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从道果开始

    第八十九章 定山老妖:大梁篇完结!【感谢‘天空之狱’的5万打赏!】

        二十年间。

        陈季川时而在代县,在潜山,时而行南就北,与各路剑法高人切磋,或是观摩天地山川亿万景象。

        避免困居一地,灵性匮乏。

        倘若遇着风水宝地,亦或是练功有所得,陈季川也会停留,待上三月五月、一年两年。

        颇为随性。

        这一日。

        陈季川来到北府郭县一处荒山野寺,夜晚时分,阴风呼啸,极为鬼怖,常人少至。

        养一口剑气到了关键时候,剑气压迫丹田、肉身、魂魄,火候已足,可以着手分化。

        于是他就在此地住下,静心修行。

        “剑气分化。”

        这须得达到先天之境,‘神’入丹田,与真气相融,能犹如臂使。到时念头一动,剑气便可分化。

        一分为二。

        二分为四。

        这不是一蹴而就的功夫,陈季川又是第一次修行,更需要处处摸索、小心探究,耗费的时日更长。

        一个月。

        两个月。

        三个月。

        一转眼,他在郭县北面这座破败的‘定山寺’已经待了三年时间。

        一道剑气化为两道,又化作四道。

        已经是目前极限。

        再继续,剑气稀薄,难以成型,就要功亏一篑。必须花费时间蕴养,将这新分化的四道剑气淬炼、凝实,届时四化八、八化十六。

        剑气数量很快就能增长上来。

        剑气修炼说难也难,说易也易。与之相比,反而是剑法修行、剑法与剑气的连动更为困难。

        陈季川每日来到定山外的老槐树下练剑。

        其中记载的一门的‘泼墨披麻剑法’,陈季川最为熟练。这套剑法一气呵成,极其连贯,使至极快时更可将数十招剑法合而为一,且每一招均有杀着,繁复无比。

        持剑而攻,亦可发挥极大威力。

        与‘十万剑图’配合,在分化出三十二道剑气的层次中,也是一等一的剑诀。

        “白虹贯日。”

        “春风杨柳。”

        “腾蛟起凤。”

        “玉龙倒悬。”

        陈季川走剑步,舞剑招。

        形动而神动,神动而气动。随着陈季川舞剑,新分化出的四道剑气也在丹田中乱窜。初时不成体系,但一日日过去,一次次练习,渐渐的,就能看到,那四道剑气居然有了章法,有了‘泼墨披麻剑法’的几分味道。

        四道剑气。

        同时演绎四式剑招,又在不断变化。常人速度再快,剑招衔接的再巧妙,其间也会有一丝丝难以察觉的迟滞。

        但剑气演绎,就没有这种弊端。

        ‘泼墨披麻剑法’着重又在于‘一气呵成’。

        剑气使来,当真威力倍增。

        不过这也并非易事,陈季川在定山寺中修行,三年分化四道剑气,三年静养四道剑气,往前六年、往后十四年,又不断琢磨、修炼‘泼墨披麻剑法’,驱使剑气。

        日积月累。

        潜移默化。

        这才将这套剑法的些许真意贯通,初步达到通神之境,四道剑气犹如臂使,激发出去,就可舞动剑法。

        从这里开始。

        就已经初步脱离凡俗剑法的范畴,已经是仙家手段,可称——

        “剑诀!”

        ……

        北府郭县。

        位于大项中部偏东,与眉山府代县的位置相仿。

        南国北国来往,靠西面的,多通过代县。靠东面的,则多经过北府。

        阳春三月。

        距离秋闱尚有小半年,就已经陆陆续续有上京赶考的士子启程赶往京都,零零散散从北府经过。

        有路过郭县的,也有借宿定山寺的。

        陈季川在定山寺苦修二十年。

        剑法已然通神。

        实力比起四十年前、二十年前又要强横数倍,修为也是大涨。

        比起。

        无疑更强,不但更加玄妙,修炼速度也远不是能够比拟。

        难度虽然也大。

        若是普通人一开始就修行,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只怕还在‘养一口剑气’的阶段徘徊。

