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从道果开始

    第八十三章 往后这世上,当再无敌手!【第一更,求月票!】


        五个月的时间,陈季川通过灵石、蚌珠,获得超过八万点源力。
        又将这些源力用在蓄养五鬼、祭炼纸人,修炼神扑刀、太阴炼形法、化劲上面。
        大梁世界中开拓。
        现实世界中追赶,颇有种‘氪金修仙’的意味。
        内功。
        外功。
        道法。
        陈季川三头并进,都在快速提升——
        先天。
        化劲。
        出窍。
        现如今,陈季川放在现实中,也是八品宗师。三条道路一齐修行,实力又要比普通八品强横太多。
        “内功八层,先天第二境。”
        “到了这个境界,丹田扩充到极致,内力充盈,先天内力与‘神’融合,不断淬炼,最终成就内力化为真气,为‘先天真气’,初步具有生生不息的特性,无论是战力还是持久力,都远比七品先天更加强横。”
        武胜门吴广全、漓水帮莫轻敌、金阳派楚南。
        这三位就是内功八层,先天二境,实力强横至极。
        单凭陈季川,以他当初还未成就出窍境的道行,想要暗害三人,不说能不能成,即使小心施展,也要一年、两年,甚至更长的时间。
        就如同当初五鬼道人去害班母一样。
        有那么长时间,陈季川都可以直接走到三人跟前,将三人给生生拍死。
        于是乎。
        陈季川就先挑起三派争斗,然后借着吴广全与莫轻敌大战的时候,暗中行法,用四十八法中的‘金刀飞刀法’去对付莫轻敌。
        金刀斩去,斩的莫轻敌头痛眼睛昏。
        八品宗师过招,一个疏忽,就分生死。在莫轻敌愣神的时候,就被吴广全给杀了。
        往后依法炮制,又借着吴广全的手,将楚南除去。
        可怜楚南,扛过了吴广全的杀招,逃回桃源,只要精心调养,即使断臂,也能成就一段独臂高手的传奇。
        奈何此世难容他。
        五鬼加身,只能在桃源中黯然死去。
        到了只剩下一个吴广全的时候,没了八品宗师给陈季川当刀,索性就策划一场内乱,趁着吴广全不备,将其打杀。
        为了杀这三人,陈季川可谓费尽心机。
        但也由此可见,内功八层、先天二境该是何等厉害。
        如今。
        陈季川也成了同样人物。
        “先天本就战力持久,先天二境更是可以连战三天三夜。而我即使到了真气匮乏时,仅凭肉身,也能跟八品一战。化劲修为,能够利用好全身每一处肌肉,最大程度的节省力气,打上七天七夜都不会疲乏。”
        论持久战?
        八品当中,唯陈季川!
        但对于同时修习道法的陈季川来说,在现实中,近身战的机会少之又少。他有道法,躲起来暗中杀人就行了,何必冒着风险,去跟人打生打死?
        当初得到‘五鬼阴兵法’时,陈季川曾言:习得此法,往后暗中杀人易如反掌!
        今时今日。
        总算成真。
        “道法出窍。”
        “道术更强,往后这世上,当再无敌手!”
        陈季川意气风发。
        ……
        时间一天天过去。
        十月很快也到了尾声。
        武盟三山、六部梳理妥当,许多布置都踏上正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三山军组建,布防外围各县。
        六部并行,整治内部,肃清败类。
        其中,就有原黑狱监工——
        钱来!
        ……
        “钱来。”
        陈少河看着被五花大绑,跪在他跟前的钱来,出乎意料的,心中竟没什么火气。
        三派被四哥摆弄的团团转,组建了武盟,以往的那些个仇人,大多死在三派战场上,少有幸存的,武盟组建后,又被陈季川授意,一个个揪出来,或明或暗,全都打杀了。
        以陈季川的权势。
        在武盟这个体制中,想要整哪个杀哪个,完全一句话的事情。杀死之后,普通民众、武盟小官压根不会知晓,更不会有什么舆论影响。
        这就是特权。
        一刀一个仇人,简直太顺手。
        大多仇人都被陈季川处理,唯独这个钱来,被留到最后,送来陈少河处。
        “大人饶命!”
        “大人饶命!”
        钱来跪在地上,捆绑结实,一动不能动。看到跟前这人袖口上绣着四道金线,就知道是武盟四级官员,地位不低。
        犯到这人手上,钱来心中一阵冰凉。
        偏偏又不知道哪里得罪过这人,心中更是忐忑。
        “饶命?”
        “你拿鞭子抽我的时候,可没想着让我饶命。”
        陈少河摇着头。
        时移世易。
        当初在黑狱中,钱来抽他、抽四哥、抽矿奴,凶狠暴戾。
        短短一年过去,却跪地哭诉,求他饶命。
        个中变化,实在令人感慨。
        “拿鞭子抽——”
        钱来抬头,看向陈少河。
        时隔一年。
        陈少河不再弯腰驼背,整日晒太阳,皮肤也晒得乌漆嘛黑,再加上练武、读书,气质也大不同。
        就算是陈季川,若是一年没见到这个老五,也绝对认不出来。
        更别说钱来了。
        “我没有啊!”
