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从道果开始

    第九十六章 漓水印!【第二更,求月票!】


        一晃。
        三日过去。
        这期间,每逢夜晚,漫山遍野的植物都在疯长。
        且一夜胜过一夜。
        当时第一晚,仅是抽芽长叶。第二晚,草木丛生。第三晚,树木拔高。第四晚花儿开满地,种子随风飘。
        百姓开垦出的田地,连通各县的官道,各村落、集镇之间的小道,也都被树木侵占。
        甚至连城中,各处角落,墙缝砖缝地缝中,也都有草木生长。
        短短三天四夜,仿佛要回归远古蛮荒一般。
        十县百姓恐慌不已,惊惶不定。
        武盟乱成一团,人心惶惶。
        好在体系完备、制度健全。
        陈季川安抚穆俊雄、王泉、薛忠三人,这三位盟主又去安抚三山、六部。三山六部官员又一级级往下安抚,勉强将局势稳定住。
        但面对未知,依旧是惶惶不可终日。
        陈季川暂时顾不了太多,天地变化非人力所能扭转,他所能做的,只能尽量提升自身,以求遭遇更大变故时,可以有更多的自保之力。
        精力依旧漓水水府上。
        ……
        漓水南岸。
        阳朔县北。
        三天过去,漓水水府被浪冲走四十多里,从灵川县河段,来到阳朔县河段。
        陈季川预判位置,布下法坛。
        这一晚。
        夜色迷人,草木芬芳。
        纸人推门入殿,拾阶而上。
        陈季川人在南岸,踏上祭坛,再次行法。
        先行‘封百口法’。
        “呜呜呜~”
        玉带紫袍文臣难张口,口无悬河。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两员武将出列,将铁戟、长枪往地上一杵,扬声喝问。
        陈季川不再去施‘铁鱼鳅法’,而是踏罡步斗,口中咒道:“天番番、地番番,祖师传旨意,车侯先师赐吾弟子滑油,随代滑油山三万三,手指一山滑一山,好似蛟龙下九滩,不论打和动,不滑上山滑下山,吾奉师人指点,越打越滑到三天,过了一弯又一弯,师尊教我滑油山。朝上指,滑上天,朝下指,还原边,一动一滑到明天,谨请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吾奉法老仙师急急如律令。”
        咒语落下。
        “哎呀!”
        就见那两员武将忽的脚底打滑,左摇右晃站立不稳。
        铜墙铁壁当场破去。
        “去!”
        陈季川顾不得欢喜,忙令纸人冲上前,直奔黄罗伞下金冠黄袍银发老者去。
        脚下飞奔。
        三两步就到跟前。
        陈季川屏息凝神。
        但在这时,就在纸人越过一众文臣武将之时,忽的身形缩小,变回小人模样。紧接着又一阵黯淡,从小人变回纸人模样。
        还归本相。
        “这——”
        陈季川眉头紧皱,心中一阵无力。
        要说先前文臣,后头武将,施展的手段还算有迹可循,有法可破。
        但这银须老者不动声色,不见神异,纸人到了跟前就被迫显出本相?
        饶是陈季川,也看不出这是什么法门。
        一概不知,又要如何破法?
        “难道非得真人前去?”
        陈季川凝思片刻,心中忽的一动。
        想到就去试。
        当下不迟疑,留下五鬼、纸人看护水府,他则飞奔阳朔县城,飞檐走壁,从狱中劫走两名死囚,拎着又回到漓水南岸。
        扔在地上。
        “多谢大侠!”
        “多谢大侠救命之恩!”
        张虎、赵九顺势跪在地上,冲着陈季川忙不迭磕头,实在又惊又喜。
        他们二人都是阳朔县人士,前几日张虎因裁缝做的鞋子不合脚,暗夜潜入杀了裁缝。
        赵九则是因为懒惰而致家贫,娶不着媳妇,大三十岁,欲望过甚,脑子管不住下半身,入室奸淫良家。
        依据武盟律法,皆要发配黑狱服死役。
        所谓‘死役’,既服役到死。
        且有期限,最多六年必须累死。到时不死的,立马拖出去斩首。
        张虎、赵九被押牢中,原本前日就该送往黑狱。但恰逢天变,人心惶惶,就临时搁浅下来。
        二人有些忐忑,有些庆幸,但心中还是绝望。
        却没想到。
        今晚竟有大侠从天而降,将他们从牢狱中救出来,实在令二人喜出望外。
        “谢谢大侠!”
        “谢谢大侠!”
        张虎、赵九一个劲的跪地磕头,对陈季川感激坏了。
        “救命?”
        陈季川看着二人,一脚踹翻一个。
        “大侠?”
        张虎、赵九被踹倒在地,看向陈季川,一时愣住。
        平白无故,干嘛踹他们?
        二人心中一个咯噔,有不妙的感觉。
        陈季川可不管他们。
        他静心诵咒,咒曰:“紧箍身,紧箍身,咒带随身,紧箍搭在邪法师人脑壳上,即时箍得头破眼睛昏,西天去请唐三藏,南海岸上请观音,天灵灵,地灵灵,紧箍紧咒降来灵。谨请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咒落金光闪。
        张虎、赵九头上顿时就有紧箍带上。陈季川默念咒语——
        “啊!”
        “啊啊啊啊!”
        二人痛的当场栽倒在地,用头去撞石头,恨不得把自己给撞死。涕泪横流,屎尿迸出,真真是丑态百出。
        “腌臜玩意!”
        陈季川见二人状貌,心中厌恶,不过却还是将咒立马停止。
        他修的这门‘紧箍咒法’虽不及观音所赐、大圣所箍,但也不是两个凡人能够承受。
        再多片刻,只怕真要生生给痛死过去。
        “待会儿下到水中,找到殿门,推开,然后顺着石阶一直往前走,走到银胡子老头跟前,推他一把就完事了。”
        “到时候放你们走人。”
        “听明白没有?”
        陈季川看着二人,见二人浑身冷汗,一脸茫然,又重复了两遍。
        两人这才点头。
        “你先去。”
        陈季川先指赵九。
        “小人这就去。”
        “小人这就去。”
        赵九不敢反抗,顺着河岸崖壁,哆哆嗦嗦下了水。
        大冷天的。
        冻的他险些死过去。
        但是想到头上有紧箍,岸上有阎王,赵九不敢逃跑,就按着陈季川的吩咐,循着纸人摸索出来的路线,推门进入宫殿。
        又是一趟流程。
        文臣闭口。
        武将打滑。
        赵九战战兢兢越过一众文臣武将,来到老者跟前。见老者威严,一时愣住,不敢伸手去推。
        而在这时候。
        轰!
        一股大力压迫下来,赵九膝盖一软就跪在地上。
        抬头时。
        只看到那老者大袖一挥,就有一方大印落在赵九跟前,殿中有轰然沉重之声传来。
        东侧文臣。
        西边武将。
        包括黄罗伞下的老者,在这一刻全都消失不见。
        殿中空荡荡。
        死寂般无声。
        “这是——”
        “水神龙王?”
        赵九看的两眼直瞪,觉得是遇到了神仙。手中握着雕龙印玺,翻过来一看,印上有几个大字。
        赵九不认识,但也知道这是好宝贝,说不定就是神仙的官印。
        心中贪婪滋生,拿着印玺,眼珠子乱转,就想着要独吞。
        这时候。
        “啊!”
        “痛痛痛痛!”
        赵九头疼欲裂,所有贪婪、所有心思全都抛到九霄云外。
        砰砰砰!
        一面用头撞地,一面高呼:“大侠!仙人!快快收了神通吧!”
        痛苦这才消退。
        耳畔传来冷漠声音:“上来!”
        赵九早已丧胆,不敢再动心思,爬起身,出宫殿,就带着印玺回到岸上。
        ……
        “漓水印?”
        陈季川将两具尸体削去首级抛入河中,将二人魂魄打散,这才拿着印玺细看。
        印玺上头雕龙,四面刻有四时雨雪、民生疾苦、人间百态。底下一面,则反刻着‘漓水印’四个大字。
        陈季川看不出什么名堂,就祭出‘洞悉术’——
        
