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丞相女儿要出嫁

    第三百五十四章何苦呢?

    :,     原本宁家打的主意是送嫡女进宫的,是太后私心,觉得小儿子以后是要去封地的,若是有青河宁家的照看,怎么也不能收了委屈了,所以一力主张让庆王娶了宁家姑娘。

        庆王闹了几天别扭,到底是拗不过她,可是后来也跟宁氏夫妻恩爱,琴瑟和鸣,太后看在眼里,自是高兴。

        但是又有一点觉得对不起庆王。

        当年她是强制性的做主,没想到庆王妃居然是一个短命的,整日里吃着药,听太医说,脉象上也不太好。

        庆王还年轻,若是就这样没了庆王妃,府中连一个主事的人都没有了。

        所以,这些日子她一直在盘算,能给庆王再寻摸一个合适的。

        她的寿辰已经结束,庆王告辞的时候,她就没答应,还顺带敲打了建安帝。

        建安帝虽然没太考虑太后的想法,不过庆王确实是好多年没见了,于是就挽留他过了年再走。

        青阳郡主正给太后剥着橘子,红红的橘瓣看起来就香甜诱人。

        “青阳的亲事你们两个要抓点紧,最好是在京城给她选个夫婿,这样就算你们回封地了,也能有人陪哀家说说话不是?”太后吃着橘子,突然说道。

        好好的姑娘,干嘛非要跟那个苏慕柘扯在一起?

        若不是怕再引起皇上的不满,太后恨不得将那个苏慕柘和淳于晏一并赶出京城去。

        威远侯老夫人也是老了,当年的魄力都去了哪里,到现在了,别说苏慕柘,一个淳于晏就搞定不了!

        太后心中不满,自然更不会同意青阳和苏慕柘的事情。

        别看青阳不承认,其他人也不敢当着她的面说,可是她心中知道,青阳是喜欢那个苏慕柘的。

        哼,不过是一个小白脸罢了,京城多的是!

        太后一时心血来潮,吩咐身边的嬷嬷将一个册子拿了过来,上面记载的都是各家的姑娘和公子的。

        青阳郡主一看太后又拿出了那个册子,一时头大,忙道:“皇外祖母,青阳想起来,还约了三公主去长公主的园子去玩,就先告退了。”

        说完,连忙屈了屈膝,冲着庆王妃使了一个眼色,飞快的跑走了。

        太后指了指已经没影儿的青阳,捶了捶身边的小桌子。

        “这个青阳,每次都逃跑!”

        “母后,青阳不懂事,您千万别气坏了身子。”庆王起身向太后请罪。

        庆王妃也跟了站了起来,因为站的有些猛,一时头晕眼黑,踉跄了一下。

        “你怎么样?”庆王一把扶住了庆王妃,担忧的问道。

        庆王妃摇了摇头,有些虚弱:“不碍事,起的有些猛了。”

        太后叹了一口气,心中有些不满,冲着身边的嬷嬷道:“还不扶王妃下去休息。”

        说完,又看着庆王妃:“你也是,知道自己身体不好,就悠着点,青阳这事你别管了,回头我与老二看着办吧。”

        庆王妃苦笑一声,屈膝行礼:“让母后挂念了,青阳……臣妾确实也左右不了她的想法,还请母后多费心了。”

        “唔,退下吧。”

        太后头也不抬,翻看着册子上的人。

        庆王冲着庆王妃安抚的一笑,然后将她交给了太后身边的嬷嬷。

        其实,之前刚回来的时候,太后对庆王妃还不是这个态度,随着她的身体越来越差,太后也越来越不耐烦了。

        庆王看着庆王妃的身影消失在殿门口,扭头看向太后:“其实母后您这又是何苦呢,王妃她,时日不多……”

        “就是因为这个,哀家才觉得对不住你,当初觉得她温婉大方,谁知道是个没福气的,老二你放心,这次母后一定给你挑一个好的。”

        庆王抿了嘴,道:“母后,不用这样着急吧?”

        “哎,你不懂,哀家先给你看着。”太后斜了一眼庆王爷,嗔怪的道。

        若是不趁着这段日子选好,等到庆王去了封地,那不黄花菜都要凉了。

        “还有青阳的事,你要上点心,哀家可不允许她这样一个尊贵的郡主嫁给一个有妇之夫的。”

        太后又补充了一句。

        庆王低声答应了,垂着眸子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就在这个时候,兰贵妃阴沉着脸走了进来。

        “表嫂刚才是怎么了?脸色看着一点都不好。”兰贵妃是太后这边的亲戚,看到庆王庆王妃都是唤表哥表嫂的。

        刚才,庆王妃出门,她恰好进来。

        庆王敷衍了一句:“她身子有些不舒服,先回去了。”

        兰贵妃“哦”了一声,也不以为意。

        她还伤心难过着自己的事情呢。

        “太后,您瞧瞧皇上,最近脾气是越发的大了,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臣妾脸子,臣妾还不是关心他,他怎么老是这样啊……”

        兰贵妃扯着太后的袖子嘟囔着。

        太后抬眼看她:“又怎么了?”

        皇上都经常不来后宫了,她还能这么多事,太后也是奇怪了。

        兰贵妃将刚才的事情讲了讲,说道后来一脸的委屈。

        庆王在一旁听着,若有所思。

        这么说,兵部尚书走了皇上才这样的?

        “那你怎么不问问,兵部尚书见了皇上到底说了什么啊?”

        太后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兰贵妃,问道。

        很明显,兵部尚书一定是有什么事禀报刺激到了皇上了。

        兰贵妃一脸的迷惑:“可是皇上说,是他想体验一下古人诗中的意境,没有什么事发生啊……”

        太后……

        这个猪头!

        皇上说什么都信,脑子都不过一下。

        太后看向庆王:“老二,到底是什么事,贤王不是在兵部主事吗?怎么兵部尚书要跳过贤王直接见了皇上?”

        这几个尚书,虽说性子各有各的古怪,可是对建安帝却都是忠心耿耿的,贤王已经拉拢了许多次兵部尚书,他可都是无动于衷的。

        “啊?那,那不会是贤王出什么事了吧?王叔,您可一定要帮贤王啊!”

        兰贵妃一听涉及到自己的皇儿,顿时慌了神,求助的看向庆王。

        庆王可是答应了,要助贤王一臂之力的。

        庆王也皱起了眉头:“儿子还不知道这件事,容儿子去查证一下,母后稍等。”

        庆王出去了,兰贵妃心慌的在屋子里转来转去,又扯着太后的袖子开始哭泣。

        “太后,您说会不会是贤王有什么事啊,臣妾今日还没有见过他呢……”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