一些吗?”

        “呵,果然够狠,有几分木华黎的风范。”木心扯了扯嘴角,“可你凭什么认为木华黎会将家主之位传给你,你当他没有亲生儿子吗?”

        此言一出,木墨的面色便是陡然大变。木心所说的这一点,也正是一直以来他最为担心的一点。

        义父虽然对自己不错,可是他本就有两个亲生儿子,而且天赋都还不弱,都进入了大元书院修炼,这种情况下他为什么要将家主之位传给自己?若是说他的儿子天资愚鲁也就罢了,可是事实并非如此啊!

        木心仿若是没有看到木墨变化的神色,而是自顾自的说道:“虽说你与木华黎之间关系极为亲密,可是再亲密,难道你就真能比得过木天、木战那两个小子了?你终究也只是义子啊!”

        木墨强硬的反驳道:“那又如何?即便那两个小子天赋不错更是拜入了大元书院修炼那又如何?终究他们现在也都还只是灵能境修为,比我可要差远了,未来的木家,也只能由我来执掌!”

        似是为了坚定自己的信心,说着,木墨又抬起了双手,看着手上的万盈丝:“而且义父连四阶高级的玄兵宝器都传给了我,未来也一定会将木家都给传给我!一定!”

        谁料听木墨又说起这万盈丝,木心眼中的怜悯变得更深了些:“那木华黎的修为在玄尊境六重,最为擅长的同样是掌法,这一双四阶高级的万盈丝手套对他来说正好合用,你觉得他为何会送给你?”

        “那是义父对我的看重!”木墨大声喊道,只是被木心的话勾起层层疑云的他,话语中的底气却是不那么充足了。

        “对你的看重?咳咳。”木心再度咳出一口血,脸色也苍白了许多,“你也是武者,若是你看重一位后辈,会甘愿将这件你正好合用的万盈丝送给对方吗?”

        “绝大多数武者,修炼一途之中,首先要做的便是让自己变得足够强大,只有自己足够强大了,才有多余的心力去培养后辈,这一点你应该不反对吧?”木心无力的靠着背后的山壁滑坐在地,颓废道。

        “哪又如何?”木墨不屑的说道,“这是人之常情。”

        “那你想过没有,为什么木华黎会将

        这四阶高级玄兵手套送给你,而他自己用的,却仅只是四阶中级的玄兵手套?难道他就那么无私?”木心冷笑着说道。

        “那是......”

        木墨刚欲张嘴反驳,便被木心直接打断:“你也不必强行辩解,木华黎是怎样的人,相信你心中也是清楚的,你准备说的那些话,根本就用不到他身上去!”

        “那你说是怎么回事?难道义父将这万盈丝传给我,还是想要害我不成?”木墨顿时烦躁了,颇为不耐烦的呵斥道。

        木心却是笑而不语,只静静的坐在那里,微笑着看着他,一直看的木墨心中发毛方才说道:“为什么不呢?”

        “你他娘的少给我胡扯,即便义父最后想要将家主之位传给木天或是木战,但他也没有要害我的必要!”木墨大声的怒吼道。

        “既然你如此有信心,可是为什么我却从你的声音之中,听出了些许惊惧,些许虚浮以及些许担忧?”木心淡淡问道。

        “那你说,义父将这万盈丝传给我,要如何害我?若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当场便杀了你,随后便赶回燕京城,将你那两个宝贝儿子变为废人,再将你那疼爱至极的妻子......哼哼!”木墨怒声道。

        “反正到时候我回去直接给义父摊牌,一切也就都会清楚了!”

        闻言,木心眼睑微微低垂,眼中闪过一抹浓郁的杀意。

        不过下一刻,木心便是抬头看向木墨:“你可知这万盈丝的来历?”

        “什么来历?不就是木家千百年来流传下来的一件四阶高级的玄兵吗?还能有什么来历?”木墨满不在乎的说道,不过声音中却是蕴含了丝丝缕缕的探究和担忧。

        木心不屑一笑:“这是木华黎亲口对你说的吧?不过他说的也没错,这万盈丝的确是木家先祖流传下来的一件四阶高级玄兵,只是他在其中还隐瞒了些许信息。”

        “隐瞒了什么?”木墨连忙问道。

        看着木墨的样子,木心心中为不可差的一笑:“七百多年以前,我木家先祖中曾出现过一位玄尊境九重强者,那位先祖的实力,可以说是王级强者之下没有任何敌手。”

        “当年他所使用的玄兵,便是这万盈丝。在一次生死之战中,先祖凭借这万盈丝击杀了一位身受重伤的王级强者,从而扬名立万。”

        “先祖原以为,那以后,自己便是走上了人生的巅峰,可谁知道,那竟是人生噩梦的开始......”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