        钱来快要哭出声来,吓破了胆。
        “有没有我知道就行了。”陈少河见钱来怂包样,没了兴致,心中忽的想起四哥说过的‘反派死于话多’这句话,猛地发觉自己就在说些废话。
        “我不跟你说话了。”
        不由一阵厌恶,再不多说。
        对着钱来双手一搓,就有火焰落下——
        “啊——”
        火烧身,钱来痛的大叫一声,当场昏厥过去。接着又被烧的痛醒过来,没多久又‘啊’的一声昏过去。
        死去活来。
        不多会儿,就真的死了,化作一具焦尸,曝露在野外。
        “死了吧?”
        陈少河上前踢了一脚,将钱来烧焦的脑袋给踢下来,滚出老远,这才安心点头:“确实死了。”
        然后转身,回转慕化县城。
        走在山道上。
        抬头看了天上骄阳,陈少河脸上露出笑来,心中最后一点阴影,也被阳光驱散。
        ……
        山中。
        “还不错。”
        陈季川看着陈少河干净利落的烧死钱来,不由点头赞许。
        杀人就该少说话。
        为什么杀手多是冷漠的?
        因为话多的都死了。
        须知夜长梦多。
        目送陈少河进城,陈季川也走进城中,来到县衙。
        “杨大人。”
        “杨大人。”
        一路上,有人见着陈季川,都恭敬问好。
        陈季川被任命武盟客卿也将近一个月,武盟大小官员,大多都认识这位‘杨修’杨大人,知道他深得三位盟主信任器重,不敢怠慢。
        陈季川冷漠,对这些问候全不理会,径直到了后衙。
        今天不是一旬一次的武盟最高层常规会议,而是临时召开。这个会议仅有四人参加,除了穆俊雄等三个盟主之外,另一个就是陈季川。
        王泉、薛忠早就到来。
        事实上。
        穆俊雄三人每次都会比陈季川早到,以示恭敬。
        但今日有些奇怪,居然缺了穆俊雄。
        “穆盟主还没到?”
        陈季川坐下来,冲王泉、薛忠问道。
        “还没。”
        “兴许有什么事耽搁了。”
        王泉四五十岁,长相敦厚,行事也一副老好人做派。
        在原先的漓水帮中,王泉算是一股清流,四五年前才加入漓水帮。也正因为如此,陈季川才选中他作为漓水帮帮主。
        “那就先不等他,给我说说涂山计跟杨丘到底什么情况?”
        陈季川看向王泉、薛忠,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两天前。
        铁叶岛岛主‘杨丘’发出战帖,邀碧青崖掌门‘涂山计’,于十一月初二,在横山、临贺、九真三郡交界处卧龙岗上一战。
        涂山计接下战帖应战。
        又邀请始安郡武盟三位盟主、文阳郡周家家主以及五仙教教主,前去观战。
        请帖连夜发来,昨日就送到武盟。
        “王某也不清楚。”
        “碧青崖、铁叶岛向来不对付,但近半年来,倒也相安无事,各自低调。这次不知为何,杨丘突然就下了战帖。”
        王泉也有些懵。
        碧青崖、铁叶岛都是远比武盟强大的势力。前一个占据横山、临贺,后一个则一鼓作气将邕州西面北面的循德、定川、扶南、九真四郡全都打下来。
        偌大邕州。
        二派最强。
        这两大势力的掌舵人,按理来说,应该在幕后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才对,怎么会轻易就要决斗?
        “涂山计一向稳重、低调,很少出手,但实力不容小觑。”
        “杨丘也是如此,人在岛中,轻易绝不出手。”
        “这次邀战来的蹊跷,也许是奔着始安、文阳二郡来的。”
        薛忠也有五十来岁,小眼睛、鹰钩鼻,一看就知道是个心思深的,他眼睛眯起,冲陈季川道:“邕州八郡中,四郡归铁叶岛,二郡归碧青崖,只剩下始安郡、文阳郡还未被二派拿下。这次只怕二人决斗是假,要将我等骗去卧龙岗伏杀才是真实目的。到时始安、文阳群龙无首,二派轻松就能瓜分。”
        薛忠心思深,也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杨丘、涂山计。
        “有这个可能。”
        王泉点头,也表示赞同。
        “不去就是。”
        “旁人打架,没什么好看的。”
        陈季川摆摆手,心下也猜不透这一战到底藏着什么古怪。
        但只要他们不去,哪怕铁叶岛、碧青崖真的憋着坏,也要先跟始安郡、跟武盟碰上一碰,真刀真枪见见真章。
        不过。
        嘴巴上不让王泉、薛忠他们过去,陈季川却有的是法子观战。
        “要是有机会——”
        待他行法,将杨丘、涂山计害个两败俱伤,那就再好不过,武盟又能多些安稳日子,他也能安稳修行。
        这样想着。
        门外。
        穆俊雄疾步走来,脸上没有以往的温和,反而一阵严肃。身上锦衣也有些许的凌乱,衣摆居然还沾了泥土,这对于穆俊雄来说,可算是大失仪态了!
        如此模样。
        定有大事。
        “大人!”
        果不其然,穆俊雄进入屋内,冲陈季川略一躬身,就疾声说个坏消息——
        ……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