        陈季川不同,他底子厚——

        内功先天。

        ‘神与气和’这一关直接就能踏过,又有的真气,虽说转修之后,能利用的不足两三层,修为不可避免的倒退,却也省了不少时日。

        又有,嫁接真气,火速提升。

        ……

        外功化劲。

        肉身强横,省去了慢慢淬炼的功夫,不用多费事,就能承载至刚至强的剑气。

        ……

        道法出窍。

        魂魄强大,神思也强。剑气分化,原先控制一道剑气,分化后要控制两道、四道,若魂魄弱小,精神不足,剑气就要失控,将丹田、肉身戳的千疮百孔。

        这是修行之险,亦是重重关卡。

        陈季川修行之前,数十上百年的苦修,相当于已经闯过不少关卡。

        再修行。

        自然是顺风顺水。

        剑气藏于丹田,淬炼内力。

        修行速度极快,先天内力很快充盈,量变、质变,而后化为先天真气。继而真气化为真元,生生不息、循环不止。

        陈季川的修为也在突飞猛进——

        内功方面,很快达到八层,追平原先的层次。之后继续勇猛精进,剑气分化、淬炼。

        最终一举突破,达到第九层。

        先天第三境——真元境!

        外功方面,受剑气淬炼、压迫,进步也非往日可比。

        化劲洗髓。

        虎豹雷音。

        那丝丝缕缕的剑气渗入到全身各处,涤荡骨髓,淬炼肉身。

        在内功突破后不到两年。

        外功也突破到第九层,总算达到当初孙四海的境界。

        道法出窍。

        魂魄成长。

        由第七层破入第八层,距离巅峰还有一段距离要走。依旧急不得,须缓缓图之。

        ……

        一开始的一往无前,突飞猛进,到如今算是将底蕴、以往积累消耗一空。

        修行变得艰难。

        化劲之上,道路千万,茫茫然不知何往。

        道法还有进步余地。

        可惜的是——

        ……

        “时日无多了!”

        陈季川盘坐定山寺外,一株老槐树下,白发苍苍,已然苍老。

        二百二十二岁转修。

        先二十载练剑,养一口剑气。

        又二十载专研‘泼墨披麻剑法’,分化剑气,修习第一部剑诀。

        四十年悠悠过往。

        陈季川已经是二百六十二岁高龄,骨龄亦有一百四十岁。

        一生修行。

        一生斗战。

        用道法杀人,用拳术杀人,用剑法杀人。

        难免有损伤。

        能活到一百四十岁,实属不易,陈季川已经心满意足。更别说,这一生成就斐然——

        姓名:陈季川

        年龄:262

        仙阶:无

        官职:无

        等级:9

        天赋:造化·洞悉

        功法:剑图、陈门七十二绝艺、太阴炼形法、元一功

        术法:陈祖四十八法、泼墨披麻剑法

        临摹:略

        仙奉:1

        源力:31086

        ……

        看一眼仙籍,陈季川再无缺憾。站起身,就要启程,回转代县。

        他从代县来,死也要回代县去。

        还要将传下,将一生所学、感悟全都记录下来,流传后人。

        岁月流逝,待到他下次再回到大梁世界,一代代武人数十年、数百年碰撞出来的智慧,应当能让陈季川有所收获。

        这里不是现实。

        自身功法流传出去,也威胁不到真身安危,陈季川自然不会吝啬。

        就如同他当初在大燕世界中悟出暗劲,又将暗劲关窍传授出去一样。

        陈季川起身。

        忽的。

        却扭头往身旁老槐树看去,神色一动,将‘洞悉术’施展,顿时笑了:“真是巧了。”

        声音落下。

        就见这株老槐树虬结的树干竟显出变化来,仔细一看,颇像是常人五官。那眼睛灵动,嘴巴也在张合着,有苍老的声音传来:“请陈仙人救我一命!”