        
        
        ……
        “这就到手了?”
        陈季川拿着‘漓水印’,总有种怪异的感觉。
        法宝难得。
        传承难觅。
        但他这一个多月,先是得到‘元辰剑’,习得万剑宗绝学。这一次又得到‘漓水印’,里面也有漓水水府的绝学。
        从头到尾。
        好似也太容易了些。
        “这些宝贝难道不该是数十高手大打出手,勾心斗角,你死我活,一番惊天大战、血流成河才能到手的吗?”
        陈季川看着‘漓水印’,心中惴惴。
        人就是这样。
        越难得到,越想得到。
        可一旦轻易到手,又会胡思乱想。
        陈季川前后思量——
        发现不论是发现水府,还是探索水府,其实都不容易。
        比如发现水府。
        他当日祭出‘圆光术’,查问天地,才碰巧发现这处水府。若没有圆光术,哪怕是九品大宗师,除非撞大运碰巧就在漓水旁,不然也没法子能发现。
        至于探索水府。
        看起来简单,实际上也颇费周折。
        若是没有纸人,没有‘封百口法’与‘滑油山法’,即便他本人进去,在不动用元辰剑的情况下,也难突破文臣武将的封锁。
        就这。
        他还损失了七个纸人。
        要说简单,也就是最后派赵九进去,纸人换了赵九,轻松就拿到印玺。
        这一点出乎陈季川的预料。
        可除此之外,前前后后,也历经了不少艰难。
        “这样看来。”
        “也不算容易。”
        陈季川梳理一遍,心中安定不少。
        只要这‘漓水印’是他‘千辛万苦’得来,那就没什么大问题。
        心神一定。
        再看‘漓水印’,陈季川就忍不住喜从中来:“掌控水府,掌控漓水两岸四时雨雪。天地借力,可助修行。”
        漓水印攻伐兴许不足,但论及玄妙,只怕还在元辰剑之上。
        “好宝贝!”
        陈季川喜笑颜开,一手握剑,一手持印,笑开了花。
        ……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