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穿越王妃有点闲

    65德妃回府

        欧阳雪听见正堂内家父的咳喘声,想推门再看看家父,可是最后还是含泪走掉了。家父有意隐瞒着自己的病情,这个时候欧阳雪又怎能猜穿家父呢?欧阳雪抬头望着四周,这里是那么的熟悉,此时却变得那么冰冷。偌大的相国府,她又该如何守护啊!

        赵天一在相国府门外一直等着,心里莫名的担心欧阳雪的安危。侍卫张恒在不远处牵着马,不时望向王爷这个方向。这是张恒第一次见王爷如此不安。虽然王爷嘴上什么也没说,但足可以感觉到王爷是有多关心这位德妃。

        欧阳雪边走边流泪,出了府门自己默默上了马车,根本没瞧见赵天一。赵天一只好骑着马在后面跟随。“王爷,为何不叫德妃停下马车?”张恒不解的问着。

        “不急,只要她安全回了王府就好。”赵天一心里这样想的,于是就这样一直跟着。

        只跟了一半的路,欧阳雪的马车就停下了。欧阳雪自己下了马车,随琴儿去了一处寄当行,欧阳雪将一个盒子寄放在此处。并且盒子明显带了封印,没有主人允许,外人是不得打开的,家父只给了她一把钥匙,她却深知这把钥匙有多重要。所以为了以防不测,她不敢随身携带。这家寄当行是整条街市最大的,以诚为本,放在这里应该是最安全的。

        欧阳雪示意小顺子把马车赶回相国府,她想自己走回王府。赵天一虽有好奇,但并未探究盒子里是什么。依然在远处跟随着欧阳雪。欧阳雪一路都在哭泣,一旁的琴儿也无法劝阻。因为见到家父生病的样子,使她感到无比伤心,总感觉就要失去家父了。虽说她只是穿越到这里来的,但在相国身上她感觉到了父爱,直觉告诉她,她就快失去家父了,也是在那时她觉得头上的天也快慢慢消失了。此时的欧阳雪非常无助,感到了自己是多么的无能为力。

        天公此时也开起了玩笑,居然下起倾盆大雨,欧阳雪并没有躲雨的打算,自己依旧慢慢在雨中走着。赵天一终于有些急了,一把将欧阳雪抱起,两人一骑就这样在雨中狂奔着回到了王府。赵天一直接将欧阳雪抱去了天一阁,拿出盖毯给欧阳雪披好,环抱着欧阳雪,“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别怕,有我在。”赵天一关切的问着。

        “我想静静。”欧阳雪脆弱的抱住赵天一,仿佛天底下就只有赵天一这么一个亲人了,这是她第一次主动抱着李天一。俩人在那里静止了很久。

        “那就不说也罢!”赵天一闭上眼睛享受着欧阳雪此刻的安静。

        “家父得了重病,拜托我一件事,他希望我守住相国府。”欧阳雪平息了片刻,缓缓的说了出来。

        “我知道。我会帮你守住的。有我在的一天,定保相国府的周全。”赵天一对夜空起誓。一是对欧阳雪起誓,二是对相国起誓。

        “谢谢你!”欧阳雪用感激的语气轻柔的说着。

        “雪儿说的是哪里话,我是你的什么人?”赵天一低头很认真的问着。

        “你是我的……我的……”欧阳雪一时竟回答不出这个问题。

        “对,我是你的,你也是我的!”赵天一天真的笑着。

        “好吧!就这样吧!”欧阳雪有点小尴尬的说着。之后自己披着盖毯回了季颜阁。毕竟浑身湿漉漉的本该换好衣裳。赵天一望着欧阳雪的背影,陷入了沉思。其实早在前几日相国也拜托他一件事,相国想让欧阳震随军,欧阳震从小就想上阵杀敌,想做一位名闻天下的盖世将军。赵天一应允了此事,只是还没有告诉欧阳雪。

        回到季颜阁欧阳雪疲惫的换上干爽的衣裳。不受控制的一头栽在床上,浑身突然动弹不得。她或许是太累了。因为相国的病情使她很难过,而且已经一天没吃过东西了,却又感觉不到饿,但是困意却不知趣的找上门来。欧阳雪昏昏沉沉的睡熟了。赵天一不知何时来到季颜阁的,看见欧阳雪的睡相实在不忍,轻轻走到床边,将欧阳雪扶好,为其盖好被子。又在一旁站了许久,而后又悄悄的离开了。

        “王爷似乎很在意……”张恒一直跟在王爷身后,提醒王爷不要过意在乎任何人,尤其是女人。

        “你今日的话有点多,平日不都是装聋作哑么?”王爷有些带着怒意。

        “是王爷教的,说不能让旁人左右自己,而如今王爷怕是被情所困,这样王爷的敌人就有了您的把柄,王爷会害了自己。”张恒再次强调王爷不该如此亲近一个女子。

        “她入王府那日就注定是本王的人,你也要记住她现在是摄政王府的德妃。”王爷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意思已经很明了了。此话说的恰到好处,既留有余地,又收了张恒的好意。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