        姓名:无

        年龄:1006

        等级:7

        天赋:老树盘根

        法术:泼墨披麻剑法

        ……

        “千年老树成了精。”

        陈季川看着老槐树,不由感叹。

        这槐树生长千年都不曾生出灵智。直到他来了又将走,才启发灵智,成了精怪。

        在定山寺这二十年来,陈季川日日都在这老槐树下习武练剑。二十年过去,没想到一套‘泼墨披麻剑法’居然被这老槐树给学了去。

        倒也有些缘法。

        “也罢。”

        “看你为我遮阴避阳二十载,我便救你一救。”

        陈季川笑了笑道。

        “多谢陈仙人!”

        槐树精大喜。

        他生长千年,虽刚刚觉醒灵智,但以往也有本能,知晓这座定山的种种事迹。知道这世上但凡有精怪鬼物成型,就有降魔卫道人士前来斩杀,下场往往凄惨。

        槐树精惧怕。

        本能的不愿成精。

        直到今日,看到陈季川要走,神思一冲这才成就。知道陈季川厉害,担心往后有人来降他,于是向陈季川求救。

        “谢自不必。”

        “只望日后莫要仗着一身本事害人,否则宝芝林、长生观弟子,第一个不饶你!”

        陈季川摆摆手,语气先还温和,而后变的凌厉杀伐。

        惊的槐树精连连摇摆枝叶,忙不迭道:“不敢害人不敢害人。”

        “莫要食言才好。”

        陈季川又敲打一句,这才不言语,就在这槐树下踏罡步斗,行法念咒:“藏身藏身真藏身,藏在真武大将军,左手掌三魂,右手掌七魄,藏在何处去,藏在波罗海底存,天盖地,地盖天,揭开云雾看青天,千个邪师寻不到,万个邪师寻不成,若有邪师人来寻到,天雷霹雳化灰尘,谨请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吾奉法老仙师急急如律令。”

        咒起咒落。

        槐树精直感觉身上似蒙了一层纱,原先赤裸在外,有些无遮无拦,惊惊险险的感觉顿时不见。

        “此乃‘藏身法’,只要道行不超过我,即使到来跟前,也无法看破你的精怪之身。”

        “我再传你‘取魂咒’,待你自觉能自保时,自行取出三魂七魄便是。”

        陈季川张口,又念出一段咒语,传授关窍机宜。

        “谢陈仙人!”

        槐树精树枝作揖,再次拜谢。

        陈季川看着槐树精,心想树精不伤人,难保有人不识趣来害他。

        到时槐树精不作恶,反倒凭白丢了性命。

        这与他的想法不符。

        想了想。

        就将顶上一截树枝扯下,并指成剑,剑气喷薄奋笔疾书,写下‘宝芝林陈’四个大字。

        冲槐树精道:“若有道人和尚来打你,你先将这字给他们看,说明你我关系。若他们还要杀你,再打回去杀回去不迟。我在定山寺中聚了些小鬼,都是不曾害人,无依无靠的苦命鬼。本想带回代县,但路途遥远,又背井离乡,我心不忍。今后你在定山,可稍作庇护,往后有孤魂野鬼来,恶鬼杀,善鬼留,务必记牢。”

        “我都记下了。”

        槐树精摇晃枝叶,做出点头的动作。

        陈季川又冲槐树精道:“我在定山寺中放的还有不少书籍、道卷,你闲来无事,可仔细琢磨,增益自身。兴许有一日,能脱去精怪之身,化身成人,去见识见识人世美好。”

        话说完。

        陈季川再不停留,将宝剑握在手中,下定山、出郭县,直奔眉山府。

        ……

        大项元丰七年。

        宝芝林创始人、长生观第一任观主‘陈祖’陈季川于潜山西麓羽化飞仙,荣登仙界,时年二百六十二岁。

        同年。

        郭县定山,有槐树成精,精通剑法,自称陈祖弟子。

        因其于定山寺汇聚数十鬼物,时人畏惧,故称之为——

        定山老妖。

        ……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